章節目錄 第244章,你能正經點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4章,你能正經點嗎

    高原不解,都覺得不是姚青青了,為什么還要監視她

    “照我說的做。”白胤寧沒有解釋,他不相信是她做的,但依舊要派人監視她。

    宗景灝不會貿然就這么說,一定是發現了什么,如果是上次綁架林辛言的人,想來也不會做這么低級的事情,打草驚蛇,又撈不到什么好處。

    林辛言來這里不久,也沒得罪什么人,要說真和誰有過節,也就和姚青青算是有點沖突,當時雖然已經解決,但是姚青青的服裝店確實關門了。

    若是她心生怨恨,也算能解釋的通。

    叮

    電梯聲響起,門緩緩滑開,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嘴里斜吊著煙,看到電梯里坐著一個坐著輪椅的人,冷哼了一聲,好像咕噥了一句死瘸子。

    高原一下就上了火氣,剛想動手,就被白胤寧按住,這種人不值得和他一般見識,看看他的穿著打扮,明顯就是個痞子。

    寧愿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高原瞪了那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一眼,推著白胤寧離開小區。

    “真是什么人都有,素質被狗吃了。”高原憤憤的道。

    白胤寧抬頭看他一眼,“為這么一件小事情,生氣值得嗎”

    “不值得,我又不認識他。”高原回答道。

    “那你生氣什么”

    “我生氣他說的話”

    “既然是無關緊要的人,就沒有必要把他的話聽心里去,如果,我每聽到這樣的話一次,就要生氣一回,恐怕,我早就被氣死了。”

    一開始他也接受不了,時間久了,他只能自己開導自己,對自己沒有利的話,絕對不放在心上。

    高原知道自己不該揪著這個話題的,明顯白胤寧有些不高興了,他聰明的岔開話題,“我打個電話,讓人來監視姚小姐。”

    高原跟著白胤寧很久了,他這點小心思,白胤寧一眼就看透,只是沒戳穿他。

    “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高原道。

    白胤寧點了點頭,他確實感覺到了累。

    酒店。

    吃過飯宗景灝把沈培川和蘇湛叫了出去,說什么林辛言不知道。

    她帶著兩個孩子在樓下玩,她自己心里都有陰影了,不想上樓。

    心里膈應的慌。

    秦雅坐到她身邊,感慨道,“眼看都年底了。”

    林辛言笑,“是想回去了嗎”

    秦雅雙手交握,搖搖頭,“沒有,就覺得時間過得快,我們回國都半年了。”

    林辛言有同樣的感慨,這半年一點也不平靜,發生了很多事情,讓她看清楚了一些人和事。

    “小雅,走,我們去看電影。”蘇湛手里拿著車鑰匙,在手里轉來轉去,朝這邊走來。

    秦雅一看到他就躲,低聲對林辛言道,“我先上樓去了。”

    “哎,你躲哪里去你”蘇湛追著她上樓。

    林辛言看著他們兩個,吵吵鬧鬧,像是歡喜冤家,無奈的搖頭笑。

    “媽咪,你在笑什么”林蕊曦撲到她的懷里,勾著她的脖子撒嬌,“剛剛聽蘇叔叔說去看電影,我也想去。”

    林辛言捏她的小鼻子,“你的耳朵還真靈,我怎么都沒聽到”

    小女孩嘿嘿的笑,“我的耳朵和嘴巴都很好使。”

    林辛言攬著她,心里知道她這是一時興起,真讓她在電影院呆一兩個小時,她會急的嗷嗷叫的。

    根本呆不住,林辛言帶她去看過一次,整個過程中,都是在摳手指,吃爆米花,一會兒問一句,“什么時候能走”

    連電影里面講了什么內容都不知道。

    她才不會再帶她去。

    “爸爸,爸爸。”忽然林蕊曦看到走進來的宗景灝,從林辛言的懷里跑出去,一邊跑,一邊喊,爸爸,爸爸。

    為了不讓小女孩撞到,他彎身接住她,“別跑這么快。”

    “爸爸,爸爸媽咪好小氣,我想去看電影,她都不愿意帶我去。”一到宗景灝的懷里,就開始告狀了。

    林辛言,“”

    林曦晨,“”

    “是嗎”宗景灝寵溺的笑,看了一眼林辛言,靠近女兒的耳朵,“那你說,怎么懲罰她”

    小女孩眨眨眼睛,歪著腦袋想半天,“要不親親”

    林辛言,“”

    宗景灝,“”

    林曦晨,“”

    “宗景灝”林辛言一把將女兒從他的懷里奪過來,“你都教她什么了”

    怎么能說出這種話來呢

    宗景灝緘默的盯著小女孩,他也沒想到林蕊曦忽然來了這么一句。

    他很想對著林辛言吼,不是他教的。

    不要胡亂懷疑他

    他才不會教女兒這些連七八糟的

    他的語氣嚴肅了幾分,盯著女兒,“小蕊,老實告訴爸爸,你為什么覺得親親是懲罰”

    “電視里就是這么放的啊,阿姨不聽話,叔叔就親她,她就聽話了。”

    林辛言,“”

    宗景灝笑著揉揉女兒的頭發,“以后,我們不要再看那些沒有營養的電視了好嗎”

    “什么是沒有營養”林蕊曦眨了眨眼睛。

    宗景灝,“”

    林曦晨實在是看不下去,插話道,“你過來我告訴你。”

    小女孩樂意,自己蹦蹦踧踧的跑過去,趴在桌子上,林曦晨在玩最強大腦的游戲,他按了暫停鍵,然后和妹妹講什么是沒有營養的話題。

    “小蕊我告訴你,什么是沒有營養,就是你看的那些電視,都是白開水,沒有營養,不如你吃雞蛋和布丁健康。”

    林蕊曦聽得云里霧里。

    林曦晨也沒打算要和她說清楚,就算他說清楚了,她也理解不了,他摸摸妹妹的腦袋,“這里面不知道裝的是啥。”

    林蕊曦拍他的手,“不準摸我頭發。”

    “我就摸了”林曦晨故意又摸了一下她,這下小女孩不愿意了,追著他,要打他。

    兩個人在圓桌前,你追我趕。

    林辛言怕他們摔了,囑咐到,“你們慢點兒。”

    “妹妹要打我。”林曦晨抽出時間回了林辛言語句。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這兩個孩子,簡直是兩個極端。

    一個太過老成,一個太過單純。

    “剛剛你懷疑我”

    宗景灝靠在沙發里,修長的雙腿優雅的交疊著,雙臂以舒展的姿勢,放在林辛言身后。

    林辛言輕咳了一聲,剛剛她確實以為是宗景灝教林蕊曦說的。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林辛言心想,是她的錯,她就得認。

    他的身子扎下來,望著她的眼睛,“你就準備這么打發我”

    她都說對不起了,不然呢

    “親我一下,我就原諒你。”他臉靠的更加的近了,一呼一吸的氣息,縈繞在鼻尖,時熱時涼,熱冷交替,激出她一身雞皮疙瘩,不由的搓了錯手臂,“你能正經點嗎”

    宗景灝,“”

    他不正經嗎

    讓她親他就是不正經了

    “剛剛你把蘇湛和沈培川叫出去干什么了”林辛言試圖岔開話題。

    “吩咐他們一些事情。”

    濃烈的光暈彌漫過他深沉幽深的眼眸,一眼識破她的詭計挑著她的下巴,笑意濃厚,“休想岔開話題。”

    林辛言,“”

    她心一橫,與其被他抓住主動權調戲,不如自己主動,她唇角微揚,眼角彎彎,笑的好看。

    她的眼神像月牙似明亮,唇角微微勾起時,露出潔白的貝齒,俏皮又可愛。

    她很少這樣對他笑,一時間,晃了宗景灝的眼睛。

    趁其不備,林辛言主動親了一下他的臉,動作快到,宗景灝剛察覺,她就離開了。

    宗景灝,“”

    這就算親他了她的嘴唇沾到他的臉,恐怕連一秒鐘的時間都沒有吧

    更何況,誰要她親臉。

    他要她吻他的嘴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