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4章,得不償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4章,得不償失

    “你們在干什么”好似是從他胸腔里傳出來的聲音,悶沉沉的。

    “”

    安靜了三秒,林辛言強裝鎮定的道,“他送我回來。”

    宗景灝笑了一聲,瞳孔漆黑,自以為冷靜,又不冷靜的地說著,“送你回來,用得著挨得那么近,是我眼花了,還是有人別有心思。”

    聽到這話林辛言的眼皮一跳,這人,心眼兒小。

    “景灝”

    “你進去。”他打斷林辛言想要解釋的話。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優思忡忡的邁步進了酒店。

    “白總,你下來,我們聊聊。”他的聲音出奇的平靜,這份平靜只限于表面。

    白胤寧在高原的幫助從車上下來,宗景灝沒看他,朝著酒店外一側綠化區走去,白胤寧跟在后面。

    “宗總,想和我說什么”

    宗景灝的腳步遽然一停,他轉身,一把提住白胤寧的衣領,手勁兒大,白胤寧的身體離了輪椅。

    “我的警告,你沒聽懂是嗎”

    白胤寧的脖子被勒的緊,從嗓子眼往外擠出的字眼,“我沒有,我想宗總誤會了,我見林小姐,不過是想要問她一些事情。”

    宗景灝冷笑,明顯不相信,林辛言沒有心思,可是白胤寧的心思明明白白。

    “關于以前的事情,我想只要林小姐肯說,一切就明了了,我們也不用費時間費力氣去調查,那么久遠的事情,調查起來并不容易”

    宗景灝手上的力氣又大了些,他微微附身,居高臨下氣勢洶洶,“我是對程毓秀的事情感興趣,但是,我絕不會強迫她說她不愿意說的事情,你觸碰了我的底線,至于合作的事情,到此結束,我們各憑本事。”

    說完宗景灝手一放,白胤寧跌坐到輪椅上,震的輪椅晃動幾下,要散架似的。

    白胤寧并不甘心,“宗總有沒有想過,如果以前的事情被人有意隱瞞,你覺得,我們能夠查到多少或者,要用多少的時間,才能查清”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冷冷的勾著唇,“查不到又怎么樣”

    他和白胤寧不一樣,白胤寧想要查清以前的事情,是因為他想替養父報砍手指的仇,而宗景灝,只是單純的對程毓秀感興趣。

    她為什么隱瞞自己的姓,這一點宗啟封知不知道

    他知道,程毓秀的身上肯定有秘密,他想知道,但是不會去強迫林辛言說。

    其實,他內心是害怕知道那個秘密的真相,他感覺的到,林辛言對他態度的轉變和那個秘密有關。

    一個能讓她改變tai度的秘密,他知道,必定不簡單,恐怕,里面還牽扯到他自己。

    他是矛盾的,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酒店內,因為蘇湛的奶奶來了,蘇湛安排了飯局,為奶奶接風洗塵,把大家都叫到了一起,酒店里最大的包間,人都到齊,只差宗景灝。

    林辛言抱著女兒,一會摸摸她的頭發來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她不知道宗景灝會不會和白胤寧發生沖突。

    “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我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我養大的奶奶。”蘇湛隆重介紹。

    老太太根本不配合他,“誰還不知道我是你奶奶啊,還用得著介紹嗎這里也沒外人,你就告訴我,你說你年底結婚,你女朋友在那兒”

    蘇湛的的表情一梗,整個人瞬間就蔫了,如霜打的茄子似的。

    這老太太跟魔怔了一樣,三句話離不開你女朋友在哪里你年底一定能結婚

    來來回回問了好幾遍了,還只是一個上午。

    他覺得自己都快要被逼瘋了。

    現在他恨不得找個女的立馬結婚了,讓老太太不要在念叨。

    沈培川在一旁默默看戲,秦雅事不關己的態度,不插話,也不發表意見,偶爾會和坐在她旁邊的林曦晨聊上一兩句。

    林辛言明顯有心事,情緒不高。

    老太太在桌子上瞅了一圈,林辛言她不能想了,現在就秦雅了,“你叫什么”

    秦雅一時看看蘇湛,一時看老太太,“我叫秦雅。”

    “秦雅你姓秦,單字雅”老太太笑瞇瞇的問。

    秦雅點了點頭,“是的。”

    老太太又問,“那你有男朋友呢嗎”

    不等秦雅開口,沈培川就替她回答了,“有啊。”

    老太太的臉立刻耷拉下來,心想怎么不等等她家蘇湛,這么早就把男朋頭找好了呢

    哎,哎,老太太在心里嘆氣。

    秦雅扭頭看沈培川。

    沈培川笑著雙手一攤,“不是你和蘇湛向我們宣布,你們在談戀愛嗎”

    蘇湛,“”

    老太太的眼前一亮,秦雅在和蘇湛談戀愛

    也就是說,她孫子有女朋友了

    啪

    啪的一聲,老太太一巴掌拍在蘇湛的背上,嘴里埋怨面上笑,“你怎么不和奶奶說”

    蘇湛深深的吸著氣默默的瞅秦雅,連氣都不敢出。

    “哎呦喲。”老太太高興壞了,從位置上站起來,走到秦雅跟前,左看看右瞧瞧,雖然和林辛言站在一起,她不那么出眾,但是仔細看看,長得也不錯,瓜子臉,大眼睛,白白的,還很年輕。

    老太太扯住秦雅的手握在手里,“你和蘇湛談戀愛怎么不和我說,是不是他欺負你了我告訴你,蘇湛要是敢欺負你,你就和我說,我揍他。”

    “不是的”

    “奶奶,奶奶,你別嚇到我女朋友。”蘇湛過來打岔,“我不敢和你說,就是怕你激動。”

    “蘇湛”

    “奶奶,你坐。”蘇湛就是不讓秦雅說話,只要她一張口,他就故意打斷。

    秦雅氣的臉色漲紅,這人不是無賴嗎,之前她明明已經和他說清楚了。

    “好,好,好。”老太太看著秦雅,越看越滿意,連連說了三個好,可見多高興,對秦雅多滿意。

    這是欺騙,這是綁架,她絕不能讓蘇湛利用她欺騙老太太。

    “蘇湛,你跟我出來。”她一定要說清楚。

    蘇湛拍拍老太太的肩膀,“我和秦雅到外面說兩句話,一會就進來。”

    “有什么話就在這里說,為什么還要出去”老太太還想和秦雅說說話呢,了解了解她的家庭情況。

    蘇湛臉色一正,“咋地,我們說點悄悄話你也要聽”

    “不聽,不聽。”老太太連忙擺手。

    孫子這么大了,好不容易找到女朋友,不能因為她分了。

    那就得不償失了。

    秦雅路過蘇湛旁邊時,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你快一點。”

    蘇湛安撫老太太,“她不好意思了,臉皮薄,就怕她不好意思,我才沒和你說她是我女朋友的事兒,我去安慰她一下。”

    “去吧。”老太太手一揮,去哄女朋友,她舉雙手贊成。

    這邊安撫好老太太蘇湛才走出包間,看見秦雅氣沖沖的站在走廊,他深吸一口氣才邁步走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