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0章,算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0章,算賬

    秦雅蹉跎了一下,“那個,我”

    “你聽見我們說話了”蘇湛的臉色有些沉,對于自己的往事,他并不想別人知道。

    秦雅本想說,她不是故意聽的,可是對上蘇湛陰冷的臉,她立刻慫了,莫名的,她怕蘇湛生氣,“我剛回來,你們說什么了奶奶故意把我支開,是和你說我嗎”

    蘇湛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嗯,說讓我對你好,對了,你怎么沒買東西就回來了”

    “我出來的急,什么都沒拿,沒有錢。”秦雅微微錯開他直視的目光,還在為剛剛說謊的話感到不安和羞愧。

    可是看在蘇湛的眼里,以為她這是不好意思,唇角微微揚起,從口袋里把錢包遞給她,“給。”

    秦雅抬頭看著他,“你拿一百塊給我就夠了,不用把錢包也給我。”

    蘇湛拿著她的手,把錢包塞進去,“我們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

    秦雅看著他,手指不由自主的卷縮。

    蘇湛笑,“這就感動了我還沒把全部家產給你呢,你也太好收買了。”

    秦雅瞪他,“我走了。”

    “嗯。”

    蘇湛看著她離開,關上門轉身進病房,這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來電顯示著沈培川的名字,他接了起來,不等沈培川說話,蘇湛就先問道,“那個畜生死了沒有”

    “估計死不了,在手術室呢,奶奶怎么樣”沈培川打這個電話主要是問老太太有沒有危險。

    蘇湛拉過床邊的椅子,坐下,“沒事了,就一點小傷,醫生說在這里觀察一晚上就可以回去了。”

    “嗯。”沈培川說完也沒掛電話,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么就說,怎么還變得磨磨唧唧了”

    “那個,這個電話是嫂子讓我打的。”想了一下,沈培川覺得還是要和蘇湛說,“嫂子可能是覺得,這事兒是因為她,怕老太太出事兒,就打電話讓我給你打電話問問情況。”

    蘇湛都明白,這事兒和林辛言沒多大關系。

    老太太會出現是意外,被何瑞澤抓了也是意外,再說,林辛言也為了換老太太差點身陷險境。

    “這事和她沒有關系,我心里有數。”

    “那就好,晚點我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去看看奶奶”

    “不用了,大家都折騰了一夜,有點時間你就睡一覺,明天我們可能就得走了,這都年底了,你也出來這么長時間了,單位那邊你回去也得交代。”

    沈培川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蘇湛掛了電話裝到口袋里,老太太看著他問道,“誰打電話給你”

    “沈培川,打電話過來問你的情況,我告訴他你沒事情了。”蘇湛給老太太掖被子,“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爸媽的事情你別和秦雅說。”

    “她也不是外人。”老太太覺得這沒有必要瞞著。

    “我閑丟臉,我不想她知道。”蘇湛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只要提到以前的事情,他就這樣。

    老太太并不覺得這是一件令人丟臉的事情,又不是他的錯,“怎么,你打算瞞一輩子她是你的妻子,是要和你過一輩子的人,你要信任她,不管她信不信你,你都要拿出你的態度,婚姻,最怕什么最怕不信任。”

    老太太年紀是大了,可是腦筋清楚的很,活的久了,看的也通透。

    “再說吧,等我準備好。”蘇湛不愿意再說這事兒,故意岔開話題,“你累了吧,歇歇。”

    老太太不放心他這態度,“你都結婚了,還有什么沒有準備好的怎么,難不成你的心里還想著那個劉菲菲”

    “我沒有,你怎么想起來提她”蘇湛覺得今天老太太不大正常,先是提了他爸媽的事情,這又提起他初戀的事情,這是想干什么

    “奶奶,你是不是那兒不舒服你不舒服就說,咱去叫醫生來看看”

    “啪”

    “你咒我呢”老太太一巴掌拍在蘇湛的身上。

    蘇湛聲音小了下去,“那你怎么盡說以前的事情。”

    老太太加重了語氣,“我是擔心你”

    蘇湛給老太太蓋好被子,“我都多大的人了,我有分寸,你保重身體,就是對我最大的關心。”

    老太太沉沉的出了一口氣,給他打了一個預防針,“蘇湛我跟你說,我喜歡秦雅,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再遇到什么人,都不可以變心。”

    “我知道,你放心。”蘇湛沒往心里去,這老太太就這樣。

    喜歡嘮叨。

    后來沒過多久,秦雅買吃的回來,她將東西放到桌子上,“我對這里不熟,跑了一點路才買到。”

    放好東西,她將錢包遞給蘇湛,“給你的錢包。”

    “放你哪里吧。”蘇湛沒接,扒開她買的春卷拿了往嘴里塞了兩個,他大口嚼了幾下就吞去,喝了口水壓下,“你在這里陪著奶奶,我出去辦點事情。”

    秦雅說好。

    蘇湛離開,秦雅將老太太的床頭調高,然后走過來把粥端出來,坐在椅子上,喂老太太吃,“奶奶喝粥。”

    老太太笑瞇瞇的,長開了嘴。

    她自己能動,但是這會兒就想讓秦雅照顧自己。

    秦雅端著粥碗,知道里面的粥不會燙,才遞到老太太的嘴邊。

    一碗小米粥,秦雅一口一口的喂完,她抽了一張紙給老太太擦嘴,老太太半躺著也不動,享受著秦雅的照顧。

    “你說蘇湛出去干什么了”老太太問。

    秦雅收拾桌子,“我也不清楚。”

    “那你都不問”老太太又試探性的問。

    秦雅也沒在意,更沒深想老太太這句話,將粥碗丟進垃圾桶,“他不是說有事情嗎,肯定就是有事情要處理,他應該有分寸,你別擔心。”

    秦雅以為老太太是擔心蘇湛,洗了手走過來將床頭放下去,讓老太太好好休息,“我就在這里守著你,你有事情叫我,現在好好的睡一覺。”

    老太太確實也疲乏了,說了一會兒話覺得累,秦雅的態度讓她很滿意。

    對蘇湛的行蹤不問,證明是相信他。

    可是蘇湛不說自己的事,反倒是對texiaotu她有所保留。

    老太太不由得又嘆了一口氣。

    蘇湛走出病房掏出手機給沈培川去了一通電話。

    很快電話打通。

    “你在哪兒”

    “醫院啊。”沈培川莫名其妙,之前電話里他不是說了在救治何瑞澤嗎

    “我是問你在那個醫院,我來找你。”這會兒老太太有人照顧,他空出時間,來找何瑞澤算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