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5章,自作孽不可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5章,自作孽不可活

    林辛言抬頭,小女孩的模樣進入她的視線,女孩兒穿著紅色的棉襖,小臉凍的通紅。

    “阿姨你坐在這里干什么”

    林辛言看著小女孩,又看看周圍,也沒有大人,她的視線重新回到小女孩的身上,“我心情不好,所以在這里,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的家人呢”

    “我媽媽在那兒。”她指著不遠處的烤串攤。

    林辛言順著她指的地方看過去,路邊有個燒烤攤子,有個女人,穿著有些舊的棉衣,帶著圍裙,正在幫客人烤肉串。

    “我來幫媽媽的忙的。”小女孩很乖巧,林辛言摸摸她的頭發,“你是個好孩子。”

    或許因為自己也有孩子,所以對小女孩的戒備心很低。

    “你要吃烤串嗎我叫我媽媽給你便宜一點。”

    林辛言不愛吃那些,但是卻掏出了身上的現金,遞給小女孩,“我不吃,這些給你買好吃的。”

    小女yovgs孩眨眨眼睛,看著那么多錢,不敢接,“阿姨,你給我錢干什么”

    她看著小女孩,透過她,她看到了從前的自己,以前和莊子衿在a國的時候,日子過的很拮據,跟她一樣,也在寒風里,熬著夜,只為賺取一點飯錢。

    所以看到小女孩她動了惻隱之心。

    “因為阿姨看到你,像是看到了我和我媽媽以前的樣子。”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問,“阿姨以前也賣過烤串嗎”

    林辛言搖搖頭,“自己沒賣過,給人家打過工,幫人家串烤串上的肉。”

    小女孩笑了,露著一排白白的小米牙,她接過林辛言手里的錢,“我幫你拿烤串過來。”

    小女孩跑著去烤串攤,林辛言看著她奔跑的背影眼神變得溫柔起來。

    她想,熬過最難的日子,總會好起來。

    “我去叫嫂子回來吧。”蘇湛忍不住,這寒冬臘月的在外面做了幾個小時,人都要凍壞了。

    宗景灝并未松口。

    “你不心疼嗎”蘇湛瞪著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他不是很疼愛林辛言的嗎怎么這會兒心腸這么硬了

    “你說,那個小女孩,為什么會出現”

    宗景灝目不斜視。

    蘇湛幾乎沒有想,就說道,“不就是個孩子嘛,估摸著是看嫂子一個人坐在那里很久了,好奇,所以跑過來和她說話。”

    宗景灝轉過頭看了蘇湛一眼,“他對她很熟。”

    “這有什么關聯”話說到一半,他忽然明白了宗景灝的意思,這個小女孩,可能和何瑞澤有關聯。

    “嫂子好善良。”蘇湛道,因為他看到林辛言給那個小女孩錢了。

    宗景灝沒吭聲,只是臉色不怎么好看,剛剛林辛言給zgaipiren了那個小女孩錢,她的眼神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他想,肯定是這個小女孩什么地方觸碰到了她的記憶。

    過了半個小時,小女孩手里拿著一把烤串跑到林辛言的跟前,“阿姨,給你。”

    林辛言看著還冒著熱氣的烤串,凍了幾個小時,確實想要吃一口,于是她接過來了,拿出一串咬掉上面的肉,有碳香味,不是油炸出來那種油膩的味道。

    “謝謝。”林辛言笑著,“很好吃。”

    小女孩拉住她的胳膊,“你給我那么多錢,我媽媽說要謝謝你,可是攤子上又離不開人,你和我去好不好”

    “你告訴你媽媽,不用在意”

    “那我把你給我的錢還給你。”小女孩說著將林辛言給她的錢從口袋里掏出來。

    林辛言按住她的手,“阿姨給你了,就不能再收回來,這些錢,可以讓你媽媽給你買一件新的棉衣,那樣會很暖和,出來陪你媽媽擺攤就不會冷了。”

    “不行,我不可以隨便收你的錢,收下也可以,但是你要接受我媽媽的感謝。”

    小女孩很是執著,林辛言無奈,只好答應她,現在這個點,估計何瑞澤是不會出現了。

    這個時候還有客人,小女孩的媽媽還在忙活,看到小女孩把林辛言拉不過來,手在圍裙上擦了擦,“你給我女兒錢了”

    林辛言舉舉手里的烤串,“買烤串的錢。”

    “可是買烤串也用不了那么多錢啊,你太善良了,怪不得那位先生那么喜歡你,非要讓我女兒把你拉過來。”女人扎著一個馬尾,長相普通,看著像是本分人。

    林辛言卻懵了,不明所以的問,“什么先生”

    “是我。”坐在烤串攤前吃烤串的一個男人,站了起來,他轉過頭,林辛言看清楚了他的臉。

    何瑞澤

    她瞬間警惕的往后退了退。

    “阿姨叔叔說他很喜歡你,我也喜歡你。”小女孩很天真的道。

    林辛言低頭看著小女孩天真無邪的臉,雙手猛地握緊,他竟然連孩子都利用

    “你怎么會變成這樣”林辛言怒斥。

    “是你逼我的。”何瑞澤自以為很聰明,“你和宗景灝鬧別扭了我早就告訴過你,傷害過你的人,不會真的愛你,只有我,全心全意的愛著你。”

    他拍著自己的胸口,說話時齜牙咧嘴,樣子好不猙獰。

    林辛言現在算是弄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何瑞澤估計怕有陷阱,利用對她過去的了解,故意把這個小女孩弄到她的面前,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想到過去的自己,讓她放松警惕,跟著小女孩過來。

    “看吧,我是不是對你很了解只要我用點雕蟲小技,就能把你引上鉤”何瑞澤得意于自己對她的了解,而沾沾自喜,“只有我了解你,真心愛著你”

    “是嗎”

    黑暗中一陣躁動,宗景灝一身黑色西裝外面罩著大衣,在保鏢的擁簇下走過來,斑斕晃動的光,閃過他的臉。

    他震懾全場的風度,猶如一張網,纏住所有人的視線,他忽略所有,走到林辛言身旁,將她攏入懷中。

    目光掃過何瑞澤錯愕的臉,冷笑一聲,“你終于肯出現了”

    何瑞澤左右環視,發現自己被包圍了,臉色陰沉難看,“你們故意的”

    這個時候何瑞澤才發現自己上當。

    蘇湛抻了抻褲兜,“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何瑞澤今天你跑不掉了。”

    忽地,何瑞澤哈哈笑笑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