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5章,我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5章,我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

    蘇湛想好了,與其天天被老太太這么逼著,不如找個女人結婚。

    一方面耳根清凈,另一方面他的確到了成家的年紀,正好的是,他不討厭秦雅,還挺有好感,挺喜歡的。

    能娶來做老婆,他覺得可行。

    “蘇湛你什么意思,當初是你說我們假談戀愛,過了尷尬的時期就宣布分手,剛剛你為什么不說出來”

    蘇湛拉著她的手,秦雅用力一甩,“你少來這一套,現在就進去說清楚,我們已經分手了,實在不行,就實話實說。”

    “我不說。”蘇湛耍無賴,他心里打定了注意,就要想辦法把秦雅弄到手,“你睡了我,你得對我負責。”

    秦雅,“”

    “蘇湛,你還是男人嗎”秦雅氣的渾身顫抖。

    虧得他能說出來,臉都不要了。

    蘇湛靠著墻,修長的身形斜著,“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嗎”

    秦雅,“”

    “好,你不說,我自己去說。”她才不能讓蘇湛得逞。

    然而,她才走了兩步,忽然被人抓住手腕,她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蘇湛的手臂猛的一用力,秦雅的身體往后倒,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蘇湛”

    秦雅被逼極了,抬手,巴掌就要往他的臉上招呼,結果被蘇湛抓住手,他將她的手反方向的姿勢摁在身后,另一只手扣住她的頭,用力吻了下去。

    “唔”

    秦雅的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要彈出來似的,他,他竟然

    蘇湛咬她的嘴唇,甕聲甕氣,“你要是不答應嫁給我,我就不松。”

    秦雅氣的想哭,他太欺負人了。

    不知覺著中,她的眼里續上了一層薄薄的水跡,嗓音嘶啞,“唔蘇湛,你太欺負人了。”

    蘇湛稍稍松了些力道,但是并沒有完全放開,他咬著她的耳朵,“你說你買菜能不給人錢嗎你睡了我,就要給我一個名分,你說是不是”

    秦雅氣的哭了,真的哭了,眼淚一串一串的往下滾。

    蘇湛慌了,忙放了她的手,給她擦眼淚,“別看我以前喜歡換女朋友,其實,我沒睡幾個”

    秦雅哭的更加兇了,她是第一次,當然也希望要了她的那個人也是第一次。

    好像這樣才是公平的。

    可是,蘇湛都睡過好多女人了。

    蘇湛驚覺自己說錯話,往自己的嘴巴上拍了一巴掌,“你放心,以后我都不找別的女人了,就只要你,行不行”

    秦雅不理,就哭。

    蘇湛急的渾身直冒汗,“我錯了,我錯了,我求求你別哭了。”

    秦雅瞪著他,擦了一把眼淚,“你去和大家說清楚,我就不哭了。”

    蘇湛,“”

    “那你哭吧。”

    “蘇湛”秦雅拳打腳踢,全部朝蘇湛身上招呼。

    蘇湛站著不動,任由她暴力對待。

    他理解,秦雅一個女孩子,失身于他,現在又被他逼著嫁給他,心里有怨氣,有怒氣,都正常。

    只要她能消氣,打幾下就打幾下吧。

    這時天梯里下來一個人,朝著這邊走來,蘇湛一把抓住秦雅的拳頭,將她整個人往懷里一攏,秦雅眼睛一瞪,他又來這一套,剛想張口罵他,就聽見他笑瞇瞇的聲音,“大家都在包間里呢,就差你了。”

    宗景灝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嗯了一聲。

    看到是宗景灝秦雅罵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蘇湛摟著她,軟磨硬泡,“秦雅,你說,我們都發生關系了,本來就應該要結婚的,你說是不是。”

    “這又不是古代”

    “就是現代,我們才要以身作則。”蘇湛義正言辭。

    “可我不喜歡你。”秦雅眨了眨眼睛,心想這個理由夠充分了吧。

    蘇湛,“”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沒事兒,我會努力讓你喜歡上我,再說我也不丑,也不老,我有信心。”

    秦雅,“”

    “我要是一直喜歡不上你怎么辦”

    “嗯”蘇湛想了想,“若是過了80年,你還喜歡不上我,我就放你自由。”

    秦雅,“”

    “走了,走了。”蘇湛摟著她,“大家都等著我們呢,你不可以這么任性,讓人家等。”

    秦雅,“”

    她張了張口,卻發現一個字都無法反駁他。

    包間。

    宗景灝走進來時大家以為是蘇湛和秦雅,目光齊刷刷的往這邊瞅,看到是宗景灝,沈培川撇了撇嘴,“我還想看好戲呢。”

    結果不是蘇湛和秦雅。

    宗景灝沉默的拉開椅子,將女兒抱起到自己的懷里。

    和林辛言中間隔著一個空椅子坐著。

    林辛言放在桌子下的手緊緊握著,幾次欲言又止,這里不適合她和宗景灝解釋,她嘆了一口氣,想著,等飯局結束再解釋吧。

    “不好意思,我和秦雅讓你們久等了。”

    這時蘇湛摟著秦雅進來。

    老太太笑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心里開心,“這馬上就年底了,趁早把婚禮辦了。”

    蘇湛先是一愣,而后笑著說,“行。”

    秦雅掙扎,“我不是”

    “秦雅不想奶奶你操心我的終身大事,已經答應了,”蘇湛再次打斷她。

    秦雅要瘋了。這個人簡直

    蘇湛靠近她,低聲道,“我奶奶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你忍心看著她老人家為我的事情操碎心嗎”

    是的,他奶奶看起來年歲不小了,可是她不能犧牲自己的來成全他的孝心。

    蘇湛拿著她的手按在心口,深深的凝視著她,低聲道,“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秦雅不敢去直視他眼,其實,不是沒有一點點感覺,她喜歡成熟穩重的,可是蘇湛這樣油嘴滑舌,讓人很沒安全感。

    所以,她排斥。

    不是完全沒感覺。

    “你不敢看我,就是心虛,其實你喜歡我。”蘇湛靠近她的耳畔,用著只有她能聽見的音量,兩個人小聲嘀嘀咕咕親親我我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

    “好了好了。”沈培川打斷他們兩個,“要秀恩愛請回房間,我要吃飯了。”

    蘇湛的手重重的落在他的肩膀上握了握,“我能結婚還要感謝你。”

    不是沈培川幫他在老太太面前挑破關系,他還不知道,怎么把秦雅介紹給老太太。

    沈培川笑的好看,“呦,你的意思我是媒人唄”

    “我結婚少不了你的喜酒”蘇湛心情也不錯。

    “十二月十八就是好日子,我看就在這里把婚禮辦了,等到回去,補個結婚證。”

    老太太話音一落,整個包間都安靜了。

    沒記錯的話今天十五,離十八就三天了,不確切的說就兩天了。

    這也太急了吧

    “奶奶”

    蘇湛剛想張口就被老太太打斷,“不要說了,就這么定了,先把婚禮辦了,之后的事情回到b市再補。”

    沈培川靠近老太太,小聲問,“奶奶,這會不會太急了,要辦婚禮要準備很多東西,兩天的時間怎么夠,何況,親戚朋友都在b市,在這里辦婚事,是不是不合適”

    老太太也靠了過來,在他耳邊小聲道,“我怕夜長夢多,因為劉菲菲回來了,我怕他再為那個女人傷心難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