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3章,你覺得我殘忍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3章,你覺得我殘忍嗎

    姚斌懵了,他看向白胤寧,“你,這,這,這是什么意思”

    白胤寧挑眉微笑,“你貌似很喜歡暴力解決問題,剛好我也有這個嗜好。”

    “你”姚斌指著白胤寧,“你騙我”

    白胤寧笑的更大聲,狂妄又凌冽,“我說過我不會動手嗎”

    有人湊到姚斌耳邊提醒,“他好像真沒說過。”

    姚斌有種被人耍了的羞辱感,他踹了一腳剛剛說話的人,怒斥道,“老子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你說教”

    “姚斌你瘋了”被踹的男人捂住腹部彎著腰,瞪著他。

    “老子怕過誰”姚斌面目猙獰,從腰見拔出一把匕首,朝著白胤寧的人就捅去。

    對方的人也不是善茬,他一動就被人抓住了手腕,反手一扳,匕首落地。

    白胤寧是要走法律程序讓欺負姚青青的人受到制裁,但是在之前,他也要讓姚斌吃點苦頭。

    “你們盡管動手,只要不死,一切我兜著。”

    有了白胤寧這句話,那些人也沒了顧忌,抄出棒球棒,對準姚斌帶來的人就是一頓狂打,不是姚斌的人不想還手,而是白胤寧的人太多,幾個人打一個人,根本一丁點的還手余地都沒有。

    這場zhanzheng白胤寧以碾壓的形勢,把姚斌的人打的直喊求饒。

    鬼哭狼嚎中有人求饒,“你們別打了,我們不敢了。”

    他們被打的趴在地上抱著頭,卷縮的跟個刺猬似的。

    “就是就是,我們不是故意來找茬的,是姚斌,都是姚斌”

    “一群慫包”姚斌恨這些個沒骨氣的家伙,才挨兩下就就求饒,要是他們肯用盡全力拼一拼,他們還是有希望打贏的。

    白胤寧老神在在的坐著,吩咐了小柳一聲,“給林小姐搬個凳子,這樣的場面可不是經常能夠看到的。”

    林辛言眉頭緊蹙,這樣暴力,這樣冷血的白胤寧,林辛言一次見。

    “這些人啊,就是欠教訓,他們以為我把他們送進去被關幾天,出來就沒事了,之后照樣壞事做盡,今天我就替他們的父母,好好管教管教你們,怎么做人”

    “林小姐。”小柳將凳子放在林辛言身后。

    林辛言并不想去看這樣的場面,那十幾個小混混早已經沒有了聲音,只能聽見球棒打在人身上的悶響聲。

    白胤寧轉頭看向她,“你覺得我殘忍嗎”

    林辛言抿唇不語,這世間的善與惡那么多,她那樣的渺小,無法去評判。

    潛意識里她是贊同白胤寧的做法,但是又不愿意去直視。

    高原走過來,問,“現在怎么辦”

    白胤寧看著高原,對他問出的問題很不滿,跟在他身邊這么久,還不了解他的心思嗎

    高原恍然大悟,“送警局。”說完他去清理那些個被打的不省人事的小混混。

    “白總。”一個長相清瘦,看著也斯文的男人走過來。

    這個人就是帶著那幾十個人的的頭子,同樣這些也是混子,但是貌似和白胤寧很熟。

    “告訴你們二爺,這個人情我記下了,改日我親自登門。”白胤寧對男人說道。

    男人笑著,“我一定轉告,這里就交給白總了,我帶人先走。”

    白胤寧點了點頭。

    大約過了十分鐘,別墅門前被清理的干干凈凈,白胤寧看了一眼時間,“快中午了,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林辛言果斷拒絕,“小曦和小蕊還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說著林辛言已經朝著別墅大門口走去,微風刮過,依稀還能聞到空氣里殘留著的血腥氣,她攏了攏大衣加快的了腳步。

    別墅的位置不好打車,走出別墅的大門她沿著路邊往主干道走,那里車流量多,方便打到車。

    嘀嘀

    有閃光燈閃了閃,林辛言往邊上走。

    “我送你。”

    林辛言回頭便看見白胤寧降下車窗正看著她,“這里不好打車。”

    白胤寧笑,“怎么怕我把你拐走啊”

    他都開車跟了過來,林辛言不好再繼續拒絕,便上了車子。

    “你這么拒絕我,是怕宗總吃醋嗎”

    林辛言剛坐下就聽見白胤寧的聲音。

    她抬起頭看著他。

    白胤寧以為她會否認,沒成想聽到她說,“他是我丈夫,我總要照顧他的感受。”

    白胤寧的心,驀地,缺了一個口子,強顏歡笑道,“你和他的感情那么好。”

    林辛言笑笑沒接話茬。

    很快車廂安靜下來,林辛言看著車窗外不曾主動開口說話,白胤寧也沒再繼續說,他怕自己會更加的難受。

    沒有一種痛苦是看著你喜歡的人,對另一個人上心那種扎心的感覺來的深刻。

    兩人坐在一起最怕頃刻間安靜下來。

    “我有個猜測。”忽然白胤寧道。

    林辛言問,“怎么猜測”

    “宗景灝,可能是程毓秀的女兒。”白胤寧只是猜測,根據他知道的信息猜測的。

    “我養父白宏飛說,讓我娶程毓秀的女兒,也就是說,他知道程毓秀生過孩子,她嫁給了宗啟封,那你說她的孩子去哪里了”

    林辛言沒想到白胤寧能猜到這層關系,內心風起云涌,最后歸為平靜,她面上裝的極其鎮定,“白總腦洞很大。”

    白胤寧笑,“我猜的不對嗎”

    林辛言也笑,滴水不漏,“你都說是猜了,肯定就是沒證據,再者你問我,我怎么會知道”

    這時車子停在了酒店前,林辛言拉開車門,“我先走了。”

    她起身時,大衣卡在了座椅的縫隙里,白胤寧上手幫她拉出來,“我這車特殊改裝過,這地方應該是沒做好,不然不會有這么大的縫隙。”

    他的專用車因為要上下輪椅,里面改裝過。

    白胤寧傾著身子過來,兩人的的距離很近,特別是從外面看進來,好像兩人低頭在耳語,說著什么秘密的事情,很親密的樣子。

    “好了。”將夾在縫隙中的衣角拉出來,白胤寧笑著說,“我是不是得賠你一件大衣”

    林辛言淡淡的道,“白總客氣了。”

    說完她走了下了車。

    然而,一轉身,就看見站在門口滿身煞氣的男人。

    林辛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