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6章,你也只能屬于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6章,你也只能屬于我

    嗡嗡

    天才剛剛亮,林辛言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就震動起來。

    昏暗的光線,隱約可見寬大的雙人床上,女人卷縮在男人懷里睡的正沉,她側著頭,枕在他的臂彎里,長發如黑色的絲綢灑落在枕頭。

    宗景灝睡的淺,聽到響動緩緩睜開眼睛,他四處環視,最后目光定格在床頭柜子,震動的手機上。

    林辛言似乎也被嗡嗡聲吵到,身體扭動,嚶嚀了一聲,似乎是被吵到而不悅,她的眉心緊緊的皺在一起。

    避免把林辛言吵醒,宗景灝按下接聽鍵。

    因為沒有存名字,宗景灝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很快電話接通,傳聲筒傳過來一道男音。

    “你說請我吃飯的話,還算數嗎”

    宗景灝抓過脫下來的腕表看了一眼時間,現在五點十分,白胤寧給林辛言打電話

    還提及請他吃飯

    再著急,是不是也得看看時間

    宗景灝的聲音沉了沉,“白總好雅興。”

    白胤并沒想到會是宗景灝接電話,先是愣怔了片刻,而后笑道,“尋思,早上,能和林小姐一起吃個早飯,不知道能讓林小姐接個電話嗎”

    林辛言因為夜里被宗景灝叫醒一次,看了姚青青的遭遇,她很久都睡不著,后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迷迷糊糊好像聽見宗景灝在說話,腦袋往他的懷里鉆了鉆,覺得他身上暖和,因為還沒清醒,聲音很低,很柔,有些沙啞,“大清早的,誰啊”

    宗景灝本想拒絕的。

    那邊白胤寧聽到了輕微嚶嚀,臉色微微抽搐,他以為林辛言和宗景灝的感情不好,誰知他們真的和正常夫妻一樣,同床共枕。

    白胤寧內心有幾分失落。

    宗景灝輕輕的拍她的背,哄著她,“乖,沒誰,10086打來的,睡吧。”

    白胤寧,“”

    誰是10086

    “嘟嘟”

    他剛想說話,那邊掛了電話。

    白胤寧拿著手機看著被掛斷的屏幕,老半天沒回神,宗景灝竟然把他的電話給掛斷了

    還真是個小氣的男人

    房間內。

    宗景灝摟著她,大掌在她的后背一下一下的輕撫。

    林辛言本來也沒醒,昨晚睡的太晚,這會兒又進入了夢鄉。

    宗景灝低著頭,靜靜的看著她睡著的樣子,昨晚林辛言在沙發上睡著,他沒把她抱回和兩個孩子睡覺的房間,而是抱回他睡得那個房間里。

    雖說,昨晚她太困了,什么也不能做,但是能抱著睡也是好的。

    他低頭親親她的額頭。

    雖然他很想,但是他一定要在她很清醒的情況下要她,他要林辛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他的體溫,他的感情,他的歡喜,他的澎湃。

    宗景灝抱著她閉上眼睛,準備再睡一會兒

    咚咚

    門外響起咚咚的敲門聲。

    宗景灝,“”

    他什么都不能做,抱著老婆多睡一會兒,為什么還有人來打擾

    “媽咪,媽咪。你在里面嗎”

    林蕊曦睡醒,發現屋里沒有人,就來敲宗景灝的門。

    “爸爸,爸爸,媽咪不見了。”

    咚咚

    “是小蕊”林辛言抬起頭,睜開懵忪的眼睛,盯著門,發現這不是她昨晚睡覺的房間,她清醒了幾分,掀開被子下床去開門。

    宗景灝,“”

    她發現他嗎就這樣下床szsc走了

    林辛言打開房門,就看shzhanxi到站在門前的小身板,她穿著睡衣,頭發披散著,懷里抱著她喜歡的毛絨玩具,仰著腦袋,眨了眨眼睛,“媽咪,你怎么來這里睡覺了”

    昨晚她明明記得媽媽是摟著她睡覺的,一覺醒來,媽咪就到爸爸的房間里了。

    林辛言抓了抓頭發,蹲下來,和女兒平視,“昨晚,昨晚”

    她不知道怎么和女兒解釋。

    林蕊曦苦惱,小臉皺做一團,難道昨晚媽咪沒有和她一起睡,昨晚是她在做夢

    林蕊曦拉著林辛言,“你要陪我睡覺的,快走,快走。”

    林辛言被女兒拉著走,門都沒來得及關。

    這會兒,正撞上剛起來的蘇湛,他揉了揉眼睛,看著林辛言身后半敞著的門,那不是宗景灝的房間嗎

    昨晚兩個孩子,非要和林辛言一塊睡兒,林辛言以床睡不下到理由,把宗景灝給趕出來的,這會兒從他的房間里出來

    昨晚他一副了然的表情,笑的殷勤,“小嫂子,早啊。”

    林辛言一看他就想歪了,他那一句小嫂子,更是讓她頭皮發麻。

    林蕊曦熱情的打招呼,“蘇湛叔叔早。”

    蘇湛過來伸手剛想摸摸她柔嫩的小臉頰,腦海里閃過宗景灝暴怒的臉,手瑟縮了一下,改為摸頭,“小蕊早。”

    宗景灝不準別人摸林蕊曦的臉。

    和林蕊曦打完招呼,他看著林辛言笑。

    林辛言裝的鎮定,沒理會蘇湛那曖昧的笑,抱起女兒回房間。

    蘇湛走到宗景灝的房門前,門本來就半敞著,也不推,往門口一站就能看見到里面,他斜靠在門框,看著躺在床上,抱著被子的男人,笑問道,“昨晚,得逞了”

    得逞

    抱抱算是得逞嗎

    “剛剛我看見,小嫂子從這個房間出去的。”蘇湛笑出聲,“別告訴我,你是正人君子。”

    宗景灝的眼角抽了抽,他叫林辛言什么,小嫂子

    他豁然坐起身,盯著站在門口的一臉壞笑的蘇湛,眼睛瞇了瞇,“你叫她什么”

    “小嫂子啊。”蘇湛一副理所當然,“你看看人家,那么年輕,看著像大學生似的,你都三十多了,我可不得叫她小嫂子嘛。”

    宗景灝的眉心擰著,蘇湛的意思,是他老嗎

    “以后不準這么叫。”宗景灝絕不承認自己老。

    不過,不得不承認,林辛言確實看著年輕。

    蘇湛砸了兩下嘴,“行吧,八歲的年齡差也不算大,不就她十歲的時候,你已經成年了嘛,她成年的時候,你也不大”

    對上宗景灝那如春風般的笑容,他立刻將你老了改成也不大,他怕春風,下一刻變龍卷風,把他刮的連渣都不剩。

    “我去弄早餐。”說完如風一樣的消失在門口。

    宗景灝也睡不著,索性起床。

    洗漱時,他對著鏡子中的自己,左看看右看看,腦袋里蹦出一個問號,他老嗎

    林辛言會不會嫌棄他老

    不由得心里有幾分忐忑。

    “你在看什么”林辛言都以為自己眼花了,她是想來問他,昨晚為什么不送她回兩個孩子的房間,害林蕊曦起那么早,還被蘇湛誤會。

    沒想到就看到宗景灝,在鏡子里看自己,長得好看,也不用不著站在鏡子前自戀吧

    這真是宗景灝

    宗景灝,“”

    這個女人什么時候進來的

    怎么走路沒聲

    “我打擾你了,你繼續看”林辛言剛想轉身,卻被人扣住手腕,她轉身,質問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出口,就撞進了一堵堅實的胸膛,她被固定在他的懷中,他的每一下心跳都灼燒著她的皮膚,目光灼灼,“我老嗎”

    林辛言,“”

    “不,不老”林辛言硬著頭皮,這男人瘋了,大清早的盡干些讓人大kdkd8跌眼鏡的事情。

    他的眉眼舒展,這才露出笑臉,低頭在她的嘴唇上輕咬了一口,霸道而狂絹,“就算我老了,你也只能屬于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