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4章,覺得像在做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4章,覺得像在做夢

    林辛言很快就明白了宗景灝的用意。hksxrh

    “那接下來,是不是我單獨出去誘惑他出來”

    “不用。”

    他不會讓林辛言來冒這個險,即便他有信心能夠一擊即中,但是,依舊無法拿林辛言來做誘餌。

    “我會找個人來代替你”

    “你以為何瑞澤傻嗎”林辛言打斷他,“我們認識太久,他對我很熟悉,就算你能找個和我很像的人,也未必能夠騙過他。”

    不抓住何瑞澤她也不放心,這是一顆炸彈,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爆炸。

    為了她自身和兩個孩子的安穩,她想要盡快解決到何瑞澤的事情。

    “還是讓我來吧。”她極認真的看著宗景灝,她知道他在擔心什么,她愿意相信他,相信他一定能保護自己。

    見他猶豫,林辛言故意說,“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嗎”

    宗景灝看了她片刻,低聲說,“少激我,做再萬全的準備,總是有無法預料的意外,我不能拿你冒險。”

    林辛言靠在他的懷里,“我相信你,他的存在讓我太不安了。”

    宗景灝的身體往后仰,臉色隱在了暗處,讓人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林辛言不語,靜靜的伏在他的胸口,讓他消化這件事情。

    過了良久,他忽然出聲,“你再睡會兒。”

    這兩天她沒怎么睡,所以剛剛才會坐著都能睡著,而且剛剛睡的時間也不長,林辛言知道他肯定是要出去找沈培川安排這件事,所以她很乖巧的躺下。

    宗景灝將毯子蓋到她的身上,“我很快回來。”

    “嗯。”林辛言沒有了睡意,但是為了宗景灝安心的走,她閉上眼睛裝睡。

    宗景灝等著她睡熟,才起身離開房間,殊不知,他一離開,原本睡著的人就睜開了眼睛,林辛言是困的,但是知道了宗景灝的計劃后,她又睡不著了。

    她索性起來,身上裹著毯子走到窗邊,隔著窗戶,她能感覺到外面刺骨的寒風。

    呼呼,樹梢輕擺。

    “咚咚”

    忽然房門被敲響,林辛言收斂起情緒,淡淡的道,“進來。”

    房門推開,秦雅站在門口,蹉跎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先開口說話。

    明明來的時候,是有話想要和她說的。

    林辛言走過來,“快點進來坐,站在那兒干什么”

    秦雅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初做人妻的女人,都有這樣別扭的情緒。

    林辛言給她倒水,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她沒有什么經驗能夠和她分享。

    “我的婚姻是很糟糕的,不能交給你經驗,只想說,既然能走到一起就是緣分,好好珍惜對方。”

    秦雅低著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我還想像以前那樣叫你姐。”蘇湛是宗景灝的好兄弟,都稱呼林辛言為嫂子,但是她不想改口和蘇湛一樣叫。

    她想還和林辛言以前一樣。

    林辛言笑了,“當然可以啊。”

    她覺得這都不是事兒,怎么稱呼都無所謂,只要她們人不變,這份友誼不變,怎么稱呼不重要。

    這時,老太太帶著林曦晨和林蕊曦進來,看到秦雅也在,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深刻了,“小雅也在。”

    秦雅忙站了起來,“奶奶。”

    老太太擺著手,“坐,坐。”她看著秦雅覺得哪里都好。

    林曦晨滾到床上,去研究自己的魔方,林蕊曦撲到林辛言的懷里,不知道是困了還是累了,懶洋洋的樣在窩在她的懷里。

    老太太坐到秦雅身邊,握住她的手,“小雅,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若是蘇湛欺負你,你就和我說。”

    秦雅抿了抿唇,有些害羞的低著頭,“他沒欺負我。”

    老太太開懷,或許是心情好,人看著也精神,她拍著秦雅的手背感慨,“我覺得我像是在做夢。”

    她以為這一趟肯定會不愉快,以為蘇湛和以往一樣,說什么年底結婚都是騙她的。

    沒想到這一次是真的。

    “我老了,就希望你和蘇湛能好好的,你答應奶奶一件事情行嗎”忽然老太太鄭重起來。

    “您說。”秦雅道。

    “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離開他,替我照顧好他,能答應我嗎”

    秦雅覺得老太太很奇怪,但是又說不出哪里奇怪,為了讓老太太安心,她很嚴肅的回答,“我答應你。”

    老太太眉開眼笑,有了秦雅這話,她心安了。

    晚上,林辛言獨自一個人離開酒店,進入12月的天氣,就沒有暖過,晚上更是北風凌冽。

    風吹到人的臉上跟小刀子似的,割的肉生疼。

    林辛言拉緊羽絨服。

    因為快要過年了,宗景灝想要盡快把何瑞澤抓住,然后回b市,這是林辛言回來的第一個年,他想一家人不被打擾。

    這也是林辛言想的,這樣吊著,整天心慌慌的不可安寧。

    為了讓何瑞澤上鉤,林辛言裝作和宗景灝吵架了,晚上出門,獨自一個人坐在花池rjzq8邊緣。

    為了逼真,迷惑何瑞澤,秦雅還出來勸說她,“林姐,夫妻沒有不吵架的,我看宗總挺好的,你就別和他生氣了,你看在兩個孩子的面上,我們回去吧,外面這么冷。”

    林辛言捂著臉不語。

    秦雅繼續勸說,“兩個孩子都在等你呢,我們進屋吧。”

    林辛言低著頭,“我想要靜一靜,你進去吧,幫我看好兩個孩子。”

    “可是你在外面我不放心。”秦雅拉著她,“你跟我進去吧。”

    “我不想看到他,你進去吧,我一個人靜一下,好好的想一想。”

    幾次勸說無果,秦雅只好無奈的先先走。

    她時不時的回頭看她一眼,模樣很擔心她。

    進入酒店,她并沒有會房間,而是去找蘇湛,此刻蘇湛和宗景灝正在一個隱蔽的房間里監視著外面的一切。

    看到秦雅進來,蘇湛起身走過來,“你上樓去吧,奶奶和小曦小蕊都在樓上。”

    秦雅有些擔心,“這樣真的可以引出何瑞澤嗎”

    “只要他對嫂子還沒死心,肯定就會出現,這一次不行,就兩次,他肯定會有一次出現的。”蘇湛覺得何瑞澤肯定是得了偏執癥,不然不會這么陰魂不散。

    秦雅還擔心,“他會不會威脅到兩個孩子的安全”

    蘇湛摸摸她的臉,“不要擔心,沈培川在上面守著呢。”

    對于沈培川秦雅還是很相信他的能力的,沒有她的事了,她不能在這里添麻煩。

    秦雅轉身上樓,蘇湛再次反回房間內,宗景灝一直站在窗口,連姿勢都沒變過,這一過就是三個小時,林辛言在寒風里坐了三個小時,何瑞澤的影子都沒有。

    “嫂子這都在外面凍了三個小時了,要不要先回來,明天再繼續”

    每過一秒,宗景灝的臉龐便緊繃一分,林辛言在挨凍他比誰都心疼,但是同時他也是理智的。

    何瑞澤就算現在在暗地里監視著林辛言,也未必會出來,因為他不能確定,林辛言是不是真的和他吵架了。

    如果她多坐一會,就會說明,林辛言現在心情不好,他都不出來哄她,何瑞澤會覺得肯定是吵架了。

    一旦何瑞澤確定林辛言和他吵架了,肯定就會出現。

    這樣一過又是兩個小時,林辛言的腿坐麻木了,手也凍僵了。

    就在她覺得何瑞澤不會出現時,跟前出現一個小女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