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8章,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8章,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白胤寧搖頭,“知道的不清楚,她從來不對我說她的事情,只是簡單的說過,她的養父母對她不好。”

    白胤寧望著窗外升起的太陽,悠悠的道,“有多少孤兒會被好人家收養呢”

    他是幸運的,被白宏飛一個一生為結過婚的男人收養,他雖然沒有母親那般細膩體貼,但是,對他盡到了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愛。

    “所以你今天叫我來,是想告訴我,那件事情,不是她做的”林辛言試著問。

    “是的。”白胤寧還是愿意相信。姚青青還是那個單純的小女孩。

    再說,宗景灝也只是猜測,服裝店的事情,也不足以讓她做這種事情。

    “今天叫你出來,就是想讓她和你當面說清楚。”

    林辛言看著他,他什么意思

    是要姚青青和她見面嗎

    不是她心腸硬,或者不愿意放過她,看過那個視頻以后,她也拿不準這個姚青青到底是什么人了。

    如果她沒看過那個視頻的話,她肯定是相信白胤寧的話的,只是現在,她心里有很多的不解。

    宗景灝不是三歲的孩子,憑空猜測,總是有根據,他才會這樣說。

    而且調查的結果,她的確有事情瞞著白胤寧。

    “其實”

    林辛言剛想和他說她看到的事情,結果這時,包間的門忽然被推開,姚青青站在門口,她有些羞澀,低著眼眸,“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林辛言將想要說的話咽回去,扯出一抹笑,“不打擾。”

    白胤寧讓她進來坐,“林小姐不是愛計較的人,別那么拘束。”

    林辛言看了白胤寧一眼,什么話也沒說。

    “其實讓你來,我就是想問你一件事情,這幾天,你有沒有去過酒店。”白胤寧的問的很直接,而且直白。

    姚青青放在桌子下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她沒想到白胤寧找她過來,是在為林辛言調查這件事情,并且懷疑她了。

    她他抬起頭看著林辛言,“是你發生了什么事情,認為是我做的嗎”

    “不是”

    “沒有人懷疑你,今天叫你來,也就是想說清楚免得誤會。”白胤寧替林辛言解釋。

    殊不知,這落在姚青青的眼里,是白胤寧在護著林辛言的表現。

    她的眼底快速的劃過一抹異樣的情緒,她搖頭,“我沒去。”

    服裝店的事情,當時她是故意要關上的,就算不是林辛言碰巧進去,她也打算關了服裝店,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理由,而一直拖著。

    她之所以被收養是因為那家人不能生育,所以才去領養了她,起初對她還可以,可是一年后,原本不能懷孕的妻子,懷孕了,從那以后,對她的態度便開始不好,后來,生下一個兒子,對她就更加的不好了。

    這個男孩就是那天穿著皮夾克問她要錢的男人。

    被家里的人慣壞了,還未成年時就不上學了,整天和一群街頭混子鬼混在一起,更是隔三差五的就問姚青青要錢。

    自從意外和白胤寧相認,姚青青有機會開了自己的服裝店,原本只是想讓自己生活好一些,只是沒想到,開了服裝店,那個所謂的弟弟,問他要錢就更加的兇了。

    不但沒讓自己的生活好起來,反而成了弟弟的搖錢樹。

    她被纏煩了,剛好遇到表妹找工作,她便還了個人情,讓表妹看店,弟弟找不到她人,要錢就沒那么方便了。

    讓她后悔的是,被表妹發現她和白胤寧認識。

    她怕白胤寧發現弟弟的存在,也怕表妹在白胤寧面前說關于她的事情。

    所以,趁著那天的事件把服裝店關了。

    這樣就隔斷了白胤寧知道她過去的秘密。

    她對白胤寧有愛慕之心,那天,她看著白胤寧因為林辛言而生氣,她嫉妒,也羨慕。

    明明林辛言都有老公孩子了,白胤寧為什么還要對她好

    就像剛剛,還要為她辯解。

    她緊緊的攥著手,消瘦的手背青筋暴起。

    白胤寧莫名松了一口氣,他不想自己童年的玩伴,變得他不認識。

    明顯姚青青在說謊,宗景灝調查過,在她離開白城那段時間,姚青青的確平繁的出現在酒店過。

    她低著頭攪動著碗里沒有吃完的粥,并沒揭穿姚青青,而是笑著說,“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能只是個誤會,我的孩子,還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林辛言叫來服務員,“結賬。”

    她從包里掏出錢包,正要付錢時,服務員為難的看向白胤寧,“白總,這”

    白胤寧合上她手里的錢包,“這頓我請你。”

    林辛言執著,“說好了,我請你,怎么能讓你付錢。”

    “在我的地盤,我也不好收你的錢。”白胤寧笑。

    林辛言猛然抬起頭,看著他,又看看剛剛叫他白總的服務員,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他開的飯店,“有機會,你去b市,我請你。”

    “肯定有機會。”白胤寧肯定的說,畢竟他現在和宗景灝是合作關系,肯定會有機會去b市的。

    林辛言站了起來,“感謝白總今天的盛情款待,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白胤寧轉動輪椅。

    姚青青見到白胤寧要也跟著林辛言走,連忙站了起來,“胤寧,你的腿腳不方便,我替你送林小姐吧。”

    “不用,你回去吧。”白胤寧擺手,并不領她的情。

    “今天早上我給你打過電話,不是你接的。”白胤寧主動提起早上的事情。

    林辛言好像記得睡的迷迷糊糊時,聽到宗景灝接電話,說是什么10086打過來的,難打根本不是10086而是白胤寧

    “昨晚睡得有些晚,早上沒醒來。”林辛言解釋道。

    不解釋還好,林辛言這么一解釋,白胤寧更加的郁悶了。

    昨晚干什么了,睡那么晚

    夫妻之間晚上還能有什么事情

    白胤寧苦笑,“哎,我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

    林辛言沒有意識到自己說的話讓白胤寧誤會了,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姚青青站在包間里,看著白胤寧和林辛言。

    她沒見過白胤寧在一個女人面前這么低姿態過,而且還是一個已經結婚,而且生過孩子的女人,她怎么能配得上白胤寧

    她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心里發狠,覺得林辛言好賤,有老公,有孩子了,還gouy白胤寧。

    白胤寧還為了娃娃的事情找她

    是要為這個女人打抱不平嗎

    姚青青渾身抖動,因為太過氣憤。

    今天的天氣不錯,太陽很暖,黃色的光鋪滿整條道路,林辛言和白胤寧相對無言的漫步在街邊。

    林辛言心里裝著事情,她不知道要不要和白胤寧說姚青青的事情。

    “在想什么”白胤寧看得出來,林辛言好像有心事。

    “沒想什么。”林辛言還沒想好,怎么白胤寧說,這個口怎么張

    很明顯,他還是很珍惜以前孤兒院里的那份感情的。

    對于他們來說,童年在孤兒院的玩伴,就是親人。

    白胤寧相信姚青青沒錯,她也理解。

    只是

    她深深的嘆了口氣。

    “對于姚青青的事情,我覺得,你應該多了解一點。”林辛言還是決定提醒一下他。

    白胤寧沒想到她會提起姚青青,林辛言不是那種,隨便八卦別人事情的人。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