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7章,人也許會變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7章,人也許會變

    宗景灝和林辛言下來的時候,大家已經到齊了,秦雅帶林蕊曦,林曦晨不用別人照顧,自己就能把自己喂飽。

    “看來我來的也不晚,正趕上飯點。”白胤寧滾動輪椅從門口進來。

    他笑看著林辛言,“你說你要請我吃飯,我還得上趕著來找你,才能吃上飯,不應該是你請我,應該是我請你。”

    林辛言回來就遇到惡作劇娃娃的事情,都把這茬忘記了,林辛言感到不好意思,“抱歉,我忘記了。”

    “沒事,我這不是來找你了嗎”白胤寧說話時目光瞟向宗景灝,kdd56“這頓飯就在早上請我如何”

    宗景灝攬在林辛言肩上的手,滑到了腰際,用力一扣,林辛言的身體瞬間貼到他身上,他皮笑肉不笑的撇白胤寧,“白總,是窮的吃不起飯了嗎”

    白胤寧的目光略過林辛言腰間的那只大手,目光微閃,淺笑道,“不是林小姐請客,山珍海味也失了味道。”

    林辛言的目光在白胤寧和宗景灝身上來回巡視,她怎么感覺到,他們在較勁似的呢

    火藥味那么重

    鑒于是她提出邀請白胤寧吃飯的,她不能出爾反爾,“那行,你和我們一起吧。”

    白胤寧望著不遠處的桌子,大大小小已經坐了半桌,他依舊笑著,“請我吃飯,這么多人不大合適吧不是應該你問我想吃什么嗎”

    “不好意思,是我想的不周到,白總想在那吃,想吃什么”林辛言臉上的表情一時間有些微妙,她沒想到今天的白胤寧會這么的挑剔。

    印象中他還是很隨和的。

    “酒店出門右拐,不遠有個府上包,里面的早餐不錯,我很喜歡里面的水晶包,不知道林小姐,可否愿意請我去吃”

    林辛言維持著臉上的笑,說道,“好。”

    話說到這份上,林辛言似乎沒有意識到,白胤寧只想她一個人請自己,他出言提醒道,“你請我一個人對嗎”

    林辛言不疑有他,點了點頭,“是。”

    他笑的好看,“那宗總跟著,是不是不大合適”

    得寸進尺

    宗景灝的話盤旋在舌尖,剛要說出來時,發現自己的后背有只手在用力的拽他。

    他轉頭就看見林蕊曦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過來,抓著他的衣擺,“爸爸吃飯了,我給你剝了雞蛋。”

    林辛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發,“小蕊乖。”她抬起頭看著宗景灝,“那小蕊就麻煩你照顧了。”

    “爸爸,爸爸快點來看我給你剝的雞蛋”林蕊曦拉著宗景灝,像早上拉著林辛言回房間一樣拉著他去餐桌。

    林辛言走到白胤寧跟前,說道,“走吧。”

    白胤寧轉動輪椅走到前面帶路。

    因為不遠,他們沒有開車,白胤寧身邊的高原也沒有跟著。

    “剛剛你沒有生氣吧”走出酒店,白胤寧開口道。

    林辛言笑笑,“本來是我說要請你吃飯的,我忘記了,應該是我感到抱歉。”

    “我是說,把你叫出來,單獨和你。”

    林辛言確實詫異他那么執著的把她叫出來。

    “其實我是有事有求于你,在里面不好說,所以才叫你出來。”白胤寧坦白道。

    這也是他為什么那么早,打電話給林辛言,并且說到請客的事情,目的就是把她叫出來。

    “如果是我能夠做的到的。”林辛言非誠誠懇,不管如何,他的確救過她,這個人情雖說上次被宗景灝強行還了,她還是有念及了。認識一場,算是朋友,白胤寧也沒害過她。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白胤寧笑著,“前面就到了。”

    “你不是有話要說嗎”林辛言開始不解了。

    “事情雖說重要,但是吃飯更重要,我不能讓你餓肚子。”

    白胤寧大概是這里的常客,他到門口,就有人開門,jnhcqb并且不用白胤寧說話,就帶著他們去了包間,并且端上店里的特色早餐,其中就有白胤寧所說的水晶包。

    白胤寧夾了一顆放進林辛言的餐盤里,“嘗嘗。”

    林辛言低頭看著,之所以叫水晶包,應該是因為面皮是晶瑩剔透的,像是水晶一般,里面一團餡料,她夾起來往嘴里放,白胤寧提醒道,“一口咬,里面有湯汁,不然會撒。”

    林辛言將整個包子放進嘴里,比平時的小籠包大一點,湯汁餡料和面皮占滿她整個口腔,蔓延著濃烈的海鮮味,不會膩,反而會讓人感到滿足,一口可gb809以吃那么美味的東西,她捂著嘴唇,知道,自己的吃相肯定很難看。

    白胤寧給她遞餐巾,“這個就是要這么吃,才有味道。”

    林辛言接過來,她吞下口中的食物,舀了一口粥,就是白粥,喝的時候也沒有特殊的味道,就是在咽下去的時候,口腔里留著淡淡的骨髓香味。

    “這粥,叫筒骨粥,筒骨剔除肉,白骨熬湯,大米洗凈放入陶瓷罐,倒入湯,悶煮一個小時,看著和平時的白粥沒區別,但是營養和味道,遠遠超出白粥。”

    林辛言看著白胤寧,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你對吃還有研究”

    白胤寧喝了一口水,他的目光盯著杯中微蕩的水,半響,他緩緩的抬起眼眸,“不算研究,我說,我是為你連夜做的功課,你相信嗎”

    林辛言正在咽粥,因為白胤寧的話,一時間不知道是吐,還是吞,卡在了喉嚨不上不下,一喘氣就嗆到,咳咳

    白胤寧給她遞水,“喝點水壓壓就好了。”

    林辛言接過杯子往嘴里灌了一口,才將口腔里的粥壓下去,她放下杯子,拿著餐巾擦嘴,“白總,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林辛言當沒聽懂,他話里有話,只當他是玩笑。

    白胤寧笑,“你就當是玩笑吧。”

    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林辛言說道,“說吧,有什么事情我能幫上忙”

    白胤寧想了一下,“是關于那天惡作劇的事情。”

    林辛言穩住心神,心想,他也查到線索了

    這么快

    “宗總懷疑是我一位朋友。”說到姚青青時,他臉上慣有的笑容,漸漸消失。

    姚青青這個名字,不止是一個人,而是他的記憶,關于在孤兒院的記憶。

    又像是他的親人,他是孤兒,姚青青也是。

    從小都在孤兒院長大,這也是他為什么在確定姚青青就是自己童年的伙伴時,而對她出手幫助。

    “從小她就很膽小,很善良,記得有一次,幾個和我們一樣也是孤兒的孩子,抓到了一只小狗,他們要燒了吃。”他明顯看到林辛言錯愕的表情,笑道,“是不是覺得很震驚”

    林辛言誠實的點了點頭。

    “孤兒院的日常開銷,全靠捐款,政府撥款,可是實際給到那些孤兒的有多少”說到這些他的語氣無比的嘲諷,“很多時候,我們能吃飽就不錯了,更別說吃肉了,一年到頭很難看見油水,肉根本沒有。”

    “那幾個孤兒比我和她大些,敢想,也敢做,說是小狗的肉燒著吃,很營養很香,她看見了,便放了那只小狗,我們在孤兒院出不去,小狗跑了就跑了,抓不回來,那幾個孤兒知道是她放走的,把她圍起來暴打,是我去叫來院長來才救下她,后來她躺在床上一個星期不能下地,我問她,后悔嗎,她說,不,你說她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孩子,會去做嚇人的事情嗎”

    林辛言不知道,她不敢論定,也許人會變呢

    “那你對現在的她有了解嗎”林辛言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