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6章,我相信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6章,我相信你

    蘇湛皺了皺眉,“你笑什么”

    “你以為你們贏了嗎你以為你抓住了我了”何瑞澤笑的越來越猖狂。

    蘇湛的眉頭越皺越深,他是什么意思

    宗景灝握住林辛言冰涼的手,往懷里攏的更加緊,眼睛微瞇。

    “你還能耍什么花招今天借你一對翅膀你也飛不出去。”蘇湛看著何瑞澤這猖狂的模樣,臉色愈發難看。

    “我飛不出去,你能飛出去。”說話時他拉開拉鏈。

    很快蘇湛知道了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因為他的懷里揣著炸彈。

    在他露出炸彈的那一刻,引起了一陣尖叫聲,賣烤串的母親,把女兒抱在懷里,躲在了桌子底下。

    他笑看著宗景灝,“你們誰敢來抓我”

    宗景灝不動神色,把林辛言護在身后,“你想怎么樣”

    他說話的同時ysyshop,在何瑞澤身后的保鏢慢慢上前,試圖一舉制服他。

    何瑞澤敞著懷,“把言言交給我,讓我帶她離開,否則,我們大家同歸于盡。”

    宗景灝故意和他周旋,讓保鏢有機會靠近他。

    “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說了呀,大家同歸于盡,誰也別想活”何瑞澤shzhanxi往他的身后撇,“言言,你真想看著這么多人,因為你而死”

    林辛言扭頭不去看他,然而目光恰巧落在了躲在桌子下的母女,她的眼神閃動,雙手握緊。

    她們多么無辜,是因為她才殃及這危險當中來。

    林辛言想要出聲讓她們走,躲著桌子下面是沒有用的,但是又怕引起何瑞澤的注意。

    “言言你跟我走,只有我是真心喜歡你,愛你,只有我,才能為你連命都不要,跟我走。”他朝林辛言伸手。

    這時,靠近何瑞澤的保鏢不小心碰到了椅子,發出響動,何瑞澤回頭就看見朝他潛過來的保鏢,他的臉色瞬間陰沉,被他發現了,保鏢選擇來硬的撲上來想要抓住他。

    何瑞澤踢倒跟前的椅子,當住保鏢的靠近。

    “媽媽,媽媽。”小女孩嚇得往女人的懷里鉆,何瑞澤轉頭盯著那個小女孩,林辛言一看不好,“快攔住他。”

    保鏢沖上來,還是晚了一步,何瑞澤掀翻了桌子,抓住了小女孩,女人抱著女兒不放,“你放開我女兒。”

    “把她給我。”何瑞澤怒吼一聲,女人嚇得嗷嗷叫,“放開我女兒,放開我女兒”

    小女孩被抓的生疼,嚇得哭,“媽媽,媽媽”

    林辛言想要去幫助那位母親把孩子搶過來,何瑞澤現在就是瘋子,肯定會傷到孩子的。

    她才剛一動,就被宗景灝抓住,“我去。”

    何瑞澤用蠻力,將女孩從女人的手里拽出來,正想用小女孩威脅林辛言,一轉頭,便看見宗景灝,“你”

    宗景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鉗制住他的手腕,他的手勁兒極大,何瑞澤吃痛,抱著小女孩的手松了些,宗景灝順勢將小女孩抱進懷里,何瑞澤惱極,被激出骨子里的血性,他摸到懷里的炸彈,試圖按下引爆建,依袂偏飛,宗景灝抬腳踢飛了他。

    嘩啦啦。

    桌椅倒了一片。

    何瑞澤反應的快,爬起來就跑。

    保鏢追上去。

    “嗚嗚”小女孩在宗景灝的懷里哭,他低頭,看見小女孩嚇得臉色發青,兩只凍的發紅的小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衣領,生怕自己會被搶走一樣。

    “晴晴,晴晴。”女人撲過來抱女兒,宗景灝將小女孩遞給她。

    她緊緊的將女兒裹在懷里,親吻泣不成聲的女兒,安撫著,“不怕不怕,沒有事了,沒有事了媽媽在這里。”

    “謝謝。”女人抱著女兒給宗景灝鞠躬,不是他不知道女兒會不會被炸死。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何瑞澤竟然是個瘋子,不然正常人,誰會身上綁炸彈。

    “他來我這里吃烤串,說是和女朋友吵架了,讓我女兒去把這位小姐引過來,誰知”女人紅著眼睛看林辛言,“差點害了你。”

    女人知道林辛言為什么給女兒錢,愿意吃烤串,不過是想讓她不覺得尷尬,理所當然的收下她給的錢,她是善良的人,卻沒想到,自己和女兒差點害了她。

    林辛言從未覺得這母女兩個有錯,只是善良被利用了而已。

    “時間很晚了,今天趕緊回去”

    “啊”

    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被一聲驚恐打斷,她和宗景灝同時回頭,卻看見老太太被何瑞澤挾持住。

    “怎么回事”蘇湛快步走過去,“她怎么會被何瑞澤抓住”

    保鏢說道,“我們追他,他朝這邊跑來,老太太從屋里出來,剛好撞上了,他并不知道老太太的身份,只是單純的劫持人質。”

    老太太被嚇得不情,看到蘇湛,就喊,“蘇湛。”

    她不知道何瑞澤是誰,也沒有人給她說過今天的計劃,就是把她和兩個孩子都關在房間里,林蕊曦纏著沈培川要找林辛言,老太太就下來想要來找林辛言,順便找蘇湛,他和秦雅還是新婚,那么晚不會去,她不放心,所以沈培川沒注意她下樓。

    到樓下,老太太看到蘇湛和林辛言在外面,想要出來找他們,被忽然沖過來的何瑞澤抓住挾持了。

    “你認識蘇湛”何瑞澤笑的猙獰。

    老太太年紀大,也沒反應過來這句話有什么不對勁,隨口道,“蘇湛我孫子啊。”

    “哈哈。”何瑞澤大笑一聲,一時看蘇湛,一時看宗景灝,“你們不放我是嗎”

    “王八蛋”蘇湛立馬就要沖上去,宗景灝拉住他,“別沖動。”

    蘇湛氣的胸口快速的起伏著,“你他媽的敢動我奶奶一根汗毛,我把你大卸八塊喂狗。”

    “那你得有本事抓住我。”知道手里的人質是蘇湛的奶奶,他有恃無恐,篤定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想要救人可以。”他的目光轉向林辛言,“你來換。”

    “呸,休想”蘇湛厭惡透了何瑞澤。

    何瑞澤掐著老太太的手,猛地用力,老太太痛呼了一聲。

    蘇湛惱的直蹦糙話,“我操你祖宗”

    “我同意換,我過去,你放了老太太。”林辛言忽然出聲,宗景灝站在烈風口,沒有說話,目光與她交匯卻勝過千言萬語,林辛言淡然淺笑,“我相信你。”

    相信你可以救我。

    說完林辛言朝著何瑞澤走去。

    蘇湛慌了,喊了一聲林辛言,“他就是個變tai,就是沖著你來的,你去了,就上了他的當。”

    林辛言就像沒聽見,腳步更是沒有半分遲疑。

    蘇湛轉頭看著宗景灝,“你真讓她去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