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5章,你的丑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5章,你的丑事

    深夜,林辛言睡的正沉,只覺得臉上有些癢,她動了動,半睡半醒間,她感覺到有人在親吻她,從臉到嘴巴

    忽然,她睜開眼睛,就看見一雙清明的眸子,正看著她。

    “你怎么不睡覺”她的聲音是剛醒來的taojiangjia沙啞。

    宗景灝笑,“醒了”

    林辛言抓了抓頭發,可不醒了嗎

    這叫醒人的方式,也太特別了。

    宗景灝拿外套給她,“走,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林辛言看看身邊的兩個孩子,睡的正熟,小臉蛋紅撲撲的,睡得香甜。

    “他們怎么辦”林辛言并不想離開兒女。

    “就在隔壁。”

    宗景灝都安排好了。

    他們連住的房間都改了,就怕林辛言因為娃娃的事情,心里有陰影。

    他給林辛言穿上外套攏了攏,林辛言只好下床,宗景灝摟著她的肩膀出門。

    關門時,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兩個孩子,確定他們沒有醒來的痕跡,才將門輕輕的關上。

    隔壁房間,沈培川也沒睡,此刻正坐在沙發上喝茶,前面的桌子上放著整套的茶具,茶壺,六個青花瓷的小茶杯,茶壺咕嘟咕嘟的沸騰著,冒著裊裊的白霧,整個屋子里,都彌漫著一股茶葉的清香。

    “嫂子來了。”沈培川放下茶杯,站起來笑著打招呼。

    林辛言笑笑,“你還沒睡。”

    “怎么能睡著。”沈培川眸光微暗,“敢在我眼皮子低下作妖,不抓到人,我睡不安穩。”

    林辛言瞬間知道叫她來是因為什么事情了,難道是有線索了

    不然也不會叫她過來吧

    “這么快就查出眉目了”林辛言倒是有幾分吃驚的。

    “還沒確定,不過,快了。”還有一波人沒有回來,是沈培川派去姚青青老家的人。

    宗景灝摟著她坐下,拿起桌子上的遙控器,打開掛在墻壁上的顯示屏。

    很快畫面就顯示出來,“白先生是誰”

    視屏里,一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陰冷的盯著姚青青。

    沈培川怕林辛言困惑,在旁邊解釋給她聽,“景灝懷疑這個女人,透露給白胤寧,讓他去查其實只是個幌子,而是利用他和姚青青的關系,探查到她的住處,果然,白胤寧從酒店離開后,就去找了姚青青。”

    沈培川派去的人跟蹤他們到樓上,探查到姚青青的住址。

    等到白胤寧走后,跟蹤的人拿出一小筆錢,去敲姚青青的門,說是白胤寧給她的,給她錢時,出現了那個穿著皮夾克男人,搶姚青青手里的錢,兩人爭持不下時,跟蹤的人趁機把監視器按在了電視上。

    這才有視屏里皮夾克男人質問姚青青,白先生是誰。

    林辛言抬眸,盯著沈培川,“你怎么知道宗景灝的心思”

    她記得當時,宗景灝說完就抱著林曦晨走了。

    并沒有和沈培川互動。

    而是吃過飯之后,他才把他們叫出去的。

    “景灝走后,我就收到他的短信。”也是在那一刻他才知道宗景灝的用意。

    他當時離開,就是向白胤寧表示,自己把這件事交給他了,自己不會插手,實際是做給他看的。

    估計現在,白胤寧都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

    林辛言悄悄的看了一眼宗景灝,這個男人的心思,太過深沉。

    深沉到她覺得好可怕,一個人的心思,怎么可以這么九曲回腸

    明明利用了別人,卻讓人渾然不知。

    “是不是有一天你把我賣了,我還要給你數錢”林辛言覺得真有這個可能,她感覺自己的智商17tczk,在宗景灝面前就是渣。

    宗景灝摟住她往懷里攏,“不會。”

    他怎么舍得賣,喜歡還來不及呢。

    “他是誰不用你管,拿到錢就滾”視屏里姚青青氣的臉色漲紅,渾身抖動。

    穿著皮夾克的男人并不知足,而是繼續拉著姚青青,“妹妹,這點錢雖然夠我花一陣子,不過,我的胃口你知道。”

    “我已經沒錢了。”姚青青對著他吼。

    啪

    一巴掌落在姚青青的臉上,穿著皮夾克的男人,抓著姚青青的衣領,將她摔到地上,騎在她的身上,掐著她的脖子,“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不然我把你的丑事,宣揚出來,讓你連人都做不了。”

    “是你爸逼我的。”姚青青悶吼,她不反抗,放在地上的手,卻緊緊的攥著。

    她深知,她打不會這個男人,還手,只會讓他更加的肆無忌憚。

    “哼,賤人”穿著皮夾克的男人,放開她,將錢塞進口袋,最后看了一眼從地上爬起來的姚青青,警告道,“你給我老實一點,這段時間再去多弄點錢,好好的服裝店,你說關門就關門,現在連收入都沒有了,我告訴你姚青青,我不管你是賣肉,還是搶劫,每個月兩萬塊,少一分,我抽死你”

    放完狠話穿著皮夾克的男人離開房間,嘭的一聲,關門聲。

    姚青青坐在地上哭。

    林辛言看的揪心,“這能說明什么”而且她不解的是,宗景灝為什么懷疑她。

    “說明姚青青并非表面那般單純,沒有一個人,可以生活在一個時刻被人威脅,剝奪中,還保持一顆純真的心。知道嗎我派去那個冒充白胤寧給姚青青送錢的人,被姚青青塞錢了。”

    林辛言不解的問,“她為什么塞錢”

    “她不想白胤寧知道,這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存在,還和她有關系。”

    很明顯她有秘密瞞著白胤寧。

    “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懷疑她”宗景灝撩起她的一縷發絲,纏繞在指間,把玩。

    林辛言誠實的點了點頭。

    宗景灝給她解惑,“她的動機,我不能確定,但是她有個能力。”

    “什么能力”

    一個他排除何瑞澤的能力,現在何瑞澤根本不敢出現在明處,他根本無法正常出入酒店,又怎么能夠查清楚酒店里的監控布局

    但是姚青青有,她和白胤寧的關系好,出入酒店也不會引起別人懷疑。

    這一點他已經在經理那邊調看監控證實過了,在他們離開白城的那段時間,姚青青頻繁出入酒店。

    目的顯而易見。

    林辛言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太過匪夷所思,怎么會是姚青青呢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林辛言想不通。

    沈培川瞇了瞇眼眸,冷哼了一聲,“說不定心里扭曲呢,不過,我想很快就能查清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