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1章,守口如瓶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1章,守口如瓶

    是白胤寧打過來的,莫名她的心發緊,不知為何,想到白胤寧連帶著也會想起姚青青這個人。

    “你接電話吧,我先回去。”秦雅以為她是看自己在身旁不方便接。

    林辛言猶豫,是因為她害怕白胤寧找她說姚青青的事情,她很不想再去糾纏這件事情。

    可是,那邊很執著,她不接,白胤寧就不掛,手機一直響。

    最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按下接聽鍵,很快白胤寧的聲音傳過來,“你今天走了嗎”

    林辛言說,“有些事情耽擱了,明天才走。”

    “那我們今天見個面吧。”白胤寧道。

    林辛言站在路旁,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我有事情,恐怕”

    “你明”

    林辛言沉默了。

    “我不會占用你很多時間。”白胤寧又道。

    畢竟認識一場,白胤寧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她也不好再拒絕,只能答應道,“你來找我。”

    “我讓人去接你,我現在沒辦法過去。”

    “那算了,你告訴我你在什么地方,我自己打車過去。”讓人來接太麻煩也浪費時間。

    “你先去別墅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林辛言沉默了一下道,“好。”

    她走到路邊打車,等了大概十幾分鐘才打到出租,她報了地址。

    過了半個小時,車子停在了別墅,林辛言付了錢下車。

    白胤寧交代過小柳,林辛言一下車小柳就迎了上來,她笑著打招呼,“林小姐。”

    相處過幾天對這個小姑娘也熟,林辛言走過來,“外面這么冷,怎么不在屋里。”

    “少爺讓我在這等你,說你會過來。”小柳笑著說,“先進屋吧。”

    這里林辛言不陌生,畢竟住過幾天。

    進入客廳,林辛言脫了大衣掛在衣架上,屋里有空調和地暖,很暖和,穿著大衣會熱。

    小柳去泡咖啡,“我以為見不到你了。”

    她端著熱騰騰的咖啡過來,放在桌子上,“其實我家少爺挺好的。”

    白胤寧身邊出現的兩個女人,她更喜歡林辛言,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林辛言親切,好相處。

    姚青青給人的感覺陰暗暗的,她不喜歡。

    林辛言沒坐下,而是朝著放在窗口的魚缸走去,故作沒聽到小柳的話,“這魚,還養著呢。”

    她記得,她被救回來腳受傷行動不便,白胤寧怕她無聊,讓人弄了這幾條魚給她玩,說是打發時間。

    這幾天魚確實稀奇,顏色鮮艷,長相也奇特,她的手放進水里,輕輕撥弄魚尾,驚了魚兒,魚兒迅速游走,逗得林辛言笑。

    小柳站在一旁,也盯著水里的魚兒看,“這魚兒,少爺天天親自喂。”

    林辛言抬頭,白胤寧這么閑,能天天擺弄著幾條魚小柳笑,“當然是他在的時候,平時我照顧的多,換水,喂食,都是我多些,但是只要他在,就是他來喂。”

    因為有人擺弄,魚兒游的歡快,林辛言看的出神。

    “聽說魚只有七秒的記憶,若是人,也可以選擇性的忘記一些事情就好了。”忽然身后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林辛言回頭,便看見白胤寧滾動輪椅朝這邊走來。

    “等很久了嗎”白胤寧問。

    林辛言搖了搖頭,“沒有,我也剛來。”

    白胤寧滾動輪椅到魚缸前,對小柳擺手,“你先出去,在門外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小柳看看林辛言又看看白胤寧,最后什么也沒說,低著頭離開,走出屋子,并且關上門。

    若大的客廳霎時安靜下來。

    林辛言看著關jdf上的門,挑了挑眉,“你有什么秘密事情要說嗎”

    不然把小柳支走,還不讓任何人進。

    白胤寧坦然,“是的,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說。”

    但,不是什么秘密事情。

    “什么事”

    “坐下說吧。”白胤寧滾動輪椅朝著沙發走去。

    林辛言跟著過來,坐在了沙發上,小柳泡好的咖啡還冒著熱氣,她端起來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時聽到白胤寧說,“人沒事,就是不說話,也不愿意見我。”

    林辛言放杯子的手頓了一下,她沒搭腔,她知道白胤寧口中的人是誰,這個時候她更愿意做個聆聽者。

    “我知道,她是覺得沒臉見我。”白胤寧自顧自的說,現在他的確想要和一個人說說話,不然他很壓抑,“醫生說她的精神不好,我準備把她送去療養院。”

    他希望姚青青以后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

    “我讓人去搜集姚家人虐待她的證據,我想過不久,壞人,終會被繩之於法。”

    說這話的時候白胤寧很平靜,過了一夜的時間消化,他的情緒已經穩住。

    “我相信你,能做好。”以白胤寧在這里的身份與地位,想要懲罰兩個壞人,應該不難。

    白胤寧看著林辛言,“你這么相信我”

    林辛言笑笑,“不是相信你,是你有這個能力。”

    白胤寧苦笑,“你還真的和我劃清界限”

    林辛言轉動桌子上的咖啡杯,“如果我要和你劃清界限,今天就不會來。”

    相識一場,無冤無仇,怎么可能劃清界限

    白胤寧笑,“也是。”

    林辛言抬眸,“你就是要和我說這個”

    白胤寧直直的看著林辛言幾秒,內心有糾結,卻還是問出了口,“你見過程毓秀對嗎”

    林辛言詫異,因為白胤寧的話題轉變的太快,明明是在說姚青青的事情,他怎么會忽然說起程毓秀

    而且,他也認識程毓秀。

    但是想到白宏飛是他的養父,他知道一些事情,也就不困惑了。

    “她在b市,我怎么可能會見過她”林辛言低眸看著杯子里的咖啡,她答應過程毓秀。

    這件事情她連宗景灝都沒說,自然也不會告訴白胤寧。

    白胤寧望著她,“對我也守口如瓶”

    林辛言看著他,“我見過她怎么樣沒見過又怎么樣”

    “我想知道她對你說了什么。”白胤寧說出自己的目的。

    不等林辛言回答,他先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那個教你制作香云紗的師傅是程毓秀的哥哥程毓溫,程毓秀是我養父的初戀,他一生未娶也是因為她,生前,我養父被人砍了手指,我不隱瞞你,我現在正在調查當初砍他手指的人。”

    林辛言的雙手猛的握住,白宏飛被人砍了手指

    她的思緒快速的運轉著,當時程毓秀只說文傾用白宏飛威脅她給宗啟封打那通電話,并未說,文傾是用什么殘忍手段脅迫她。

    所以,文傾是砍了白宏飛的手指來威脅程毓秀打的電話

    “他養我,把家業傳給我,我總要為他做點事情。”白胤寧盯著林辛言的臉看,他知道,林辛言肯定知道當年的事情,而且知道是誰砍了他養父的手指。

    林辛言的內心也很矛盾,文家,不簡單,和宗家牽扯著關系。

    如果她說出來,白胤寧去找文家人報仇,會不會扯出當年的事情

    到時候,宗景灝的身份,恐怕也就瞞不住了。

    不,她不能冒險。

    “我不知道”

    忽然房門被推開,小柳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不好了,有人在門口鬧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