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0章,假的就是假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0章,假的就是假的

    老太太穿著水貂絨大衣,銀絲整齊的盤在腦后,手里拎著包,風塵仆仆,看樣子是剛到這里。

    當即蘇湛的臉就綠了,他轉頭看宗景灝,心想,是不是那天看了他的笑話,所以他把自己的行蹤告訴了他的奶奶。

    宗景灝懶得理他,他才沒那么無聊去告狀。

    “不要看了,是我說的。”沈培川見到老太太的那一刻也嚇了一跳,前幾天老太太天天給他打電話,哭訴,沈培川實在沒辦法,只能把自己這里的地址說了,誰成想,老太太竟然跑來了。

    “你”蘇湛恨得牙癢癢,怎么能把行蹤告訴老太太呢

    被老太太抓住,他就沒有一點自由了。

    “你什么你”老太太一把揪住蘇湛的耳朵,往里面拉,“你小子,看我老婆子,好誆騙是不是說什么年底結婚,我倒要看看,你女朋友長什么樣”

    林辛言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弄懵了。

    宗景灝靠過來給她解惑,在她耳邊低聲道,“這蘇湛的奶奶,他父母去世的早,奶奶帶大的。”

    林辛言了然。

    怪不得看到老太太的時候,蘇湛的臉都變了。

    第一次看見蘇湛這么怕一個人。

    “哎呦呦,奶奶,奶奶我錯了,我錯了,給我留點臉面,這么多人看著呢,還揪耳朵多丟人。”蘇湛一邊認錯,一邊求饒。

    老太太往這邊看了一眼,目光掃過秦雅,最后定格在林辛言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著,“你是”

    “我嫂子。”不等林辛言回答,蘇湛就先回答,生怕這老太太想歪了。

    她也沒聽說誰結婚啊,她的目光重新打量了一番,這才發現,宗景灝站的和她很近,好像明白過來,又有些不明白,蘇湛的兩個好朋友,沈培川宗景灝她都認識,沒聽說他們誰結婚了啊。

    “你結婚,怎么沒請我老太太喝喜酒”

    當初宗景灝和林辛言結婚,什么都沒有,只有一紙結婚證,還是關勁帶著林辛言去辦的。

    知道宗景灝已婚的,也就身邊這幾個親近的人。

    這一問,倒把宗景灝給問住了。

    如果他知道,自己有這一天,當初一定用盛大的婚禮,把林辛言迎娶進門,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結婚了,他的妻子林辛言。

    “當時沒辦婚禮,所以”林辛言出聲替宗景灝解圍。

    “哦,這樣啊”這時老太太才發現她身旁站著兩個小娃娃,因為天氣冷,兩個孩子穿上了羽絨服,林蕊曦身上穿著淺綠色帶著毛領的羽絨服,下面是黑色呢子短裙,短靴,扎著個馬尾,露著飽滿的額頭,此時睜著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小家伙的嘴唇粉粉的,說話時微微撅著,樣子俏皮可愛。

    “奶奶好。”林蕊曦的嘴巴甜,一張口就叫人。

    老太太捂著胸口,覺得這孩子太可愛了,長得還那么漂亮。

    “誒”

    老太太剛應聲,蘇湛跑過來給截斷了,“哎哎,亂套了,不能叫奶奶。”

    蘇湛蹲到林蕊曦的跟前,給她捋關系,“小蕊,你看,她是叔叔的奶奶,叔叔和你爸爸是一輩的對吧”

    林蕊曦完全弄不明白蘇湛說的是什么。

    她眨眨眼,蘇叔叔叫奶奶,她也叫奶奶不對嗎

    “小蕊。”沈培川在一旁插話,“以后你不要叫蘇湛為叔叔,你要叫他哥哥,這樣就不亂了。”

    “沈培川”蘇湛一下子就炸鍋了,不是他告訴老太太地址,他會被抓住嗎

    還有臉來說讓小蕊叫她哥哥

    那他的輩分,不是一下子就降了下來

    “你吼什么吼,再嚇到孩子。”老太太又一把揪住蘇湛的耳朵,往一邊丟,“你少給我欺負培川。”

    “哎,哎,我才是你孫子,你到底向著誰”蘇湛受到了一萬點的傷害。

    “培川不會像你騙我,我告訴你,這就年底了,你要是不結婚,我打斷你的腿,你看看,你看看”

    老太太扯著他的耳朵讓他看兩個孩子,“多可愛,嘖嘖”

    看到林曦晨的時候,老太太連連砸嘴,這男孩長得也相當俊俏,仔細看看和宗景灝還真像,小臉的輪廓,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不用介紹,她也知道,這兩個孩子肯定是宗景灝的。

    蘇湛也咂嘴,誰能像宗景灝這樣運氣那么好,不聲不響的就擁有了一對雙胞胎還是龍鳳胎,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兩個孩子還都繼承了父母的優點,男孩聰明,女孩可愛,都被宗景灝給占全了,你說氣人不氣人

    “你別想,就算我娶了媳婦,也生不出龍鳳胎。”

    老太太睜大了眼睛,啥,龍鳳胎

    她仔細瞧瞧林蕊曦,又仔細瞧瞧林曦晨,確實像,林曦晨略微高些,原本她以為是一母同胞的兩胎,沒成想,竟是一對龍鳳胎,老太太更加的恨鐵不成鋼了,“你看看,看看,這也沒聽見動靜,就有了這么可愛的兩個孩子,上輩子是干了多少好事,才能一下擁有一對這么可愛的孩子。”

    蘇湛特別想給自己兩大嘴巴子,本來因為沒結婚的事情,老太太就死盯著他,現在知道宗景灝生了一對龍鳳胎,估計要羨慕瘋了,不知道要怎么逼他呢。

    蘇湛處于水深火熱之中。

    “景灝,我們可不可以晚一天回去”蘇湛雖然不滿奶奶的逼迫,但是這是他的奶奶,他最親的人,如今這么大的年紀,跑這么遠的路過來,他想讓老人家休息休息。

    宗景灝心情好,淡淡的嗯了一聲。

    他是商場上雷厲風行的宗總,也是普通人,他就是父親,聽到有人夸獎自己的孩子他會開心。

    說來這還要感謝林辛言,讓他做了爸爸,讓他擁有了讓人羨慕的龍鳳兒女。

    他摟著林辛言的腰。

    林辛言瞪他,這都是人,看著不好,她不著痕跡的撤了撤身子,宗景灝的手落了空,他不甘心,再要樓上來時,林辛言蹲下來抱起女兒,并且往一旁挪了兩步,她笑著,“蘇湛,你陪陪奶奶吧,這么早過來應該還沒吃飯,現在餐廳應該還有早餐。”

    “是嫂子。”蘇湛扶著老太太的手臂,“奶奶走,這么早肯定沒吃東西呢吧,我給你弄吃的去。”

    老太太笑看著林辛言,又看看她懷里的孩子,心生歡喜,不是蘇湛的也開心。

    這蘇湛沈培川宗景灝,雖說宗景灝最大,但是他們三個也沒相差很多,都是一歲兩歲的事兒。

    她指指沈培川,又指指蘇湛,“你們兩個啊,是沒景灝聰明,瞧瞧這媳婦長的,要鼻子是鼻子,要眼睛是眼睛,再看看這兩個孩子,你們兩個再看看你們自己,有什么”

    林辛言,“”

    她覺得不好意思,被人這么直接的夸獎。

    沈培川抓著腦袋,這怎么把他也說上了

    蘇湛生無可戀的捂臉。

    是的,他沒宗景灝有本事,能不能不要這么明著說出來

    很傷人的好不好。

    這里最高興的就是宗景灝了,他的唇角微揚,眼角都帶著光,有什么比被人夸老婆孩子更加自豪的事情呢

    “奶奶我們走吧,走吧。”蘇湛拖著她,“等下沒吃的了。”

    “你就知道吃,找不到媳婦我扒了你的皮”老太太直放狠話。

    蘇湛嬉皮笑臉,“您扒了我的皮,誰給您養老送終”

    “我要你養,我不會去敬老院”老太太一點不含糊。

    林辛言笑,大概知道這蘇湛的脾氣像誰了,估計是隨奶奶。

    歡脫。

    這種性格好,頭發都快白完了,可是看起來精神真好,比很多年輕人看著都有朝氣。

    林辛言抱著孩子轉身,準備上樓的時候,發現秦雅站在一旁,臉色不大好。

    她將女兒遞給宗景灝,“你先看著他們兩個。”

    她想和秦雅單獨說幾句話。

    宗景灝接女兒時,湊近林辛言的耳畔,低聲道,“我媳婦兒真能干,一下就給我生了兩個孩子。”

    林辛言抬頭看他,這人

    他身子撤回來的快,好像剛剛他沒說過話似的,一手抱著女兒,一手牽著兒子,“我們走。”

    “我跟你一起。”沈培川跟上來,這又要多等一天,也沒什么事情了,得找點事情打發時間,“我們四個剛好湊一桌。”

    “湊一桌干嘛啊”林曦晨問。

    沈培川回答,“當然打牌了。”

    宗景灝斜眼瞧他,“想玩,出去玩。”

    別教壞他的兒女。

    沈培川笑笑,“我就開個玩笑。”

    “沈叔叔,我們兩個來玩神槍手吧。”林曦晨放開宗景灝的手,跑到沈培川這邊,最近他發現了一個好玩的游戲,正沒有對手呢。

    一聽這名字,沈培川還挺有興趣,“行啊。”

    兩人志同道合,先上了樓。

    樓下,林辛言走到秦雅跟前,“我們兩個到外面走走”

    秦雅點了點頭。

    外面有風,林辛言攏了攏大衣,兩個女人漫步在路邊。

    耳邊有呼呼的風聲。

    林辛言沒先開口,畢竟這是秦雅的私事,她不知道怎么開口。

    過了許久,秦雅先開的口,“我和蘇湛是假的。”

    她坦白道,“我和他都喝多了,又不小心被你瞧見,我不好意思,他就出了一個假談戀愛的注意。”

    林辛言明白了,她就覺得不對勁,剛剛蘇湛的奶奶過來,蘇湛沒有介紹秦雅。

    “你怎么想的,我看蘇湛”

    “假的就是假的,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秦雅表明態度。

    林辛言沒再繼續說,有時候她覺得蘇湛是喜歡秦雅的,但是這種事情,她尊重當事人的決定。

    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的人知道。

    作為朋友親人只要適當的關心,不能干涉。

    這是尊重。

    她摟住秦雅的肩膀,“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你。”

    秦雅笑著,她喜歡林辛言,因為她很懂得照顧人的感受。

    嗡嗡

    這時,林辛言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掏出手機,看著來電顯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