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2章,陰魂不散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2章,陰魂不散

    有時間出去玩,林辛言叫上兒子一起,怕他一直玩游戲對眼睛不好。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他們剛一下樓,就看見了白胤寧。

    白胤寧看著從著從電梯里走出來的一家四口,笑著問,“這是要出去”

    宗景灝冷笑了一聲,“白總,真是陰魂不散。”

    白胤寧也不生氣,笑著,“宗總過獎。”

    他看著林辛言,“我知道這里有個地方適合小孩子玩的地方,我給你們帶路。”

    白胤寧不是詢問,而zzbazz是直接下了決定,“你們來到我的地盤,理應由我來款待,要是有照顧不周的地方,還請宗總和林小姐不要怪罪。”

    白胤寧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林辛言也不好拒絕,她看了一眼宗景灝,淡淡的笑了一下,“那就麻煩白總了。”

    “不麻煩。”白胤寧笑著,“我本來找你,就是想問你要不要出去,畢竟有兩個孩子,一直呆在酒店里肯定會悶。”

    林辛言扯出一抹僵硬的笑,解釋道,“要帶他們兩個出去玩,所以就沒時間”

    林辛言不用解釋,白胤寧也心知肚明,是宗景灝不讓她見他。

    為了給這個小氣的男人再添點堵,他笑著,“在你們走之前,我們可能要經常見面了,今天,我也搬到酒店里住了。”

    “白叔叔為什么要到酒店里住,是因為沒有地方可以住嗎”林曦晨站在林辛言旁邊,小手被林辛言牽著。

    “嗯”白胤寧沉思了一下,“為了方便照顧你們,你想,我是白城人,這酒店又是我的地盤,我在這里,你們會方便很多的。”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他不在,他們也dsrt很好啊,有錢,在什么地方都是大爺。

    明顯,白胤寧是沖著媽咪來的。

    以前吧,他想白胤寧和爸爸掙媽咪,現在他不想了。

    擔心爸爸和媽咪真分開,他就有沒有爸爸了。

    而且,還是宗景灝比較帥,比較有錢,白胤寧遜色了一點,最主要的是,他還不能行走。

    他攥緊了林辛言的手,生怕,白胤寧會把她的媽咪搶走似的。

    “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玩一下,晚一點可以看噴泉。”白胤寧走到前面帶路。

    絲毫不把自己當外人。

    上車時,白胤寧道,“我的車子走在前面,你們跟著我的車子就行。”

    宗景灝冷冷的斜了他一眼,“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白胤寧笑了笑,“我和林小姐認識也有段日子了,和宗總也有合作,自然不是外人。”

    宗景灝沒搭腔,上了車。

    保鏢將門關上,隔絕了白胤寧的視線。

    白胤寧被高原推著上了自己的車。

    白胤寧說的地方離酒店不是很遠,十幾分鐘的車程,是一座新修的仿古的建筑。

    長廊沿著一汪清澈的人造湖,蔓延開來,長廊修正的十分考究,一瓦一磚,一個小細節的木雕都很用心,看起來十分精致。

    長廊盡頭一片古宅,大門口氣勢輝煌,有些像古代的王府規格,猶如,走進了古代的世界一般。

    湖水里,養著紅色錦鯉,水面飄著木船,絲綢,紅燈籠,船夫。

    “可以坐在船上喂魚哦。”白胤寧看出林蕊曦躍躍欲試的模樣,于是說道。

    “我想坐船,喂魚。”林蕊曦興高采烈的喊著,小孩子很容易對一件事有興趣,而且還很容易滿足。

    雖然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東西,但興趣來了,就想要去做。

    今天的天氣好,劃個船喂個魚,也能放松放松心情。

    “好吧,那就去劃船喂魚,我去買魚食過來。”林辛言讓兒子站在這里等著。

    賣魚食的在長廊的另一頭的一個小店里,林辛言走過去。

    宗景灝站在走廊邊,望著這一汪清澈的湖水,能夠看清下面長著如長發般的海藻,這地方相比城市,空氣要好。

    “如果今天是雙休日,會有很多人。”這里成了不少人,休息天過來散步的地方。

    曬曬太陽,喂喂魚,好不愜意。

    宗景灝睨他一眼,嘲諷道,“白總,天天這么上心,莫非有覬覦”

    白胤寧也不掩飾,“我會救林小姐,并且把她留在家里休養,是因為我認錯了人,我以為她是程毓秀的女兒,我養父去世前,留下遺愿,希望我娶程毓秀的女兒,結果不是,”

    宗景灝不動聲色,心里卻起了波瀾。

    他對程毓秀說過去,越來越有興趣了。

    很明顯她和白宏飛是有過感情,為什么后來,嫁給了他的父親

    白胤寧頓了一下,坦然的,毫不掩飾的,“我和林小姐相處的時間不長,確實對她有好感,知道你和她,其實不像表面那么好,我覺得,其實我還可以爭取一下。”

    忽地,一陣風刮過,宗景灝回頭,注視逆光深處,風平浪靜的坦然的白胤寧,目光交匯,勝過一萬句狠話,一萬次交鋒。

    宗景灝云淡風輕,“白總,何止是一開始就錯,以后也沒機會,她和我很好。”

    不是強調,不是炫耀,更不是聲張虛事,就是簡單的陳述,就是這么霸氣,這么自信。

    白胤寧明白,他的自信是林辛言給的。

    他看得出來,林辛言對宗景灝的態度有變化,不是以前那種假裝,而后發自內心,身體本能的反應。

    她會在照顧宗景灝的感受。

    就好比剛剛,他說要給他們帶路,林辛言回去看宗景灝,似乎是怕他不開心。

    當她在乎一個人的感受,就說明,她心里已經有了那個人的位置。

    白胤寧依舊笑著,只是笑容里藏了幾分苦澀,“沒有關系,萬一哪一天,她對你膩了,我也不介意當個備胎。”

    這是連臉都不要了

    林曦晨悄悄的挪到宗景灝身邊,拉住他的手,“我媽咪,不是三心二意的人,我們不會分開的。”

    他拎得清,也知道,這兩個男人誰才是最適合媽咪,適合他們家庭的人。

    宗景灝是他和林蕊曦的爸爸。

    媽咪和他在一起,他們才是完整的一家。

    他不允許有人破壞。

    白胤寧想要和他說話,“小曦”

    噗通

    “什么聲音”

    忽然響起,好像什么墜入水里的聲音。

    林曦晨抬頭,“媽咪,怎么這么久還沒回來”

    宗景灝抬頭看了一眼白胤寧,那一眼意味深長,他拉著兒子,“我們去看看。”

    白胤寧也跟著過來。

    在路上,他們看見了滿地的魚食,撒的那都是,草坪上有不止一個腳印,而且,都不大,可以肯定的是,都是女人的腳印。

    水面波紋一圈一圈的蕩著,很大。

    “救”

    宗景灝往水里望去,興許是水太深,里面的人時而冒頭,時而下沉。

    他看不見她的臉,但是他卻可以肯定是,掉進水里的是林辛言。

    他放下女兒,沒有什么猶豫,進入十二月的天氣早已經很冷,更別說湖水了,更是冰涼刺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