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7章,他們調查她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7章,他們調查她了

    天地翻覆,房間內的兩人忘情擁吻,好似這世間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就在他要進行最后一步時,房門被敲響了。

    “景灝,白胤寧將人送來了。”

    沈培川的聲音傳進來,把腦袋一片空白的林辛言拉回神,她本能的推了一xiashen上的宗景灝。

    此刻,宗景灝的臉隱在暗處,一片陰郁,他的神經緊繃。

    “現在不審嗎”沈培川知道林辛言發燒了。

    再怎么樣,宗景灝也不能趁人之危吧

    所以他想,宗景灝呆在房間里,肯定是在單純的陪林辛言。

    根本沒想別的。

    林辛言感覺得到此刻他緊繃的身軀,和壓抑到極點的情緒,她握了握他的手,“我已經答應你,就不會反悔,下一次。”

    朦朧暗淡的光隱去他不甘顫抖的眼皮,和不想放棄抱著她的手。

    咚咚

    房門又響了起來。

    林辛言再次推他,對著他搖頭。

    宗景灝閉了閉眼睛,抓住被子將她裹住,很嚴實,像是蠶蛹似的。

    他翻身下床,扣好衣服的扣子,開了房門。

    沈培川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正想離開,結果門開了,他回頭,正好對上宗景灝怒氣沖天的臉,神經一繃。

    緊張的不知道說話了。

    他負手而立,銳利的目光掃過沈培川錯愕的臉,注視幾秒,最后語氣歸為平靜,“人在哪里”

    “白胤寧的地方。”他們在這么沒有隱蔽的好地方,白胤寧自己愿意出地方,也省得他們找了。

    “嗯,你先去安排,我等會過來。”說完他關上門。

    沈培川愣了一下,回過神來以后,拍了拍胸口,還好,還好,他沒有闖禍。

    宗景灝進到屋內,林辛言已經起來,衣服都穿好了,她站在洗手間對著鏡子扎頭發,長發有些亂,還有些潮濕,她撩到腦后,扎了一個馬尾。看到宗景灝進來,問道,“姚青青抓到了”

    宗景灝走過來,從后背抱住她,“本來也跑不掉。”

    白胤寧不抓,他自己也會去抓。

    姚青青一個沒有身份背景的女人,能跑哪里去

    林辛言嘆了口氣,“其實她也是個可憐人。”

    從小沒有父母,被收養,也不被疼愛,這一輩子很辛苦。

    宗景灝拿著她的手在掌心捏,“可憐人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抬頭看她,“你在家,我出去”

    “我和你一起去。”林辛言知道他要去審問姚青青,她也想聽聽。

    宗景灝沉默了一秒,說道,“行。”

    等到林辛言收拾好,宗景灝帶著她kdd56出門,秦雅和蘇湛還有保鏢都留在酒店照顧孩子,就沈培川跟著他去。

    前面沈培川開著車子,“這白胤寧估計是沒審問出東西來,才把人交給我們。”

    林辛言看著前面的沈培川問,“是白胤寧抓的人”

    “是啊。”

    林辛言陷入沉思,她看得出來白胤寧還是很在乎姚青青的,珍惜他們之前童年的情分。

    這次,他能把姚青青交出來,內心應該也很掙扎吧。

    不一會兒,車子停在了高原給沈培川手機上發的定位地方。

    是個廢棄的廠房,里面除了有些亂七八糟的雜物,和一些廢棄的產品,別無他物。

    姚青青被綁著丟在地上,嘴巴上纏著膠帶。

    門口高原在等著他們,看到他們過來,說道,“我家白總在這樓上,他只看著,不參與,人已經交給你們,便不會插手。”

    潛意思就是,宗景灝要把人怎么樣,他都不會多說一句話。

    這態度,宗景灝很滿意,他不壞人,也不是好人,三番兩次,他不可能不追究,上次嚇到林曦晨,這次差點要了林辛言的命,那一件,都壓了他的底線。

    高原做了一個請的姿勢,“人就在里面。”

    沈培川走到前面,先探路,宗景灝攥著林辛言的手走在后面,地上不干凈,還有雜物,宗景灝提醒她慢點。

    林辛言心里裝著事情,沒聽到他的聲音。

    宗景灝用力扣住她的腰,讓她有感覺,“想什么呢”

    “沒想什么。”林辛言扯著唇。

    其實她在想如果姚青青肯承認自己的錯誤,她可以看在白胤寧的面子上,讓宗景灝不要追究。

    踏入廠房,明顯感覺冷很多,破舊的窗戶敞著,屋頂遮住了太陽光,顯得很陰暗。

    姚青青被捆著手腳,丟在地上,看見林辛言她狠狠的瞪著。

    恨不得把她瞪出一個窟窿。

    宗景灝眼睛微瞇,不怒自威,震懾十足,“再用這種眼神看她,我挖了你的眼。”

    姚青青瑟縮了一下,不敢再看,她低著頭,在地上扭曲,想要逃離這里。

    可是任她使盡力氣,也挪不走。

    林辛言看了一眼宗景灝,這人就這脾氣,她只希望姚青青識趣點,能少吃點苦頭。

    同為女人,她有憐憫之心。

    即使姚青青先要害她,她也愿意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高原準備了兩把干凈的椅子,宗景灝攬著林辛言坐下。

    沈培川蹲在姚青青的跟前,撕掉她嘴上的膠帶,“說吧,是不是你讓人送的娃娃,為什么要推我嫂子”

    姚青青低著頭不說話。

    模樣很是倔強。

    沈培川舔了舔發干的唇瓣,笑了一聲,“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要殺便殺,何必問這么多”她依舊低著頭,“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我是螻蟻,任你們宰割,不是因為我犯了錯,是因為,你們有錢有勢。”

    “哈。”沈培川被氣笑了,這是在說他們仗勢欺人嗎

    “喂,是你,先惹我們的吧”

    “是她先gouy胤寧的”終于姚青青抬起頭,她沒敢盯著林辛言,而是0754hr瞪著沈培川。

    沈培川再次被氣笑了。

    林辛言gouy白胤寧

    林辛言的眼睛瞎了,放著宗景灝不要,去gouy白胤寧

    這個女人腦子里是不是有坑

    沈培川總算是看出來了,這樣問,根本問不出什么,他改變了策略,“你是孤兒,被一家姓姚的收養,收養你家的那家人不能生育,還是收養你后沒多久,那家妻子懷孕了,后來生下了一個男孩,就是你名義上的弟弟。”

    沈培川將他從視頻里截下來穿著皮夾克男人的照片給她看,“他是你弟弟沒錯吧”

    姚青青徹底懵了。

    他們調查她了,還知道她有個弟弟,那么是不是也知道,她生過孩子的事情

    白胤寧知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