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7章,忽然被人抓住手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7章,忽然被人抓住手腕

    人真的很多,好在進出口沒有設置在同一個位置,都是往里進也不會顯得太過擁擠。

    司機緊跟著林辛言的腳步,生怕出現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

    他是司機,也是保鏢,跟著林辛言出來,自然是要保護好她的安全,不然回去他沒法交代。

    這里有三層,每一層都很廣闊,一排一排的店門,商品琳瑯滿目,什么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這里沒有的。

    林辛言的視線被一家玩具店吸引,或許是因為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看到玩具就想進去看看,有沒有自己孩子所喜歡的。

    林曦晨喜歡動腦子的玩具,什么卡片小貓小狗的毛絨玩具,他看都不看,恰恰相反,林蕊曦就喜歡毛茸茸的玩具。

    林辛言的視線被一個多角形的魔方吸引住,她拿到手里看了看,一面就有近五十個模塊,每個模塊只有小指甲蓋大小,一共有六個面。

    林辛言轉了幾下,感覺到很難。

    “這個一般人玩不了,如果你是給孩子買,我建議你買這些。”玩具店老板過來介紹,指著貨架上一排一排各式各樣的魔方,有三角四角或方形的魔方,“這些比較適合5到十歲的孩子,你家孩子多大”

    “五歲。”林辛言還是喜歡自己手里拿的這個。

    那些難不倒林曦晨,太過簡單了。

    “這個合適。”店老板拿了一個三角的,比方形的新奇些,面數少,相對簡單,適合五歲的孩子。

    林辛言笑笑,掏出錢包,“我就要這個,幫我裝起來。”

    老板也笑笑,客人要買哪個,他就賣哪個,主要是能賣掉就好。

    “我幫你拿個新的吧。”老板到里面去找拿沒拆封的,嘴里還嘀咕著,“真是個奇怪的人,都以為自己的孩子是天才。”

    他店里就兩個這種魔方,本來是放在盒子里的,但是看的人多,根本沒有人買,都覺得不可能拼完,后來沒法,他就把盒子拆了放在這里供進來的客人把玩,試玩的人也多,但是依舊沒人買。

    今天卻賣掉了,老板心里還是很開心的,這種魔方做起來復雜,進價也高,他以為會砸手里,沒想到今天卻賣掉了。

    找出魔方老板笑瞇瞇的拿過來,裝進袋子里遞給林辛言,“你家的孩子肯定很聰明吧。”

    林辛言淺笑沒說話,在她心里,她是覺得自己的兒子是最聰明。

    她和天下的母親一樣,覺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林辛言問,“多少錢”

    “360塊。”

    林辛言掏出四百塊現金給他,老板找了五十給她,“讓你十塊錢,我這個魔方進價就350,兩年了,都沒賣掉,今天你買走了,我不虧本。”

    林辛言接過找回的錢拎著袋子走出店面,司機走過來,“我來提著吧。”

    林辛言揮手,“不用。”

    也不是什么重東西。

    司機護著林辛言穿梭在各種商鋪之間,來來往往的全是人,完全沒有察覺,身后,不遠處有個穿著藍色派克服的男人,帶著鴨舌帽,帶著黑色口罩的人,正偷偷的跟蹤著他們。

    這一層都是玩具和飾品,沒有她想要的東西,于是上了二樓,乘坐電梯時,林辛言感覺到有人在看她,她回頭,并沒有發現有人看她。

    “怎么了”司機問。

    林辛言搖搖頭,她又往后看了一眼,的確沒有人在看她。

    她懷揣著疑慮轉身,很快電梯到了二樓,她發現這層有她想要的東西,于是加快了腳步,把剛剛感覺有人偷窺她的事情,拋到了腦后。

    她把二樓跑了一遍,才找到自己想要的蕾絲,質地細膩柔軟網紗輕薄,是她想要的。

    “這個有點貴。”林辛言欣喜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看的入神時,店里的老板走過來說道。

    林辛言身為一個服裝設計師,對于布料的認識很廣,價格也都能摸透,她不動聲色的問,“這個是侖尺賣吧”

    老板點頭,“是的,一尺1880。”

    林辛言抬頭看老板,笑了笑,“不能便宜點嗎”

    “這是最便宜的價格了,這整個商城,就我家有,絕無第二家,因為貴,所以沒有人愿意賣。”

    林辛言捏在手里搓了搓,“這料子是由蠶絲織成,所以輕薄,光透很好,摸在手里也細膩,但是你說的這個價格,稍貴了些。”

    老板一聽這是行家啊,用手摸摸就知道成分了,沒敢再拿大,“那個,你要多少,我便宜一點。”

    “我可能需要幾米。”

    老板一聽大客戶啊,一出手就幾米,老板嘴角往上揚著,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給你優惠點。”

    林辛言不是不舍得錢,而是,這老板一開始說的價格太高,這個料子是貴,沒貴到這么離譜,“1080一尺。”

    “這不能少這么多。”老板臉上的笑,漸漸往下壓,沉了下來。

    “你不虧,1080一尺,一尺你賺80塊,我要六米,三尺一米,就是18尺,你還能賺1440。”

    老板這下真的傻眼了,她竟然知道他的進價,真的是行家,不是講價的戰術。

    “你也是干這個的”如果不是搞布料這塊的,不可能知道這么清楚的價格。

    “算是。”林辛言并沒具體說,自己是做什么的。

    “行吧,賣給你了。”老板也算好講話,賺一點是一點,這么貴的料子,買的人并不多。

    一下買幾米也是大客戶了。

    有好些仿品,看著和這個很像,價格低廉,搞得他正品都不好賣了。

    老板對林辛言豎起大拇指,“還是你識貨。”

    裁好尺寸,老板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個精致的盒子里,然后裝進袋子,遞給林辛言。

    林辛言掏出錢包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他,“沒有密碼。”

    她身上沒有那么多現金。

    “好嘞。”老板雙手接過卡,走到柜臺前刷,單據出來后,老板拿著卡和單據遞給林辛言,“我這里還有別的料子,你需要嗎”

    林辛言接過卡裝進錢包,搖搖頭,“不需要518shopg對了,老板你知道哪里有賣珍珠的嗎”

    林辛言在這里不熟,以前她是有自己的進貨渠道,衣服上的飾品她都有渠道來源,主要現在她不在a國,也不再b市,要弄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只能問他們這些本地人。

    “如果你只是要買一兩顆,去珠寶店,如果要的多,就要去養殖場,可以挑,價格也實惠。”

    林辛言想了想,她要的還真多,“你知道哪里有養殖場嗎”

    “你要很多嗎”老板問。

    林辛言點頭。”

    “這樣,你給我一個你的地址,你要什么樣的和我說,我去給你弄來”老板笑笑,“中間,我賺一點點,這樣你還省事了,怎么樣”

    林辛言想了一下,答應道,“可以。”

    她自己親自去買太浪費時間,有人給她弄來,她出點錢,能省下很多時間,林辛言將自己要的規格寫在紙上,還有地址,“最好今天晚上就給我送到,我很急用。”

    老板保證,“你放心,晚上一定給你送過去。”

    司機主動提著東西,想要的都已經買到,林辛言和司機打道回府

    坐電梯到一樓時,林辛言將東西都給了司機,“你先去車里等我。”

    司機看這里人來人往的怕不安全,說道,“我在門口等你吧。”

    林辛言去洗手間不好讓他跟著,便點了點頭。

    她順著指示找到洗手間的位置,上完洗手間出來,正準備去門口找司機時,忽然被人抓住手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