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9章,你不是一個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9章,你不是一個人

    姚青青知道求養母沒有用,便爬到養父腳邊,“你救救他,他是你的孩子,你不能看著他被乬進井里。”

    “賤人。”姚青青求養父的話,惹怒了養母,她抓著還未來及極剪掉臍帶的嬰兒,光溜溜的,身上還沾著姚青青身上的血,在姚青青養母提起他的那一瞬間,他哭了。

    哇哇的聲音,特別的響亮。

    姚青青爬著去抓養母的腿,地上一條蜿蜒的血跡,她抱著養母的腿,磕頭,磕到出血,“求求你,別丟我的孩子,求求你,我給做牛做馬,求求你”

    “想得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養這個娃兒來和兒子掙家產”養母一腳將她踢開。

    姚青青昏迷了過去。

    她醒來時,自己還是躺在房間的床里,外面的太陽很大,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口干舌燥,渾身疼痛,連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養父被養母管著,不給她吃,不給她喝。

    她不吭不響,就躺著,她想死,隨著她的孩子死去。

    不知道是不是鄰居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就問,養母就對外人說,姚青青在學校不檢點,懷孕生了娃娃,但是娃娃剛生下來沒多久就死了。

    是弟弟說漏嘴,是被養母丟進井里,村子里的人才知道,也不愿意惹事,因為是姚青青自己不檢點弄出的孩子,也沒人同情她。

    她發燒了,燒了一天一夜,不省人事。

    好巧不巧的是,趕上了上面領導下來檢查,剛好聽說家里收養了孩子,為社會做了貢獻,領導便到家里慰問,不管給不給予金錢上的幫助,但是面子做的足。

    養父養母不得已將快要死掉的姚青青送去醫院。

    他們不能讓那些當官的知道,他們虐待姚青青。

    就這樣,姚青青撿回了一條命。

    她的眼睛瞪的很大,血絲像是一張網,鋪滿她的雙眼,“我不敢和任何人說,我害怕,我害怕他們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我怕,我怕”

    她恐懼地畏縮著,好似那種經歷就在昨天,“我更害怕你知道,我怕你嫌棄我,瞧不起我,我害怕你會厭惡這樣的我,我害怕,我害怕的要死。”

    說著她的目光轉向林辛言,“我看著胤寧對你在意,我羨慕,我嫉妒,我恨呵呵,我故意,故意,把我兒子,送到你的面前哈哈”

    林辛言的手遽然攥緊,姚青青的話,像是晃蕩的鉛錘,撞擊著她的心臟。

    她不由自主輕顫。

    宗景灝握住她緊緊攥成拳頭的手。

    姚青青再次將目光轉到白胤寧身上,“我討厭她,明明擁有那么多,還要和你糾纏不清,我羨慕她,可以得到你的青睞,我羨慕,她可以將自己的孩子養的那么好,我嫉妒她,命怎么那么好。”

    白胤寧看著她,一個字也freezhu說不出來。

    內心五味雜陳,不好受,一個人的經歷,真的會改變一個人。

    曾經,她也是單純天真的孩子,可是卻飽受摧殘。

    “后來我長大,離開家里,我以為我解脫了。我可以有新的生活了,我可以重新開始,可是我依舊生活在水深火熱里,他們像惡魔一樣,纏著我不放,威脅我,問我要錢我偷偷的,躲躲藏藏,不敢讓你發現,我還有個弟弟纏著我,因為我怕,怕你知道他的存在,就會知道我的過去,我不想被人任何人知道,更不想被你知道。”

    姚青青抬起被綁著的手,想要去觸碰白胤寧,但是又不敢,因為她不配。

    在她的心目中,白胤寧是最好的,誰都配不上。

    她望著白胤寧,看了很久,“我想要忘掉,可是忘不掉,午夜夢回,都是我孩子哇哇的哭泣生,噩夢如影隨形,天天出現在我的夢里,折磨著我,我累,我想死,甚至自殺過,可是沒死成,被人救了,命運不濟,連死都不能遂愿,有時候我想,是不是我上輩子是專門砍人頭的劊子手,這輩子才會這么慘。

    我對生活失去信心,活的猶如行尸走肉,直到,和你相認,你的幫助,讓我黑暗的世界,多了一絲光亮,我想努力,我想好好的活著,因為你,因為你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在服裝店,我第一次看到你為一個女人生氣,我心里很難過,因為我喜歡你,我深知,我沒有資格,我不敢在你面前表現出來,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為了不被弟弟發現你的存在,我趁機關閉服裝店。

    目的只是怕你,知道我的過去。”

    姚青青勾著嘴角,眼睛微瞇仔仔細細的看他,想要記住他的樣子,“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白胤寧的內心被掀起巨浪,看著姚青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安慰嗎

    用什么樣的言語,能夠安慰一顆受傷的心靈

    用什么樣的詞匯,才能彌補她受到過的傷害

    他啞著嗓子,“我沒怪你,我始終對你抱有希望。”

    姚青青笑,“謝謝,謝謝你,沒有嫌棄我。”

    她想,要是有下輩子,她一定不要再投胎做人。

    “吭。”

    只聽見一聲悶哼,有血從她的嘴里流出來。

    “她想自殺。”沈培川一把捏住她的下顎,不讓她咬自己的舌頭。

    她滿嘴的血。

    “高原”白胤寧大喊,“快點,把人送去醫院。”

    高原跑過來,將人抱起來,走出廠房。

    地上留下幾滴血跡。

    白胤寧掏出手機給高原打電話,“花多少錢都沒關系,救回她。”

    高原說了一聲知道,他才掛斷電話。

    他的思緒還沖擊在姚青青最后絕望和強顏歡笑的表情中。

    一個人,是多絕望,才能咬舌自盡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扣著扶手,不停的抖動。

    林辛言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他身旁,“你也去醫院吧。”

    白胤寧抬起頭,看她,“謝謝,我替她向你道歉。”

    林辛言搖搖頭,“反正我也要走了,對于之前發生的事情,并不想追究了。”

    她無法對那樣的姚青青苛責。

    沒有一個人,愿意變成這樣,她的生活,的確對她的個性和心里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人之初,性本善。

    會變,是因為這個殘酷的世界改變了她。

    林辛言拍了拍白胤寧的肩膀,以示安慰。

    白胤寧想要握一握她的手,可是手剛抬起來,就又放了下來,“我就不送你了。”

    他需要去一趟醫院。

    林辛言說不用。

    司機推著他離開,林辛言轉身,不知道宗景灝什時候站到了她的身后,她差點撞到了他的身上,眉頭不由的一皺,“你怎么走路沒聲”

    “不是我走路沒聲,是你走神沒聽見。”宗景灝伸手撫她的額角,“她的不幸不是你造成的。”

    林辛言低頭,她知道,只是覺得心里不舒服。

    很壓抑。

    沈培川咳嗽了一聲,“那個,我去車里。”

    說完就走了,很明顯他在這里多余。

    “走吧。”宗景灝摟住她,掌心在她的手臂上下揉搓,他不是心腸硬,而是,這個世界上,在你不知道的角落,每分每秒都發生著比這更殘忍的事情。

    他無法改變,只想守護好,他在乎的人。

    除了林辛言的事情,他對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性的。

    林辛言很沉默,坐在車里一直望著窗外,姚青青的事情對她有心里上的沖擊,一個不幸的童年,可以毀了一個人的一生。

    回到住處,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宗景灝想要陪她,她說想要一個人靜靜。

    不得已,宗景灝也不能在屋里。

    “媽咪你怎么了”林蕊曦仰著腦袋,晚飯也沒吃,她和哥哥一進屋就被抱住,也不說話,就這么坐在窗前。

    林辛言低頭看著女兒,低頭吻她的額頭,“媽咪沒怎么,就想要抱抱你。”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好怕他們會離開她,會被人販子拐走。

    新聞經常會播有被拐的兒童,健康的健全的,都會被人為致殘,放到大街上去乞討,每次看到那樣的新聞她的心都會揪痛,聽了姚青青的事情,她更加的患得患失,生怕她的孩子受到傷害,就想這么抱著他們,寸步不離的。

    這邊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宗景灝決定在這里休息最后一晚,明天回b市。

    吃過晚飯,他去安排明天離開的事情,這會兒剛交代好蘇湛和沈培川,回到房間就看到林辛言還抱著兩個孩子,他出門的時候,她就抱著兩個孩子坐在那里,他回來,她還坐在那里,連姿勢都沒變。

    他邁步走過來,將兒子和女兒從她的懷里抱出來,“去玩。”

    林曦晨也被林辛言抱的不耐煩,這會兒正想自由,牽著妹妹的手,“走我們去找蘇叔叔和沈叔叔玩。”

    “你們別亂跑。”林辛言不放心的囑咐,起身想要跟著出去,但是被宗景灝攔住了。

    “你干什么”林辛言仰頭看著他。

    宗景灝皺著眉心,“是你怎么了”

    “我好好的。”她沒覺得自己哪里不正常。

    宗景灝笑了一聲,有些涼,有些諷刺。

    林辛言微微愣住,“你什么意思”

    宗景灝知道她在擔心什么,其實,她看著堅強,內心很柔弱。

    他撫摸她的臉頰,“你不是一個人。”

    以后,由他來保護他們母子三人,她不在是一個人,不用擔驚受怕,不用再被歧視,她有丈夫,有家庭,孩子名正言順。

    林辛言看著他很久。

    宗將灝將人摟在懷里,撫著她的脊背。

    第二天,他們吃過早飯,然后出發b市。

    天氣很冷,風有些大,他們一出門,就被一老太太堵在了酒店的門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