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8章,他會死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8章,他會死嗎

    嘭的一聲悶響,何瑞澤瞪大了眼睛,他慢慢的轉過身,黑暗里,被路燈籠罩一抹高大的身影,依袂在狂風里偏飛,他站的穩,腳下如扎了根,任狂風吹,不曾有半點動搖,手里舉著槍,倨傲狂氣。

    何瑞澤眼睛越瞪越大,越來越猙獰,嘴角不斷的抽搐,“你,你”

    沒有力氣支撐,他的雙腿一軟,整個人跪了下去。

    林辛言看著他在自己的眼前倒下。

    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氣,身體在風口里晃了晃,反應過來后,她扣開皮帶松開手,立刻去抱被丟在地上的老太太,“奶奶。”

    林辛言去試探老太太的鼻息,還是有呼吸的。

    “奶奶。”蘇湛撲過來,林辛言支撐著最后一點力氣,“快,快送老太太去醫院。”

    蘇湛看了一眼她,抱起老太太上車,擔心老太太出事,對著保鏢發脾氣,“快點”

    林辛言單手撐著地面,想要站起來,忽然被人攥住另一手腕,視線里,映入一雙锃亮的皮鞋,她的目光往上移,一雙修長的大長腿,再往上,那張棱角分明的臉。

    宗景灝手上輕輕用力一帶,林辛言的身體被提起,又在一瞬間跌進一堵結實溫暖的胸膛。

    她仰著頭,風太大,她的長發在狂風里飄搖。

    宗景灝撩起她擋在額頭的長發,盤到耳后。

    有驚無險,她笑了,一雙眼彎彎如月,清澈得擠出水來,“沒事了,幸虧你來的及時。”

    宗景灝的表情并沒有因為她的話而有松動,反而越來越堅硬,他用力一覽,林辛言的身體撞進他的懷里。

    隱約林辛言察覺到他低落的心情,她剛想開口,卻看見兩個保鏢過來,一人一頭,把何瑞澤扔上了車。

    林辛言從未見過宗景灝這般暴戾的樣子,聲音有些低,沒有問他為什么會有搶,而是問了一個她更關心的問題,“他會死嗎”

    何瑞澤有錯不假,他應該受到懲罰,但是這個懲罰不能是他私自處置。

    何瑞澤死了,他同樣是犯法。

    “不知道。”是的,他不知道,在看到何瑞澤掐著她脖子的時候,什么理智都沒有了,擱平時,他定手上有分寸,可是,這次,他失了分寸。

    林辛言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老太太有沒有事兒。

    “我們回去吧,我冷。”她主動纏住他的腰。

    宗景灝將她攏入大衣中,朝著車子走去,保鏢恭敬打開車門,他擁著林辛言坐進去。

    車門關上。

    這一路上兩人沒有說話,似乎各有心思。

    林辛言還未從這場驚心動魄中回神,而宗景灝還在自責中,他要是晚來一步,她會不會

    很快車子到了酒店,秦雅去了醫院,現在老太太在醫院不知道什么情況,她作為蘇湛的妻子應該在醫院守著。

    “是我大意了。”沈培川懊惱的說。

    如果他看住老太太就不會有這個意外。

    確實,他覺得應該沒什么危險,何瑞澤一個人還能翻出什么浪花來卻沒想到他竟然身上裝了炸彈,惹出那么多的事情。

    “這是意外。”林辛言安慰道。

    “兩個孩子都在房間里,我去處理何瑞澤。”沈培川剛想走,似乎想到什么,看向宗景灝,“槍呢”

    沈培川有配備的槍。

    林辛言這才知道,宗景灝用的槍是沈培川的。

    沈培川的槍都有編碼,丟了是要受到處罰的。

    宗景灝從腰間掏出還給他,然后越過他進了屋zzxc。

    明顯宗景灝不甚高興,沈培川想要問,他怎么了。

    林辛言攔住他,對他搖頭,“他可能心情不好,你去吧,盡量把人救回來。”

    沈培川點了點頭。

    林辛言轉身進屋,她脫了身上的羽絨服,掛在衣架上,宗景灝身上的大衣沒脫,就抱著林蕊曦,林辛言走過來,“把大衣脫了吧。”

    屋子里暖,再說他在屋里穿著會熱,他放下女兒,肩膀一抖,大衣滑下來,林辛言雙手拿住,然后走過去掛到衣架上。

    “爸爸,你去哪里了”林蕊曦摟著他的脖子撒嬌。

    宗景灝捏她的小鼻子,“爸爸出去辦點事情。”

    小女孩趴在他的肩頭,小臉埋在他的肩窩,悶悶的出聲,“我還以為你出去和媽咪約會了,下次再出去可不可以帶上我天天悶在房間里好無聊,我們什么時候能回去”

    宗景灝順著她的背,“再等一下。”

    本來是何瑞澤的事情一結束,他們就可以回去。

    可是老太太現在被送進醫院,情況還不知道怎么樣,現在肯定是不能走了。

    “那爸爸,你能不能多陪陪我”她撅撅嘴巴,“我都想外婆了。”

    宗景灝吻住女兒的額頭,說,“以后都陪著你。”

    小女孩高興了,咯咯的笑,還在他的臉上用力的親了一口,口水黏了他一臉。

    看到女兒高興,他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意。

    醫院。

    老太太被送進檢查室,蘇湛焦急的在走廊走來走去。

    秦雅被晃的眼暈,知道他著急,知道他擔心,可是這么晃來晃去也不能把人晃沒事,她走過來,握住他的手,“別太擔心,奶奶一定會沒事的。”

    蘇湛齜著牙,“何瑞澤那個王八蛋,我一定要弄死他”

    秦雅連忙捂住他的嘴,這里都是人,讓人聽見了影響不好,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不良人群呢。

    “我知道你生氣”

    “我能不生氣嗎”蘇湛大聲,吼過之后他也意識到自己太沖動了,不該對著秦雅喊的,“對不起,我太著急了。”

    他轉身坐到長椅上,雙手捂著臉,“我就這一個親人了,她對我很重要。”

    秦雅走過來,抱住他,“我知道。”

    他抱住秦雅,臉埋在她的腹部,秦雅站著,他坐著,位置剛好在這個部位,聲音低沉的帶著一絲顫抖,“我父母去世的早,是她,把我養大,是我不好”

    秦雅摸著他的頭,“這不怪你,誰都沒有預料到,這是意外。”

    蘇湛抱著她不吭聲。

    周圍漸漸安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檢查室的門打開,護士手里拿著檢查單子走出來,“患者家屬在嗎”

    蘇湛從長椅上站起來,快步走過來,秦雅也跟著,怕會有不好的消息,她和蘇湛的手緊緊相握。

    “我奶奶怎么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