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1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1章,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空氣靜止片刻。

    “我愿意。”

    貌似沒有懸念的一句話,就這么被蘇湛輕易的說出來。

    大家似乎對于他的答案也在預料內,并沒有多少期待。

    “請問秦小姐,你愿意蘇先生成為你的丈夫,從今天開始相互擁有,相互扶持,無論好壞,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你愿意嗎”

    齊刷刷的目光投過來,對于秦雅的答案,大家還是有些拿不準的。

    林辛言似乎也很緊張,雙手不由的握緊,宗景灝將她的手握于掌心,輕輕的揉捏著,并沒有去看臺上即將結婚的兩個人,對他來說,誰也沒有她能夠吸引他的目光。

    蘇湛臉部的線條也繃的緊,生怕她會忽然變卦。

    時間靜止。

    臺下老太太也著急了,直對秦雅招手,催她快點答應。

    蘇湛有些不安的轉過頭,正好秦雅也在這個時候轉過頭,視線在空氣中交匯,原本急切的蘇湛,在她平靜的眼神里慢慢的安靜下來。

    他握住秦雅的手,不是承諾勝似承若,“我一定對你好,一輩子。”

    只見她唇角向上翹起,眼角彎成一道月牙,依稀可見眼里閃爍著水光,她說,“我愿意。”

    主持人再次拿起話筒,“婚姻是,單身的終點,浪漫的節點,幸福的,在這個特別喜慶的日子里,祝喜結良緣的你們牽手共享愛情,并肩共擎風雨,白頭偕老,甜蜜美滿”

    啪啪

    臺下老太太激動的拍手,在這單調的鼓掌聲中,高處慢悠悠的落下無數彩帶。

    猶如一場彩虹雨,絢麗浪漫。

    “新郎可以擁吻新娘了。”

    蘇湛掀開秦雅的頭紗,不等秦雅做好準備,他就附身吻了下來,秦雅瞪大了眼睛,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羞羞。”林蕊曦捂住眼睛,露出一條縫隙,一邊看一邊說羞羞,宗景灝瞧了女兒一眼,蓋住她故意露出的指縫。

    林蕊曦的眼前一黑,她立刻牛頭瞪著宗景灝,“爸爸好壞,不讓我看蘇叔叔和秦雅阿姨玩親親。”

    宗景灝將她抱到懷里,“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懂嗎”

    小女孩不明白,眨了眨眼睛,“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該看的不要看,不該聽的不要聽。”一旁林曦晨慢悠悠的道。

    對于妹妹的單純與無知,林曦晨無奈的搖了搖頭,“媽咪應該要讓你上學的,現在什么都不懂。”

    這話倒是說到點子上了,林曦晨和林蕊曦都五歲了,除了林曦晨自己憑實力進了ac學院,林蕊曦是沒有上學的。

    國內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都上一年的幼兒園了。

    宗景灝琢磨著,明年該給他們兩個找所幼兒園去體驗一下上學的樂趣,不是要她們怎么樣的成才,是要有這個階段的過程。

    林辛言不是沒想過讓他們上幼兒園,林曦晨她不操心,幼兒園里的那些知識已經難不到yanqgbook他,在a國她就給林曦晨找過幼兒園,他不愿意上,覺得幼稚。

    后來發現他有數字天賦,便去考ac沒成竟然考過了,他是ac最小的學生。

    至于女兒,她沒有很大的要求,因為女兒出生的時候比較瘦小,就想女兒有個無憂無慮的童年,健康的成長,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其實她也崇尚西方教育,孩子在上小學以前不教她任何東西,就是玩,保持她對學習的好奇心。

    “小曦,走我們去鬧洞房,問新娘子要喜糖吃。”沈培川走過來,今天他也穿了西裝,他除了制服外就是休閑裝,第一次看他穿西服,還挺好看。

    一聽有糖吃,林蕊曦鬧著,“我也要去,沈叔叔我也要去。”

    “好嘞。”沈培川將她從宗景灝的懷里抱出來,“我帶他們上樓去。”

    宗景灝交代了一聲,“有點分寸,別當著孩子的面說些不著調的話。”

    沈培川說知道,便帶著兩個孩子樓上。

    這怎么說,都是蘇湛的洞房花燭夜,自古就有鬧洞房的這個習俗,他這個朋友不去鬧一下,好像說不過去。

    宗景灝站起來,“我們出去走走。”

    林辛言這兩天沒有休息好,想要回去睡覺,“我不想去。”

    宗景灝給她套上羽絨服,攏了攏,“就當陪我。”

    林辛言看著宗景灝,這人,怎么有時間去散步

    “你想干什么”林辛言可不覺得他就是出去散步。

    “到時候你就知道,跟我走就是了。”宗景灝拉著她的手,這人都做了決定,她想要拒絕,也不行,只能跟著他走。

    外面的風有些大,宗景灝用大衣裹著她,酒店外是一條很長的馬路,這條路車流量很少,甚至,有些偏僻。

    如果不是酒店在這里,恐怕不會修這條路。

    林辛言四處瞅了一眼,發現這周圍竟然都是松樹,即使已經冬天也依舊翠綠。

    林辛言忍不住,“你帶我來這么偏的地方到底要干什么”

    宗景灝故意賣關子不說話。

    這人吧就這樣,想被勾起來興趣之后,就想弄個明白,就像此刻的林辛言,她就想弄清楚宗景灝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她故作生氣,停下腳步,“你不說我就不走了。”

    宗景灝靠過來,嘴唇貼著她的臉,“你確定不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靠的太近,林辛言覺得熱,可是明明耳邊風呼呼的叫,她鎮定道,“我確定。”

    宗景灝四處看了一眼,這林子里的松樹很密,若是藏人,應該也能藏的很隱秘吧

    “我走了。”林辛言推開他,然而,她的腳步還沒有跨出去,就被人攔腰抱住,她都心里有陰影這樣忽然被人抱住,臉刷的一白,宗景灝感覺到她的恐懼,在她的耳邊道,“是我。”

    聽到熟悉的聲音她才稍稍安下心來,只感覺到腰間纏著一只滾燙的手,像是柔韌有力的蟒蛇,將她牢牢的纏住,兩副身體頓時貼的更加緊。

    這荒郊野嶺的,林辛言輕輕的推他,“這兒冷”

    其實她想說,別在這里鬧。

    “我抱著你就不冷了。”

    他的話音一落,便把她整合人都籠罩在了大衣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