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3章,我想激怒他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3章,我想激怒他

    “你在干什么”

    秦雅身上還穿著婚紗,今天的她格外美麗,此刻精致的小臉皺在一起。

    蘇湛實話實說,反正她應該也看到了,“鎖門啊。”

    “你鎖門干什么”秦雅的聲音大了幾分,走過來就要把房門打開,然而卻被蘇湛拉著,“你干什么去今天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怎么,你想讓我一個人過我告訴你不可能”

    “你啊”

    秦雅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就被蘇湛攔腰扛了起來,秦雅拳打腳踢,蘇湛不為所動,并且把她丟到了柔軟的大床上,他居高臨下,一邊解著紐扣一邊說,“我不能讓人看了我的笑話,今天,你哪里也不能去。”

    秦雅不是沒有經歷過人事的小姑娘,看蘇湛這架勢,她知道他要做什么,就是太清楚了,所以才心慌。

    她挪了dahuauiu挪身子,“蘇湛你別沖動。”

    不是她矜持,是還有一點沒有準備好,畢竟那一次他們兩個都喝多了,所以不會覺得尷尬。

    但是這一次不同,兩個人都很清醒。

    雖說對他是有好感的,可是并沒有正兒八經的交往過。

    蘇湛笑,“你不要緊張,我會很溫柔。”

    “蘇湛你讓我準備一下。”秦雅翻身想要爬起來,蘇湛彎身抓住她的腳踝,把她的腿纏到腰上,欺身壓下來,“我們都是夫妻了,還考慮什么”

    “蘇唔唔”

    秦雅的話,淹沒在蘇湛的吻里。

    屋外,沈培川摸了一下林曦晨的腦袋,“小曦今天太仁慈了,蘇湛都沒吃到苦頭,應該多刁難刁難他,讓他知道什么是彌足珍貴。”

    林曦晨仰頭看著沈培川,“你是嫉妒嗎”

    沈培川,“”

    他眉頭一挑,“我為什么嫉妒”

    “因為就你沒娶老婆了。”

    沈培川,“”

    “臭小子,敢開我的玩笑了。”沈培川作勢要揪他的耳朵,林曦晨反應快,拔腿就跑。

    林辛言領著女兒,準備回房間的時候,老太太處理完了下面的事情上來,看到林蕊曦,眸子瞇起來,“這小妮子長的太好看了,像媽媽。”

    因為被人夸獎了,林蕊曦笑嘻嘻的打招呼,“奶奶好。”

    林辛言趕緊糾正女兒,這樣叫,輩分都亂了,她蹲下和女兒說,“這個奶奶媽咪可以叫她奶奶,但是你要叫她姥姥。”

    林蕊曦似懂分懂的問,“媽咪的奶奶我要叫姥姥是嗎”

    林辛言點了點頭,“是的。”

    林蕊曦轉頭看向老太太,嘴巴跟抹了蜜一樣,“姥姥好。”

    “誒。”老太太的心都要被這小女孩給融化了,牽著她的手,“小蕊,可以請姥姥到你屋里坐一下嗎”

    她年紀大了,雖說婚禮不需要她干什么,但是心還是操了不少,剛剛處理完現場的事情,她累了,想要歇歇,但是在這陌生的地方,又想找個人說說話,大家都很忙,她看小女孩可愛,想要和她呆會兒。

    人越老,越怕孤獨。

    “可以。”林蕊曦不假思索的道,她拉著老太太進屋,林辛言也跟了進去,這會兒林曦晨和沈培川不知去哪兒玩了,宗景灝為了能多看林辛言一眼,跟著進來。

    林辛言給老太太倒水,“今天很累了吧”

    老太太笑瞇瞇的,蘇湛能夠順利結婚,累點也無所謂,“人老了,不中用了。”

    “奶奶的身體很好,不老。”林辛言將水杯放在她的跟前。

    老太太拉住林辛言的手,“我聽說秦雅和你關系很好”

    林辛言如實的點頭,“我們認識幾年了,像是親人一樣。”

    老太太點了點頭,“蘇湛不是個壞孩子,是被人傷過,之后好長一段時間一蹶不振,有時候身邊也出現過女人,可是都未認真過,這次,他能結婚我很高興,我也挺喜歡秦雅那孩子的,看著就很善良,我啊,就希望蘇湛不要犯渾,能好好和她過日子,過個一年半載的,也生下一個能像小蕊這樣的孩子,那樣我就滿足了。”

    林辛言沒察覺老太太話里有話,只當她是在感慨,安慰她說,“他們會好好的,也會有孩子的,到時候,奶奶就有的忙了。”

    老太太笑,“承你吉言。”

    宗景灝坐在一旁用手機刷財經新聞,對于這樣的話題他沒有興趣參加。

    老太太和林蕊曦說話,“小蕊你幾歲了”

    “五歲,過完年就六歲了。”小女孩如實的回答。

    老太太笑,“過的真快。”

    之前都沒有聽到動靜,竟然都長這么大了。

    林辛言靠在一旁的沙發里看著她們說話。

    林蕊曦話也多,問老太太很多問題,而且都是稀奇古怪的,比如,“姥姥,結婚是什么意思啊”

    然后老太太就耐心的解釋給她聽,“結婚就是,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組成一個家庭,這就叫做結婚。”

    小女孩的眼珠子轉了轉,“那姥姥結過婚嗎”

    老太太笑瞇瞇的回答,“當然結過了。”

    “那你嫁給了誰”小女孩又問。

    “那當然嫁給蘇湛的爺爺了。”

    “那我長大可以結婚嗎”

    小女孩這話一問出口,一直低頭看手機的宗景灝抬起了頭,看著女兒,眼神變得幽暗,因為女兒還很小,他從來沒有想過女兒會嫁人這個問題。

    他想,沒有人能配的上他的女兒,他要一直養著。

    林辛言的眼皮很重,后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沙發上睡著了,迷迷糊糊間還聽到女兒的聲音,總之都是些奇怪的問題。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醒來時林蕊曦和老太太都不在屋里了。

    “醒了”宗景灝端著一杯水過來。

    房間里開著空調,很暖,但是空氣干燥,她的喉嚨很干,她接過水喝了兩口,嗓子舒服多了,“我睡了多久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兩個小時。”

    林辛言放下水杯,揉了揉眼睛,坐起來,想到他故意把自己帶到外面的事情,問道,“你帶我出去,是為了引何瑞澤出現嗎可是他也不傻,輕易就跳出來。”

    宗景灝坐到沙發上,撫順她因為睡覺弄亂的長發,“因為我想激怒他。”

    林辛言在商城遇見何瑞澤肯定不是偶然,只有一直掌握著她的行蹤,才能在她落單時及時出現,試圖再次她把擄走。

    那么,這就說明他在時刻監視著林辛言。

    何瑞澤一心一意的想要把林辛言擄走,因為他喜歡林辛言。

    那么,他就故意讓何瑞澤看見林辛言和他很親密,激怒何瑞澤。

    讓何瑞澤想要快一點把林辛言再次搶走。

    在這個時候,如果林辛言落單,他會不會出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