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4章,我會控制不住自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4章,我會控制不住自己

    林辛言燒的迷迷糊糊,也沒聽清宗景灝具體說了什么,只聽到那句,我不會碰你,她安心的放了手。

    宗景灝脫掉她的毛衣,她白皙的肌膚上殘留著水跡,她冷,身體在抖,扭動著身子,想要找個溫暖的地方,宗景灝看著她,赤果果的身子,喉結上下滾動,不得不承認,她的樣子很誘人,嬌柔的身軀,因為發燒而引起泛紅的臉頰,濕潤的頭發,黏在臉頰,像極了,瘋狂纏綿時汗水浸濕頭發,被折騰到沒力氣的嫵媚樣子。

    宗景灝覺得渾身燥熱,如果林辛言不是生病了,這一次,他一定不會忍。

    他深深的呼吸,才敢去伸手解她的內衣,她生過孩子,胸依然挺翹,沒有一點側乳,如水滴般,躺著也如小山丘一樣挺,宗景灝側過目光,將被子蓋到她身上,然后去脫她xiashen的衣服。

    手在被子下摸到紐扣,解掉,扒掉褲子,內褲。

    很快她一絲不掛,但是她覺得舒服,衣服濕了很涼,脫掉衣服她覺得身體都有些暖了,她主動裹緊被子。

    宗景灝將屋里的空調開的很暖,撿起地上的衣服丟進浴室,他關上浴室的門,放了熱水,脫了自己的衣服,洗了熱水澡,換上干凈的衣服,他一手拿著干毛巾,一手擦著頭發走出來,走到床邊,他把擦頭發的毛巾丟到桌子上,然后用手里的干毛巾,給林辛言擦臉,和頭發。

    他的身上洗過熱水澡,恢復了溫度,才敢用身體接觸她,將她抱起來,放到被子下面。

    林辛言感覺來自他身體的溫度,抱著他往他的懷里鉆,腦袋跟小貓似的,埋在他的頸窩。

    宗景灝如被點了穴道一般,一動不動,肌肉緊繃著,林辛言沒穿衣服,柔軟的身軀,在他的身上蹭來蹭去,他心神蕩漾的厲害。

    他不是沒自持的人,可是在這個女人的面前。

    他的自持力,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林辛言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么狀態,她身上冷,就是想要找個溫暖的地方窩著,而這個溫暖的地方就是宗景灝的懷抱。

    她的手不老實,因為,她發現,這個溫暖的地方隔著一層礙事的東西,她想要將礙事的東西扯掉。

    宗景灝低著頭,看著她不安分的雙手,撕扯著他的浴袍,眸光愈發的暗。

    他的喉結上下滾動,啞著嗓子,“你再鬧我怕,我會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是人,請不要這樣考驗他。

    林辛言完全聽不見他說了什么,只想擁有那個溫暖的東西。

    無奈,宗景灝抓住她亂動的手。

    “唔”被人抓住,她不舒服,眉頭皺作一團,雙手掙了掙,“唔,放開我”

    “我放開你,你別鬧。”宗景灝忍著不受控制,在體內亂竄的邪火,“你再鬧,我就不忍了,不清醒就不清醒,大不了,你清醒時再補一次。”

    林辛言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宗景灝的話,不動了,宗景灝試著放開她的手,她不再亂動。

    宗景灝低著頭看她,聞見她均勻的呼吸聲。

    宗景灝,“”

    這就睡著了

    他眨眨眼睛,這也太快了,他都準備不忍了,結果,她睡著了

    調戲完他,自己睡著了

    就這么睡著了

    咚咚

    “我把醫生叫過來了。”門外傳來沈培川的聲音。

    宗景灝下床給林辛言掖好被子,身體全部被裹著,只露著一個腦袋。

    看她很老實,宗景灝才去開門。

    沈培川身邊站著個戴著眼鏡的醫生,他手里提著醫藥箱。

    宗景灝沒立刻讓他們盡進來。

    沈培川知道宗景灝有顧忌,于是說道,“我親自去找的。”

    不會是有人從中做手腳。

    宗景灝這才側開身子,淡淡的道,“進來吧。”

    “人在床上。”宗景灝走到床邊,醫生跟著走過來,將醫藥箱放到桌子上,拿出溫度計,放在林辛言的耳朵按一下按鈕,可以快速測出體溫。

    醫生皺了皺眉,“怎么燒成這樣,都41度了,是怎么引起的發燒”

    “落水。”宗景灝回答。

    醫生將溫度計放到醫藥箱,落水肯定是凍的了,這個天氣,落水,不發燒就怪了,“先給她退燒吧,我開點藥,退下燒就好了。”

    醫生邊拿藥,邊囑咐道,“落水著涼,身上肯定有寒氣,煮點姜茶給她喝,去去寒。”

    “好。”宗景灝低著眼眸,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她的臉比剛剛更加的紅了。

    醫生將藥拿好,在上面寫了用法用量,放在桌子上,“現在就給她吃吧,退了燒,出點汗就好了。”

    “謝謝,我送你下去。”沈培川送客。

    醫生合上醫藥箱,提起,跟著沈培川下樓。

    過了一會兒沈培川才上來,他端了兩碗姜茶。

    “我看你身上也濕了,就讓酒店的廚子煮了兩碗。”bungke沈培川將碗遞給他。

    宗景灝接過來,把姜湯喝了,他將碗遞給他,接過另一碗,“你先出去等我。”

    “嗯。”

    沈培川拿著一個空碗出門,宗景灝將姜茶放到桌子上去扶林辛言起來,林辛言睡的正舒服,不愿意動,被人弄起來,很煩,眉頭皺著。

    宗景灝耐心的哄著,“乖,起來喝點姜茶吃點藥再睡。”

    他將藥放到林辛言的嘴里,可能是太苦了,她不吃,往外吐。

    宗景灝,“”

    “乖,吃藥。”宗景灝又重新拿了兩粒,這次林辛言連嘴也不張了,咕噥著,“苦。”

    藥可不就是苦的。

    沒有辦法,宗景灝將藥放進自己的嘴里,然后貼著她的嘴唇渡給她。

    林辛言扭頭,想要推開他,宗景灝扣住她的腦袋,固定住,不讓她動,用舌頭把藥抵到她的喉嚨,像是有東西黏在那里,很難受,想要吐出來,可是又吐不出來,只能試著往下咽,但是又沒有水,干吞,不會滑下去,黏在食管。

    宗景灝喝pi了一口姜茶,再次貼上她的唇,將水渡給她,這次林辛言很主動,她想要喝水。

    很快,藥片被水帶進胃里。

    宗景灝用這種方式,將一碗姜茶都喂給她喝光。

    然后放下她,給她蓋好被子,讓她睡覺。

    喝了姜茶,渾身都是暖起來,她側著身子,動了動,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宗景灝在床邊坐了一會兒,看著她睡熟,才起身離開房間。

    沈培川就在屋外,看到宗景灝出來問道,“好些沒”

    “剛喂xiayao”

    “我要找宗總。”

    “對不起,這里不讓外人進,你不能進。”

    電梯口傳來白胤寧和保鏢的聲音。

    “白胤寧”沈培川看向宗景灝。

    宗景灝的臉色陰沉,他來的正好,這件事,白胤寧必須給一個交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