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6章,來哄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6章,來哄我

    因為這個劉菲菲蘇湛一度頹廢,精神不振,很久走不出失戀的陰影。

    老太太不喜歡這個讓孫子傷心難過的女人,所以,以防萬一蘇湛回去見到劉菲菲變卦,她決定讓蘇湛在這里辦了婚禮再回去。

    沈培川的臉色一下就83962變了,現在他終于明白為什么老太太要死要活的追問蘇湛的行蹤,并且大冬天的追過來。

    原來是劉菲菲回來了,她怕自己的孫子再和劉菲菲好。

    老太太怕沈培川告訴蘇湛,拉住他的胳膊,威脅道,“你不準告訴蘇湛,不然我就活了。”

    本來沈培川還在心理捉摸著要不要告訴不蘇湛,畢竟他以前很喜歡的女人,如今回來了。

    現在他還真不敢說了,這老太太一生氣,再氣出個好歹,他可就罪過大了。

    現在他可后悔問老太太這話了。

    知道還不如不知道的好。

    說也錯,不說也錯。

    “說啥悄悄話呢”蘇湛往這邊湊。

    沈培川將他推過去,“啊,那個那個,我在想你結婚我包個多大的紅包。”沈培川半天才扯出個自認為沒有漏洞的謊言。

    蘇湛完全沒發現奶奶這般著急讓他結婚,有什么不正常,頂多比平時緊了一點,平時她也是這么催他結婚的。

    “當然越大越好。”蘇湛興高采烈的道。

    有人包紅包,當然高興了。

    “行。”

    沈培川也不吝嗇,“給你一個大的。”

    “剛好你的好朋友都在這里,而且我看這酒店也不錯,就這么定了,你們的婚禮就在十八辦了。”

    “那個,我”

    “沒事,早晚都一樣。”

    秦雅想要說她還沒答應,怎么就把婚事給定下來了,卻被蘇湛抓住手,他怕拖著秦雅改變主意,便說道,“行,就在十八,結婚證回去補。”

    就這樣,蘇湛和秦雅的婚事定了下來。

    結束午飯,老太太拉著沈培川去找這里的酒店負責人,商量場地的事情。

    林辛言因為宗景灝的刻意疏離,心里一直不安,對于蘇湛和秦雅結婚的事情,她并沒有發表個人意見。

    加上蘇湛把人拉走,她都沒時間和機會和秦雅說上一句話。

    “媽咪我看你心情不好。”林曦晨握著她的手,“你和他鬧矛盾了”

    平時宗景灝喜歡粘著媽咪,可是今天,他不但不黏著媽咪了,連吃飯都沒和她坐在一起。

    林辛言摸摸兒子的腦袋,心里裝著事,也不愿意給兒子說,這孩子心思細膩,讓他發現什么,說不定要替她操心了。

    但是明顯宗景灝的表現不正常,于是林辛言說道,“沒大事,夫妻沒有不吵架的。”

    “哦,那你們好快點和好。”林曦晨關心的道。

    林辛言笑著說好。

    到了房間林曦晨放開林辛言的手自己回了房間,最近他沉迷游戲,有時間就躺在床上玩游戲。

    宗景灝帶著林蕊曦并未在房間里,林辛言到另外的一間房間里去找人,依舊沒在,房間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

    她掏出手機正要給宗景灝打電話的時候,忽然有人拉住她的衣擺,她低頭,就看見林蕊曦站在她的身后,笑瞇瞇的,她將手機放進口袋,蹲下來抱抱女兒,抬頭便看見宗景灝正站在離她不遠出的地方。

    她抱著女兒的手微微收緊。

    林蕊曦摸摸她的臉,“媽咪,你剛剛要給誰打電話”

    林辛言想了一下,“我沒想打電話,我拿手機,是看看幾點了。”

    “哦,哥哥呢”小女孩眨眨眼睛。

    “在房間里。”

    “那我去找他玩。”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去屋里找林曦晨。

    似乎是找到了林曦晨,小家伙的興奮聲音傳出來,“哥哥。”

    林辛言從地上站起來,看著宗景灝,兩人相對無言。

    醞釀了半天林辛言才想好怎么開口,“那個我”

    宗景灝并未聽她說,而是自顧自的走進了房間。

    林辛言,“”

    他拿著電腦坐到沙發上,處理關勁給他發過的文件,其實這些都是次要的,他是在等林辛言給他解釋。

    不是他不相信林辛言,他是喜歡林辛言主動和他說話,主動解釋的樣子。

    因為她肯主動去解釋,就證明她在乎他。

    “我和秦雅出去接到白胤寧的電話,他約我出去,畢竟認識一場也算是朋友,我就答應了,他和我說了姚青青的事情,后來姚青青的哥哥去找他,發生了一點小沖突,耽擱了不少時間,他請我吃中午飯,我拒絕了,回來的時候我的大衣夾在了座椅的縫隙,他幫我弄出來,然后你就看到了。”

    宗景灝面上沒有波動,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似的,其實耳朵早就把她說的每一個字聽清楚,這會兒不說話,故作生氣,是在等林辛言來哄他。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想什么,行動就會做什么,他竟然在需要簽字的地方寫著;來哄我。

    那邊關勁看到這三個字,半天沒回過來神。

    戰戰兢兢的發信息過來問;怎么哄

    宗景灝看到這三個字信息,先是一愣,剛想訓斥關勁不認真,仔細一看自己竟然他打了一個冷顫,趕緊點撤回。

    林辛言看他的樣子挺忙的,沒在繼續打擾他,說了一句,“我不是隨便的人,請你相信我,你忙吧。”說完轉身就走了。

    宗景灝,“”

    這就走了

    不是來解釋的嗎

    不應該親親他,抱抱他,討好他,讓他要相信她,不要生氣之類的嗎

    他還沒說話呢,還沒說不生氣呢,怎么就走了

    他放下電腦,追出來,結果晚了一步林辛言做電梯下去了,剛好和林辛言錯過去。

    旁邊的電梯不知道下面在干什么半天不上來,他按了幾下沒反應,情急之下他跑進樓梯間,從上面往下跑。

    是的,為了追上林辛言他不顧形象的往下跑。

    等到他跑下來,林辛言已經讓司機開車離開了酒店。

    秦雅要結婚,林辛言想要親手給她設計一件婚紗,時間緊迫,她需要去買縫制婚紗的工具和配飾,她手上有一大塊程毓溫給她的香云紗,恰好是白色的,她想用那塊布料來做主紗,還會需要一點別樣的蕾絲做點綴。

    她從酒店里的服務員嘴里問到,有個地方是小商品城,里面什么都有,她想去看看,試試能不能找到她想要的東西。

    她的腦子里已經有了婚紗大概的輪廓,現在只差材料。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不一會兒車子停在了小商品城,林辛言下車,緊接著司機也下來跟著她走進去。

    這里門口停著很多車子,寬大的停車場停滿了車輛,都是來這里進貨的,來來往往大包小包的都是人。

    司機感慨了一聲,“這地方不大,來這里進貨的不少。”

    林辛言點頭,也是覺得這么一個小小的地方,能吸引那么多人來,肯定是有過人之處的,她加快了腳步,“我們進去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