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6章,鋪天蓋地的占有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6章,鋪天蓋地的占有性

    一道驚雷從姚青青的心頭劃過,她愣在原地,抓著白胤寧的手一點一點的松開,她也配不上他,她臟了,她的身體臟了。

    已經配不上他,配不上他了。

    她驚恐,無措,不斷的往后退,生怕自己身上的骯臟,沾染到白胤寧的身上。

    她恨,她怨,恨糟蹋她的人,怨這命運的不公。

    “迷途知返還來得及。”白胤寧耐著最后的耐心勸說她,希望她能夠想明白,低頭認個錯,他想以林辛言的善良一定會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呵,呵呵”姚青青笑,笑的聲音越來越大,她的眼睛發紅,盯著白胤寧掩飾不住的失望,“該迷途知返的是你,是你,白胤寧”

    白胤寧閉了閉眼睛,心知肚明,這姚青青已經無藥可救了。

    他能做的已經做了,問心無愧,現在是她自己要把自己逼上一條絕路,誰也救不了她。

    “我能做的已經做了,以后,不要怨我,也希望將來你會不后悔。”白胤寧掏出手機給高原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他連頭也沒有抬,更沒有去看姚青青,“把人送過去吧。”

    姚青青瞪圓了一雙杏眼,眼瞳往外凸出,樣子好不猙獰,“你,你要把我送給誰”

    白胤寧不語,更不愿意去看她。

    “我再問你,你要送我去哪里”姚青青再次沖上來抓住他,枯瘦的手,青筋暴起,“你要把我給他們處置是嗎”

    白胤寧依舊不語,即使手臂被她抓的生疼,也不曾露半分表情給她。

    她不值得。

    她太讓他失望了。

    他念著曾經的情分,可是,她卻要親手斬斷。

    他無能為力。

    “為了討好那個女人,你要把我交給他們處置”姚青青魔怔了一般,就想問他要個答案,一個她不愿意承認,卻是事實的答案。

    “你忘記,那年冬天,下著大雪我們的被子很薄,你凍的卷縮在床頭,是我,拿著我的被子,和你抱在一起取暖才沒凍死,現在你為了討好一個女人,要把我送出去,我們從小就認識的情分,還不如一個女人”

    她感覺到了絕望,她一心一意想要他好,而他卻無情的要把她送出去,去討好一個女人

    哈,哈哈

    “白胤寧,是我瞎了眼睛,還是你忘記了我們之前的情誼”

    白胤寧終于抬起頭看她,但是,卻不愿意再和她說話了。

    因為他知道,就算他繼續勸說,她也不會聽。

    誰也喚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咔嗒,書房的門被推開,高原帶著兩個男人進來,看著姚青青抓著白胤寧,高原讓人把姚青青抓過來。

    “你們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姚青青害怕極了,她跪在了白胤寧的腳下,抓著他的褲管,“胤寧,我都是為你好,你卻要把我推出去是嗎”

    白胤寧看著她,他苦口婆心,不曾換來她的回心轉意,一味的指責他。

    他壓下脾氣,“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你給她真心實意的道歉,我保你不受到傷crazyde123害”

    “休想,休想讓我給她道歉”姚青青歇斯底里的吼。

    “高原,把她帶走。”沒有一絲遲疑,這次白胤寧下定了決心,是他太天真,試圖喚醒她。

    她早已經走火入魔,沒有人叫得醒她。

    “不要,我不要”姚青青掙扎要跑走,可是這屋就這么大,兩個高大的男人,輕易就抓住她,想要跑走簡直是天方夜譚。

    “胤寧,胤寧你不能對我這么無情”姚青青也害怕,可是也不愿意相信和承認,白胤寧可以為了林辛言而犧牲她。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錯了,或者是錯在了哪里。

    她覺得她是為了白胤寧好。

    可是白胤寧卻被豬油蒙了心,只想著林辛言。

    她痛心疾首。

    “你會后悔的,你會后悔的”

    白胤寧臉色鐵青,高原有眼色,給抓著她的兩個男人使眼色,“聽不到太吵了嗎”

    男人會意,捂住姚青青的嘴,不顧她的掙扎和蠻橫,架著往外拖。

    很快,姚青青的聲音消失在書房,高原站在門口,又問了一遍,“送過去”

    他怕白胤寧是一時沖動。

    白胤寧煩躁的扯著領口,想要解掉紐扣,可不知怎么了,就是解不開,他失去了耐性,一把扯斷,“我說的話你聽不懂”

    高原不敢再吭聲,低著頭退出書房。

    酒店。

    林辛言覺得熱,好熱,渾身好像都是汗,她扭動身子蹬掉身上的被子,宗景灝被林蕊曦給纏住了,在另外一間房間內陪她玩了一會兒才回到這個房間。

    然而一開門,就看見林辛言身上的被子,堪堪蓋住重要的位置,大片大片的肌膚露在外面。宗景灝差點沒站穩,摔在門口,他跨步走進來,將門關死,并且反鎖上。

    他走到床邊,剛想要給她蓋上,結果她一個翻身,把被子全部卷走了,整個身體幾乎全部裸露在外面,宗景灝的僵硬的在原地,他看著床上那副姣好的身軀,雙眸充斥著血色,他的喉結上下輪番滾動,口干舌燥的厲害,沒有東西可以緩解,只有床上這個女人可以救他。

    “唔”

    林辛言又翻了一個身,她覺得好熱,快要悶死了。

    “林辛言”宗景灝附xiashen子,雙手撐在她的身側,看著她臉輕聲喚她。

    好像有人叫她,可是又困不想睜開眼睛,她動了動身子繼續睡。

    此刻,她一絲不掛赤果果的身體,呈現在他的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了退燒藥的關系,她出了很多汗,身體都是亮晶晶的,白里透紅,閃著細細的汗珠,特別是嘴唇,像是浸了水,水潤的不得了。

    像是剛洗過的櫻桃,鮮鮮欲滴,讓人控制不住想要嘗上一口,這么想,宗景灝也這么做了,他低下頭輕輕的在她的唇瓣上,啃咬。

    房間里宗景灝將空調溫度調的很高,這會兒,很熱了,吻了一會兒他也覺得熱,脊背出了一層汗,只這樣淺嘗已經不能滿足他,他的唇慢慢從她的嘴唇移開,一點一點的往下,親吻她的脖頸,她的鎖骨,她的身上帶著淡淡的香味,像是汗的味道,又像是她身上獨有的體香,總之,很好聞,令人著迷。

    嘴唇吻到她的鎖骨時,宗景灝抬頭看她有沒有醒來的痕跡,她閉著眼睛,似乎是睡的沉。

    昏暗的光線遮不住他無法自拔,深陷其中的臉孔,他迷失自我,此刻只有一個念頭,把她裝進自己的身體里。

    他靠近,寬厚的大掌落在她的臉上,她的臉很小,還不及他的掌心大,鵝蛋似的一道小輪廓躺在他的掌心,他愛惜,克制,觸碰的有些遲疑,怕是把她弄疼,又怕把她弄醒。

    附身吻了吻她的額頭,“我是人”

    他有七情六欲,特別是碰到她以后。

    他覺得他的血液都是沸騰的。

    “我一定會很輕,很溫柔。”他的身體慢慢的覆蓋下來,交錯間,他吻她的耳垂,細嫩的肩頭。

    迷迷糊糊中林辛言覺得癢,像是有小蟲子一樣在她的脖頸和耳蝸之間爬,又像是有一座大山壓在她的身上,令她喘不過來氣。

    “唔”

    她睫毛扇動,緩緩的睜開眼睛。

    宗景灝抬頭看她,聲音沙啞,“醒了”

    林辛言低低的嗯了一聲,她蹙著眉心,眉頭皺成一團,“我難受”

    “那兒難受”他溫柔的問。

    “我”

    她低頭,發現自己上身竟然沒有一件衣服,她瞪大了眼睛,想要動一動腿,發現被壓住了。

    “宗景灝。”她的聲音顫抖,帶了哭腔。

    這是怎么回事

    對上她倉皇失措的眸子,宗景灝的心一緊,gstreetcap抱住她,“是我,是我”

    林辛言僵硬著身子,看著屋里的一切,此刻,她已經清清楚楚的察覺到,她身上是沒有一件衣服的。

    困意全無,此刻無比的清醒。

    “你說過,你會尊重我的”她緊緊的攥著身下的床單,身體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懷里發顫。

    宗景灝撫著她的背,安撫著,誘哄著,“我等了很久了,你再讓我等下去,會憋壞的,我會很輕,很小心。”

    他撫過她的額頭,吻她的眼角,抓著她的手摁在胸口,“你摸摸,這里面裝的都是你。”

    林辛言張了張口,卻發現什么也說不出來,身體像是被火烤著,抽干了她身上所以的水分,接近干枯,他伏在她的上方,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火,一汪深不見底的水,明明熱烈,卻在強行克制。

    她知道,他是在等她的答案。

    她的手一點一點的收緊,攥成一個拳頭。

    她啞著嗓子,“你愛我嗎喜歡我嗎”

    “我愛你,喜歡你”他輕輕的吻她的鼻子,有些癢,有些熱,林辛言主動摟住他的脖子,像是在給他答案,抬起下巴,輕輕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就在她要扯開時,被宗景灝按住了腦袋,強橫的抵住她的唇,迫使她張開到最大,容納他完全的吞含,這樣深入野蠻的吻,持續了十幾分鐘。

    林辛言被吻到缺氧,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只想找到空氣,本能含住他的舌頭,攝取他的呼吸。

    在宗景灝看來這是她的回應,他更加的不留余地。

    欲念橫生,帶著鋪天蓋地的占有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