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9章,不檢點的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9章,不檢點的媽

    問這句話的時候,蘇湛的手遽然收攏,他怕聽到不好的消息。

    秦雅的手被攥的有點疼,但是她并沒出聲提醒,知道這個時候的蘇湛很緊張。

    “是這樣的,患者是年紀大了,受到了驚嚇昏迷,沒有生命危險,身上有些擦傷,已經處理過了,沒有大礙。”

    蘇湛激動的手足無措,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捧住秦雅的臉,用力的吻住她的嘴唇,笑的像個孩子,“我奶奶沒事了。”

    秦雅沒見過這樣的他,像是個還沒長大的孩童。

    “先別急著高興,老人年紀大了,應該要避免她受到精神上的刺激。”護士冷冷打斷。

    蘇湛這才驚覺自己剛剛失了禮貌,他輕咳了一聲,很嚴肅的嗯了一聲。

    護士抬眼看他,聲音有依舊很冷,“老人以后不能再受刺激,這樣的年紀很容易過去,下次未必還能醒來,做小輩的,要善待老人。”

    蘇湛重重的點頭,“我知道了。”

    “你們在這里等一下,患者很快會被推出來。”說完護士轉身離開。

    蘇湛這次淡定的很多,站在門口等著,很快檢查室的門滑開,老太太被推出來,人是醒著的,看到孫子老太太伸著手,蘇湛彎身握住,摸摸老太太的額頭,離得近,蘇湛才發現老太太臉上有一個巴掌印。

    送她來醫院的過程里,他太著急了,沒看到她臉上的掌印。

    他的臉色猛地一沉,何瑞澤那個畜生

    現在他才知道,護士為什么那么冷漠,肯定是以為他虐待老人。

    他親親老太太的手背,“沒事了,你乖孫子在這里呢。”

    “臭小子,那是什么人啊”現在老太太才好像想明白,劫持她的人,好像蘇湛認識。

    “就是個瘋子,已經被警察抓走了,不要想了好不好,我們需要休養。”蘇湛哄著老太太。

    秦雅幫著醫護人員把ngshixd老太太推進病房,不需要住院,但是要在醫院觀察一夜,明天可以走。

    到了病房以后,蘇湛將老太太抱到病床上,秦雅幫醫護人員把推床送出去,“謝謝,麻煩你們了。”

    “我們應該的。”醫護人員對秦雅笑說。

    秦雅關上門,轉身走進來。

    “小雅,來,來。”老太太朝著秦雅擺手,秦雅走了過來。

    老太太拉住她的手,放到蘇湛的手掌里,“蘇湛這小子,長這么大,就干了這么一件靠譜的事情,娶了你。”

    秦雅不好意思,低著頭。

    蘇湛握住秦雅的手,“奶奶,怎么,有了孫媳婦,就不要孫子了”

    “要你干什么,就會氣我。”老太太佯裝生氣。

    蘇湛立即服軟,“以后不氣你了。”

    護士都說過了,老太太年紀大了,不能受刺激,他得順著老太太的心意。

    “我餓了。”老太太忽然說道。

    “我去給你買。”蘇湛忙站起來,“你想吃什么”

    老太太給他使眼色,蘇湛沒有領會到她眼色的用意,問道,“你眼抽什么,是不舒服嗎”

    老太太,“”

    她在心里翻白眼,心想這孩子是不是傻,怎么這么沒有眼色

    秦雅是看出來了,這老太太是要把她支出去,于是主動道,“我去買吧,奶奶你想吃點什么”

    “給我弄點粥吧。”老太太道。

    “還有別的嗎”秦雅又問。

    老太太擺手,“沒有了。”

    “那我去買,蘇湛你好好照顧奶奶。”

    秦雅往門外走,蘇湛這才領會老太太的用意,他看了老太太一眼,跟著秦雅走出來,解釋道,“我奶奶可能生病了,想和我說幾句悄悄話,你別介意。”

    秦雅笑笑,她看的出來,蘇湛和老太太的感情很好,她理解。

    “我不會介意,進去吧,我去買點吃的,你想吃點什么,我一起買回來。”這蘇湛也忙了大半夜了,現在估計該餓了。

    “我想吃春卷。”蘇湛也不客氣。

    秦雅說好。

    “你進去吧,奶奶一個人等下別著急了。”秦雅擺了擺手,邁步離開。

    蘇湛看著她的背影,不知不覺勾起了唇角。

    她很善解人意。

    蘇湛轉身回病房關上門。

    他走到床邊坐下,“你想說什么,還非得將她支開,她就是脾氣好不計較,要是換個脾氣不好的,都要生氣了。”

    老太太笑瞇瞇的,“是在為你媳婦鳴不平嗎”

    “沒有,沒有。”蘇湛連忙擺手,“有了媳婦兒也不能忘記奶奶的養育之恩。”

    老太太嘆了一口氣,“我老了。”

    “奶奶不老。”蘇湛靠過來,在老太太跟前撒嬌。

    老太太被逗笑,很快她的笑容沉了下去,換上了一副嚴肅的面孔,“我覺得秦雅這孩子很善解人意,也通情達理,長得也好,你好好對人家。”

    “我知道,你都說幾遍了。”蘇湛沒有不耐煩就是提醒她。

    老太太又嘆了一口氣,“你幾歲的時候,就沒了爸爸媽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養大”

    提起以前的事情,蘇湛吊兒郎當的勁都沒了,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你不要怪你媽了”

    “我為什么不怪她”蘇湛紅著眼睛,即使過了這么多年,他也不曾釋懷過。

    秦雅去買東西的路上,發現自己沒帶錢,她出來的太急,手機和錢都沒帶,返回來問蘇湛拿錢時,在門外聽到他們的對話。

    “不是她,我會連爸爸也沒有了嗎她只圖自己快活是吧”蘇湛越說越激動,過了一會兒他也覺得自己不該這樣,時間過了那么久,他該放下的,可是又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

    老太太渾濁的眼眸透著水花,抓著蘇湛的手發抖,“是奶奶不好,不該提以前的事情的。”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蘇湛苦笑,要說不好,就是他的命不好攤上一個不檢點的媽,還把他爸爸也搭nengtak進去。

    秦雅愣了一下,他們這話是什么意思

    蘇湛的爸爸媽媽

    可是轉而一想,她這樣偷聽很不禮貌,于是抬手敲了敲門。

    蘇湛吸了一口氣平復情緒,站起來,去開門。

    房門打開,看見是秦雅,蘇湛說道,“你買東西這么快”

    目光掃下來這才發現,她雙手空空并沒有東西。

    眉頭不由的皺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