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3章,我還沒有準備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3章,我還沒有準備好

    他無暇顧及這水多涼,只想快點游到她身邊。

    天與地顛倒之間,林辛言好像看見宗景灝在朝她游來,她想要揮舞雙手,想要喊他的名字,可是身體卻不受她控制,腳下像是被什么纏到,拉著她往下墜。

    宗景灝,宗景灝

    大口大口的水涌進她的喉腔,淹沒她的言語。

    “林辛言”

    他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氣,潛入水底,尋找她。

    很快,他看見她被水草纏住腳,拼命的掙扎,卻怎么也掙脫不開,他快速的游過去,抱住她,扣著她的腦袋,壓住她的嘴唇,給她渡氣。

    林辛言睜大了眼睛,好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她緊緊的抱著他。

    宗景灝推開她,對她搖頭,潛入更加深的水底,去拉斷纏住她的水草。

    等到他再次抱住她的時候,她已經失去了意識。

    缺氧太久,剛剛宗景灝渡給她的那一口氧氣,不足以讓她撐太久。

    很快,宗景灝抱著她上岸。

    “爸爸,媽咪。”林曦晨和林蕊曦在岸邊伸著腦袋,看到宗景灝抱著林辛言上來,激動的喊著,宗景灝說了一句我們回去,兩個孩子,就乖巧的跟著他,去上車。

    白胤寧剛剛想要上前,宗景灝沒有理會。

    剛剛岸上的痕跡,說明,林辛言不是意外落水。

    這地方是白胤寧推薦的,宗景灝現在對他抱著懷疑的態度。

    自然,不愿意再和他說一句話,這件事情沒弄清楚前,白胤寧也是嫌疑人。

    “高原,你去查看這周圍的監控。”白胤寧的臉色也難看。

    這地方是他推薦的,現在林辛言卻意外落水,這事,他有責任給宗景灝一個交代。

    高原低頭,“我這就去。”

    車里,林辛言在宗景灝反復的按壓胸腔和人工呼吸救治中,慢慢蘇醒,眼前的一切都蒙著一從薄薄的水跡,她看不太清楚,目光上方那道模糊的輪廓,明顯是宗景灝。

    她一把抱住他,剛剛她嚇死了。

    這是她第二次,體驗被淹,在她沉沒水底時,她離死亡那么近,那么近,她很害怕就這樣離開他,離開兩個孩子。

    “我,好害怕。”

    宗景灝抱著她,親吻她濕漉漉的額頭,“沒事了,沒事了。”

    兩人身上都已經濕透,林辛在他的懷里發抖,她好冷,好冷。

    “把空調再開大一點”

    他的呼吸,他的怒氣,那暴怒的低吼,都似乎連了電,渡到她的身上,她感受的到他的恐懼,和自責,林辛言抱緊他,這不是他的錯。

    是她大意了,沒讓保鏢跟著,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回想到她買魚食回來遇到姚青青的事情,林辛言趴在他的懷里,低聲道,“我不是意外落水,是姚青青。”

    當時姚青青出現在她的面前。

    “林小姐可以借一步說話嗎”姚青青還是那副,老實的模樣。

    對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徹底,但是林辛言對這個女人心里是有提防的,她笑著說,“這里也沒有人,你有什么事情就在這里說,我還有事。”

    姚青青看看她手里的魚食,笑了一聲,“好興致。”她抬頭看看天,“今天的確是個好天氣,適合出來玩。”

    她的表情變得快,快到林辛言都沒teeck反應過來,姚青青就沖到了她的面前抓住她的肩膀,目光陰森至極,“你怎么那么不要臉呢都有丈夫了還要gouy胤寧”

    一瞬間,林辛言明白了她的敵意是從何處來。

    真的是因為白胤寧。

    “你配不上他,配不上,你這個賤女人”她揚起手,巴掌就要往林辛言的臉上招呼,林辛言又不是傻子,站著讓她打。

    她一躲,姚青青的手落了空,惱羞成怒。

    林辛言一看不對勁,她太沖動,而且看著很瘋狂,她想要離開,才剛走一步就被姚青青抓住,“你休想離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去叫人”

    林辛言耐著性子,“我想你誤會了,我和他沒關系,不信你可以去問白胤寧。”

    “你以為我傻嗎胤寧早已經被你迷了眼睛,他那么護著你,怎么會聽我的”姚青青低吼,看到她手里的魚食,冷笑了一聲,“還不如你自己去喂魚,去死吧,死了,就不會迷惑胤寧了。”

    “宗”

    林辛言想要喊宗景灝,可是才一張口就被姚青青猛地捂住嘴,拖著她往湖邊走,人要是發起瘋來,力氣也是出奇的大,林辛言掙不開姚青青的手,湖邊有石頭又滑,她掉了下去。

    宗景灝抱緊她,“我知道了。”

    “你冷不冷”林辛言手上還都是水,她撫摸他的臉,很涼。

    宗景灝覆蓋住她的手背,搖搖addyey頭,“不冷。”

    車里的空調已經開到最大,很暖了已經。

    過了一會兒車子停在了酒店,宗景灝抱著林辛言下車,兩個孩子被保鏢抱著進去。

    蘇湛把秦雅纏出去約會了,就剩沈培川在酒店,一個人在躺在沙發上玩手機,聽到響動,他走出房間,就看見宗景灝渾身濕透,抱著渾身濕透的林辛言,他忙走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說出去玩嗎

    這么快就回來,還弄成這樣

    “別問了,先叫個醫生過來。”林辛言可能是凍到了發燒了,渾身都滾燙。

    “好,好。”沈培川讓保鏢帶著孩子去房間里,他親自下去,去找醫生。

    “我冷,好冷。”林辛言在宗景灝的懷里瑟瑟發抖,她只覺得頭腦發昏,連意識都在模糊。

    宗景灝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加快了速度走進房間,將她放到床上,然后脫她的衣服,這一身濕掉的衣服不脫掉,只怕會燒的更加嚴重。

    脫掉的濕外套被宗景灝丟在地上,然后去脫她的毛衣,還沒有完全失去意識的林辛言,能感覺的到有人在脫她的衣服,她抓住正在脫她衣服的手。

    聲音有些沙啞,又有些祈求,“別,我,我還沒準備好,再,再給我一點時間”

    宗景灝,“”

    是,他想要她,而且很想。

    甚至很多時候,只是看到她的人,都會起生理反應。

    不知道是不是憋的時間太久。

    可是,此時此刻,他真沒有想要怎么樣她,只是想要脫了她濕漉漉的衣服。

    宗景灝附身下來,親吻她發干的唇瓣,“放心,我不碰你,就算要你,我也要在你清醒的情況下,我要讓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