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5章,她配不上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5章,她配不上你

    “我見你們宗總有事情要說。”白胤寧苦口婆心的試圖說服保鏢,可是保鏢態度也堅決,他的職責就是不放任何閑雜人等進來,說破天也不能讓進。

    白胤寧皺眉,這人怎么油鹽不進呢

    “我有重要的事情”

    “白總有什么重要事情”宗景灝站在走廊,他的臉上并看不出什么表情,嘴角微抿,目光如刀鋒般銳利。

    他的眉眼在走廊依然顯得凌冽而分明,有種強硬的氣勢,“莫非今天的事情,白總已經調查清楚,來給我一個說法的”

    白胤寧自知自己理虧,先道歉,“是我大意了,讓姚青青知道了我的行蹤,才會”

    其實他根本沒防著姚青青,所以姚青青才會輕易的跟蹤到他。

    他是讓高原去調查了之后才知道,林辛言會掉進湖里是因為姚青青,他的雙手緊緊的攥著扶手,“林小姐沒有事吧”

    “白總打算怎么解決。”宗景灝并未直接回答他的問題,現在,他要的是一個說法,一個交代。

    白胤寧還抱著一絲期待,期待,姚青青只是一時魯莽,她并不是壞人。

    沈培川看出他猶豫提醒道,“我覺得白總不能盲目,不能因為小時候認識,就可以無限量的信任,其實,你可以去調查一下她的過去,我想肯定有驚喜。”

    “你什么意思”很明顯,沈培川話里有話。

    “你還是自己去問她比較好,對了,上次恐嚇的事情,我想白總,也得一起給個交代,畢竟是在白總的地盤上,出了這樣的事情,白總,不會想不管,或者,護短吧”沈培川斜靠在墻上,他扭動手腕,“再是白總的地盤,我們想要動,也沒人攔得住,收拾一個女人簡單,不過,這就好比犯罪,包庇也是罪。”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白胤寧自然聽得出來這話里的意思,倘若他一定要護著姚青青,那么,和宗景灝的合haoboce作肯定泡湯,而且,還得成為仇人。

    他苦笑,“林小姐落水,我的責任,這個交代我必須給,恐嚇的事情只要有證據,我也絕不護短。”

    不是他放棄了姚青青,而是經過這件事情,他發現了,姚青青確實不對勁。

    他沒想到,姚青青能對林辛言做出這樣的事情。

    “林小姐沒有事吧”白胤寧又問了一次,不是只因為他覺得這事,是因為他引起而來關心。

    是他真的關心林辛言現在的狀況。

    “我的妻子,不用需要別人關心。”宗景灝早就厭煩了,白胤寧纏著林辛言,趁著這個機會,他要讓白胤寧清楚,林辛言是他的,別再想歪主意

    “覬覦別人的妻子,非君子所為,我想白總是個明白人,也是個君子。”宗景灝云淡風輕,卻堵的白胤寧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人在哪兒,白總帶路吧。”沈培川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審一審這個姚青青了,他倒是對她身上的秘密十分感興趣。

    白胤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在心里下定決心,這次,只要是有證據是姚青青做的,他絕對不會維護。

    “這樣把,等林小姐醒來,讓她審,也給我一點時間,如果她自己招認自然好,若不是死不承認,我就把她交給你們。”有些事情,他還是希望聽姚青青親口說。

    這個沈培川也做不了5der主,而是將目光看向宗景灝。

    宗景灝沉默了片刻,“希望白總給我好消息。”

    說完轉身進了房間。

    白胤寧抬手,讓高原推他進電梯。

    沈培川邁著步子看了一眼白胤寧,“白總,好走不送。”

    白胤寧沒作聲,進入電梯后,高原低聲,“姚小姐在別墅。”

    高原若不是看了監控,也不相信,姚青青會是推林辛言下水的人,“她看著那么老實,那么善良,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白胤寧的表情很沉,他也不想姚青青是這樣的人,可是證據確鑿。

    恐嚇林辛言的事情,十有八九,也是她。

    高原得看出白胤寧并不想討論這件事情,很識趣的閉上嘴巴。

    走出酒店,推著他上車,很快,車子停在了白胤寧的別墅。

    這里姚青青沒來過幾次,上一次還是他們剛相認,白胤寧帶她來過。

    她坐著有些局促,小柳站在一旁看著她,心里想,少爺叫她來家里干什么

    或許是對白胤寧有同樣的感情,小柳感覺的到,姚青青也是喜歡白胤寧的。

    相比姚青青她更希望林辛言和白胤寧好。

    她自己只是個下人,就算對白胤寧有愛慕之心,也只能藏在心里,將來白胤寧是要娶妻的,姚青青她說不出來她哪里不好,但是就覺得林辛言更加的親切,和白胤寧更加相配。

    這時,高原推著白胤寧進來,小柳趕緊迎過來,“少爺。”

    白胤寧今天情緒不高,并不想說話,擺了擺手讓她去忙,“青青你跟我進來。”

    說完進他滾動輪椅朝著書房走去。

    姚青青從沙發上站起來,跟在他的身后去了書房。

    客廳里,小柳悄悄的靠近高原,“今天少爺怎么了看著好像不開心,有心事。”

    小柳負責生活上的照顧,高原是白胤寧工作上的左膀右臂,兩人都是白胤寧親近的人,自然也熟悉。

    高原看著關上的書房門,嘆了一口氣,“這個,姚小姐給他找難題了。”

    “她給少爺找什么難題了”

    小柳瞪著眼睛,心里想,果然,姚青青不適合白胤寧。

    高原看她一眼,“管好自己,別人的事情,少打聽。”

    “可是,少爺”

    小柳還想追問,但是高原已經走掉了,很不愿意多說這件事情。

    白胤寧不喜歡別人議論他的事兒。

    小柳撅著嘴,瞪著高原的背影,這人真小氣。

    在心里暗暗的想,下次,他問自己什么事情,她也不告訴他。

    書房。

    白胤寧坐在書桌前,他隨意翻開一本文件夾瀏覽。

    姚青青就站在桌子前,也不敢出聲。

    過了半響,白胤寧似乎才記起還有人,連頭也沒有抬,慢悠悠的道,“今天,你去哪里了”

    “找工作。”

    姚青青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白胤寧的這句話,讓她心慌的厲害。

    無緣無故,白胤寧怎么會把她叫過來,問這么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白胤寧不動聲色,依舊沒看她,“除了找工作呢”

    “你到底想要問什么”姚青青終于忍不住。

    今天的事情,他發現了

    白胤寧放下手里的文件夾,他抬起頭看著姚青青,“你沒有話和我說嗎”

    只要她肯坦白,肯認錯,他相信林辛言一定會愿意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姚青青笑了一聲,“你想要我說什么”

    白胤寧皺眉,覺得自己不認識她了,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她老實,善良,怎么會變得這么不辨是非。

    “我是對你好。”白胤寧語重心長。

    他希望姚青青迷途知返。

    姚青青笑的更加大聲了,充滿諷刺,“你是為了林小姐才會找我來吧。”

    白胤寧不否認。

    “她已經結過婚了,生了孩子,她配不上你,你為什么要對她那么好”忽然,姚青青的雙手抵在桌面上,傾身上前,拉shzhanxi近和白胤寧的距離,對視他的眼睛,“是的,我今天見她了,還不小心把她推到了湖里,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她是已婚女人,還故意gouy你,明顯沒安好心,她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白胤寧身體往后仰,靠在了椅背上,眼底一閃而過的失望。

    是對姚青青的失望。

    “你怎么知道她gouy我”

    “她結過婚,還故意糾纏你,不是gouy是什么”姚青青義正言辭,好像,她說的就是對的,不可反駁。

    白胤寧笑了一聲,“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糾纏她”

    “你不是那樣的人,一定是她gouy你。”白胤寧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姚青青打斷。

    白胤寧看著姚青青良久一個字說不出來。

    她太偏執了,簡直病態。

    白胤寧并不想她帶著偏執去看待林辛言,這件事,他覺得他有必要和她說清楚。

    “我鄭重的告訴你,林小姐從來沒有糾纏過我,一直是我,糾纏她,她和很多女人不一樣,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女人,我對她有好感,明知道她已經結婚生子,我依舊控制不住自己對她的好感,所以你要怪就怪我,不要去針對她,這次的事情,你認個錯,她不會追求”

    “胤寧”姚青青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樣,她不可置信,甚至不愿意去相信白胤寧親口說的話,“她是不是給你灌了迷魂湯你怎么可能去喜歡她呢”

    “我怎么就不能喜歡她”白胤寧失去了耐心。

    油鹽不進,頑固不化,不辨是非,已經形容不了她。

    比鉆牛角尖還讓人可怕。

    “她配不上你”姚青青吼出來。

    白胤寧覺得她瘋了,而姚青青卻覺得白胤寧瘋了。

    “她長的漂亮,又善良,知性,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事業,是個獨立的女性,而我,不過是個瘸子,一個被人收養的可憐蟲,她哪里配不上我反倒是我覺得配不上她。”

    “不是的,不是的”姚青青拼命的搖著頭,撲過來抓著白胤寧的手臂,“胤寧,你被她蒙蔽了雙眼,她不是你的良人”

    白胤寧靜靜的看著她的瘋狂,她的不受控制,冷笑了一聲,“那你,是我的良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