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2章,你小子陰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2章,你小子陰我

    林辛言抬頭,只見宗景灝俯身壓過來,下一秒,他的唇瓣落在了她的嘴上。

    這寒冬臘月的,林辛言竟然不覺得冷,渾身都被炙熱的火烤著,他很用力,整個大衣幾乎都罩在她的身上,只露著頭,恍惚間,林辛言似乎有點明白他的用意,為什么把她帶到這偏僻的地方。

    “你是不是想引何瑞”

    他的吻忽然深了些,堵住她含糊在舌尖的話。

    他拖著她的舌頭往嘴里吞,這樣野蠻的深吻林辛言覺得疼,不由的嘶了一聲,偏偏傳出來的音節卻像是呻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聲音刺激到了他,林辛言明顯感覺到他的身體起了反應。

    林辛言推他,然而她越推,宗景灝抱的越緊。

    她被勒的都快不能呼吸了。

    林子深處,一雙如注入了鐵水的眼睛,紅的嗜血。

    何瑞澤的手抓著樹干,像是掐著宗景灝的脖子一樣,一直用力,一直用力,要將它折斷才肯罷休。

    沒有一種是看著自己很喜歡的女人,依在另一個男人的懷里,相親相愛來的諷刺。

    他憤怒,怨恨。

    他那么多年的陪伴,不及一個傷害她的男人嗎

    若不是僅剩的理智告訴他,現在沖出去未必能把林辛言奪回來,他一定會沖過去,將林辛言從宗景灝的懷里拽出來。

    林辛言是他的

    宗景灝沒完沒了,林辛言怒了,一口咬住他作亂的舌頭,他的眉心一跳,嘴里瞬間彌漫著一股子血腥味,他離開的她的嘴唇,扯出一條黏液帶著血的絲。

    風一吹就斷了,林辛言覺得嘴上很涼,宗景灝舔了一下唇,連帶著那絲腥咸一起吞進肚子里,伸手給她擦拭殘留在唇角的濕濡,聲音低沉摻著一絲沙啞,“對我這么狠”

    林辛言扭過頭不語。

    宗景灝重新將她摟在懷里,“走,回去。”

    他的大衣全部罩在她的身上,他身上只有一身單薄的西裝,林辛言將衣服脫了披在他的身上,“我有羽絨服不冷。”

    宗景灝將她往懷里摟了樓,一件大衣罩著兩個人。

    回到酒店,兩人上樓,聽見蘇湛的房間還有聲音,房門沒有關,露著一道縫隙,林曦晨手里提這一顆用線綁住的糖果,在蘇湛的嘴邊晃。

    嘴里還念念有詞,“蘇叔叔,你要是咬不住的話,今天秦阿姨要樓我睡覺哦。”

    蘇湛,“”

    這孩子,誰家的,能不能領走別打擾他入洞房

    蘇湛試了幾次根本就咬不到。

    “換個吧”

    林曦晨很好說話的點了點頭hnfptq,“可以,你咬不到讓秦阿姨摟著我和妹妹兩個人睡。”

    蘇湛,“”

    欺負人是不是,這有區別嗎

    “我說換個玩法。”蘇湛建議道。

    林曦晨依舊很給面子,問,“你想怎么玩”

    蘇湛笑瞇瞇的看著林曦晨,“你的手不要動。”

    這次輪到林曦晨無語了,“這不動,你不就咬到了。還有什么樂趣”

    蘇湛瞪著坐在一旁看好戲的沈培川,這餿主意都是他出的。

    沈培川雙手不一攤,笑的狡猾,“鬧洞房,鬧洞房,不鬧怎么叫鬧洞房鬧了你才能和弟妹長長久久。”

    蘇湛切了一聲,“去你的鬼道理。”

    沈培川哈哈大笑。

    林曦晨從床上爬下來,哎hdhnbc了一聲,“怎么這么笨呢。”

    蘇湛,“”

    他正想吼一句你試試,卻看見林曦晨把糖果拿掉自己吃了,繩子上綁著一個蘋果,還很好心的說道,“給你弄個大的你就咬到了。”

    蘇湛走過來摸摸他的頭,“還是小曦好。”

    林曦晨笑,再次爬到床上站著,將蘋果提到他的眼前晃,“蘇叔叔,你這次再咬不到,就罰你給秦雅阿姨洗腳。”

    一旁陪著林蕊曦玩的秦雅聽到林曦晨的話,莫名的臉一紅。

    蘇湛瞧了她一眼笑著說好。

    “那來吧。”

    結果很慘淡,他一咬,林曦晨的手一晃,就錯過去了,蘋果往他的臉上砸了幾回,就是咬不住,皮太滑,能沾到嘴,就是咬不住。

    “你小子陰我。”蘇湛這才反應過來,從糖果換到蘋果,基本沒安好心。

    “去端洗腳水過來。”林曦晨跟大爺似的吩咐。

    “給自己媳婦兒洗腳,不丟人。”蘇湛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去浴室接熱水。

    很快,蘇湛端著一盆熱水進來,放到床邊,朝著秦雅喊,“媳婦兒過來洗腳。”

    秦雅裝沒聽見,這么多的人,她不意思。

    林曦晨拉著她,“秦雅阿姨你過來嘛。”

    林蕊曦覺得好玩,幫著哥哥一起拉著秦雅。

    秦雅能拒絕大人,卻拒絕不了兩個孩子,聽話的坐到床邊,她的腳上還穿著高跟鞋,蘇湛拿起她的腳給她拖鞋,林曦晨捂著嘴偷笑。

    “秦雅阿姨,我就是你的守護神,要是蘇叔叔欺負你,你就和我說,我替你報仇。”

    莫名秦雅因為林曦晨的這句話,紅了眼眶,沒有人說過要保護她,林曦晨是第一個。

    她感動的同時,覺得心都是熱的。

    她吸了吸鼻子,摸摸林曦晨的小腦袋,“謝謝小曦。”

    “不用謝,媽咪說我們是一家人。”林曦晨從桌子上抓了一把糖果,塞進妹妹的口袋里,“這是秦雅阿姨的喜糖,我們要多吃一點。”

    裝好糖果,他牽著妹妹的手,“我們走了。”路過沈培川跟前。“沈叔叔,你也走吧。”

    沈培川以為這小家伙還要折騰一會兒呢,沒想到這么快就放過了蘇湛。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小曦,能整他的機會就這一次,你想清楚了,就這么放了她”

    “看在秦雅阿姨的面子上,放過他,以后要是他欺負秦雅阿姨,我再收拾他。”

    蘇湛將秦雅的腳放進熱水里,同時抬頭,“你收買那家伙了對你那么好”

    秦雅沒理會他。

    秦雅跟著林辛言的時候就認識了兩個小家伙,相處的時間久,感情自然好。

    蘇湛將她的另一只腳也放在熱水里,“以后我對你好。”

    秦雅擦了一下臉,“你要說到做到。”

    蘇湛認真的給她洗腳,她很白,腳也一樣,很小巧。

    秦雅覺得癢,縮了縮,蘇湛抓住按在水盆里,“泡泡舒服。”

    林曦晨他們走出房門就看見林辛言和宗景灝站在門口。

    林蕊曦撲過來,抱著林辛言的腿,“媽咪,我口袋里有很多糖,給你一顆。”

    她掏出一顆剝了糖果紙,遞給林辛言,她彎腰就著女兒的手將糖果含進嘴里。

    很甜。

    沈培川走在最后面,他關上了門。

    蘇湛倒洗腳水回來,就看見房門已經被關上,他不放心,走過來將門反鎖。

    轉身,就看見秦雅站在哪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