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0章,結婚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0章,結婚了

    “你們在干什么”蘇湛笑的曖昧。

    宗景灝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懷里jnhcqb的女人,身體緊繃的厲害,跟抱著一塊硬邦邦的石頭似的,知道她臉皮薄,宗景灝沒理會蘇湛,轉身進了屋。

    “這兩個人,什么時候感情這么好了”蘇湛的眼睛都直了。

    秦雅看了他一眼,沒說話轉身走進屋,蘇湛趕緊跟上,“雅雅”

    “別叫了”秦雅低吼一聲,“你能不能成熟一點,讓我有安全感一點”

    “可以。”蘇湛抱住她,“你不喜歡525gou什么你就說,我都改。”

    看著蘇湛正經嚴肅的臉,秦雅愣了一下。

    “真的改”

    “真的。”蘇湛毫不猶豫的道。

    他極認真的看著她,“我們結婚吧,讓我們試試,也許我們合適呢。”

    秦雅沉默了下來,只是直直的望著蘇湛,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開口說,“好,我們試試。”

    蘇湛笑了,把她抱的更加緊了。

    晚上,那個答應給林辛言送珍珠的老板,如約將珍珠送了過來,一共兩種,一種只有豆粒那么大,還有只有綠豆那么大,一共800多顆,個個圓潤成色好。

    雖然這個老板想要從中賺錢,但是東西的確不錯,林辛言收下后,付了珍珠的錢,并且另外給老板一些運費,他講誠信,林辛言也愿意多給一些錢。

    將珍珠提到房間,林辛言就開始著手縫制了,畢竟留給她的時間不多。

    她買的那塊蕾絲,是用來做頭紗的,珍珠也要縫制在邊緣,因為她的設計里,頭紗拖地,有六米長,邊緣墜珍珠,一是為了好看,二是為了拖地時,不會亂。

    晚上吃過飯,宗景灝帶兩個孩子玩,她在縫制,兩個孩子睡了,他去洗澡,出來她還坐在沙發上縫制。

    宗景灝眉心緊蹙,“我出錢你想給她買什么樣的都行。”

    幾百顆珍珠都要墜上,再把人累壞了。

    林辛言搖頭,“這是我的心意,和金錢無關。”

    再說這是她的工作,她不覺得累。

    只要她有時間,她會親自為客人縫制衣服,有時候忙,就只能交給師傅來縫制。

    宗景灝走過來想要坐到她身旁,剛彎xiashen子坐下來,就被林辛言拽住,她工作的時候尤其的嚴謹,說話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笑意,“不可以坐,你去和兩個孩子一起睡覺。”

    宗景灝,“”

    看著林辛言的臉,宗景灝將盤旋在舌尖的話咽了下去,只能爬上床摟著女兒睡。

    他在心里想,他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丈夫。

    孩子有了兩個,只睡過妻子一次,還是神智很不清醒的情況下,連回憶都很淺。

    林辛言抬頭看宗景灝這般安靜,她也能好好的干活了。

    夜越來越深,林辛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迷迷糊糊中她感覺有人在動她,但是又困的睜不開眼睛,很快,她感覺到自己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她動了動,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這兩天大家都很忙,沈培川和蘇湛忙著婚禮的事情,林辛言就在房間里縫制婚紗。

    宗景灝除了處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就是陪兩個孩子。

    兩天的時間很短,一下子就過去了。

    很快就到了結婚那天,那天很冷,好在婚禮是在室內舉行的,聽說蘇湛找了婚禮策劃,現場布置的很夢幻,整個場景是由紫色為主,紫色本來就是很神秘的色彩,應用到婚禮里不失神圣,莊重又嚴肅。

    休息室里,林辛言將自己親手縫制的婚紗穿到秦雅的身上,“我沒有什么能送給你,這件婚紗,就當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

    秦雅看著帶到頭上的頭紗,眼睛微濕,“這么短的時間,你縫制那么多珍珠,肯定都沒有睡覺吧。”

    林辛言抬頭就看見秦雅淚汪汪的眼眸,連忙抽了兩張紙給她擦眼淚,“今天是好日子,不可以哭,妝花了。”

    “謝謝。”秦雅吸著鼻子。

    “你叫我姐,我們就是姐妹,說謝謝就見外了。”林辛言沾掉她臉上的淚,秦雅在國內沒有親人,她就是她的親人。

    “看妝都花了。”

    林辛言叫化妝師進來給她補妝。

    很快妝補好,林辛言蹲在她的身后,整理她的婚紗,“我去婚禮現場看了,布置的很浪漫,看得出來,蘇湛很用心。”

    秦雅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語,她都答應了,現在后悔也來不及,只希望蘇湛不要讓她失望。

    時間到,該秦雅入場,因為沒有親人,她只能一個人走上紅毯。

    她踩著紅色撒滿花瓣的地毯,緩緩走進第一道拱門。

    林辛言對秦雅很了解,知道她適合什么款式的婚紗,什么樣的設計能夠凸出她的優點,秦雅身材纖瘦,但是胸部發育的又很好,裹胸最為合適,能夠凸顯她性感的一面,裙擺魚尾設計,魚尾裙,對腰的尺寸很挑,只有足夠標準的腰身,才能讓魚尾裙活起來,這一點林辛言對秦雅的身材很好有信心,果然,她走路的時候真像是魚尾在擺動,纖細的腰身,在合身的剪裁下盈盈一握,凸顯的淋漓盡致。

    純白色的頭紗如白孔雀展屏,在她身后綻放,其上點綴的大小珍珠,仿佛閃光的星星一般,把她襯托得宛如一位從天而降的仙女。

    這場婚禮,沒有眾多賓客,沒有反鎖的流程,簡潔,莊重。

    蘇湛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站在紅毯盡頭,看著朝他緩緩走來的女人。

    恍惚一剎那,他的眼神忽地,變得堅定起來。

    這是一個很單純很特別的女孩,一個讓他想要纏著結婚的女孩。

    他的眼角微微壓下,唇角上揚。

    在悠揚的結婚進行曲里,秦雅緩緩走到他跟前,蘇湛朝她伸出手。

    秦雅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將手放進了他的掌心。

    這時響起主持人的聲音,“今天是蘇先生和秦小姐大喜日子,請為這對新人鼓掌。”

    老太太一身大紅色的旗袍,肩頭裹著貂絨披肩,此刻淚花瀅瀅,她用力的拍著手,為自己的孫子高興。

    為了這一天她盼了很久。

    現在蘇湛終于結婚了。

    “請問蘇先生,你愿意秦小姐成為你的妻子,從今天開始相互擁有,相互扶持,無論好壞,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你愿意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