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1章,宗景灝的奇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1章,宗景灝的奇怪

    “仁愛醫院。”沈培川回答。

    蘇湛剛好走到大門外,他回頭,門診部霓虹燈亮著的就是仁愛醫院四個大字,這是和老太太一個醫院

    他動了動唇,“在什么位置”

    “手術室啊。”沈培川有些發懵,“你怎么了”

    蘇湛沒說,只說了一句我來找你,便掛了電話。

    蘇湛反回醫院,按照指示圖,找到手術室的位置,沈培川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邊上站著幾個保鏢,他闊步走過來,“什么情況現在”

    沈培川看到蘇湛走過來,挪了挪位置,“坐下說。”

    蘇湛一屁股坐下來。

    “醫生說差點就沒救了,離心臟就差兩厘米,這會兒還在手術室。”沈培川說。

    蘇湛啐了一口,“怎么不死他個龜孫子”

    沈培川看著他,“真死了,景灝就是殺人犯,我看就嫂子一個人清醒。”

    “又不是擺不平。”蘇湛依舊覺得該打死何瑞澤。

    有錢有勢,有錢為什么在前面

    就是因為有了錢,什么就都有了。

    有了錢自然就有勢了。

    加上宗景灝的舅舅家,這事能抹掉。

    沈培川覺得現在蘇湛太激動,和他說啥也沒有用,于是不再開口,讓他一個先冷靜一下,沈培川低估了蘇湛的怨氣。

    這個時間走廊很安靜,這樣靜謐的氣氛有些微妙。

    “這都多久了,怎么還沒好”蘇湛有些不耐煩的道。

    沈培川看了他兩秒,“要不,你先回去”

    看他這架勢,就算何瑞澤手術順利出來,也得被蘇湛打死

    “不回去。”蘇湛打定了注意。

    沈培川的眉頭緊皺,這人怎么還油鹽不進了

    “沈培川,那個小子扇我奶奶巴掌,你說我能消氣不”蘇湛瞪著眼。

    可見他心里多生氣。

    何瑞澤確實混蛋,對個老人下手。

    “心里醫生心里不正常,比平常人恐怖多了。”沈培川道。

    這時手術室的指示燈滅了,沒過多久手術的門滑開,醫生以及后面被推出來的何瑞澤。

    醫生摘到口罩,“手術很成功,不過后期要休養好長一段時間,畢竟傷了內臟,當然,對壽命是有影響的”

    “這種畜生就不應該活著”醫生的話還沒說完,蘇湛截住打斷。

    醫生被打斷話有些不高興。

    眉頭皺的深,“既然不想救,干嘛把人送來”

    手術成功,醫生也挺高興,結果蘇湛來了這么一句,無疑是給醫生潑了一盆冷水。

    眼看氣氛就僵了,沈培川上來打圓場,他掏出自己的證件給醫生看,“我是b市的,追蹤犯罪嫌疑人來到這里,這個人就是在他逃跑的過程中,我開槍打了他,他是個人販子,所以我這個同事氣不過,才說話不中聽,您別介意。”

    醫生一聽是個犯罪的,還是人販子,頓時對自己剛剛手術成功的喜悅也沒有了。

    而且還很憤怒,“人販子就該死了。”

    沈培川給何瑞澤安排了一個人人都厭惡痛恨的罪名,人販子

    “先送病房去吧。”沈培川擺手,讓手下的人動手。

    知道沈培川的身份,醫生對他們的行為都給與理解,而且還很配合。

    蘇湛走到醫生跟前,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有沒有注意事項”

    “剛手術只要不大動干戈,都不會有生命危險。”知道何瑞澤是犯罪嫌疑人,對他也沒了細心的交代了。

    “醫生。”蘇湛靠過來,低聲問,“若果我扇icai798他幾把掌,會不會死掉”

    醫生嚇的往后退了一步,又覺得自己的動作太大,輕咳了一聲,“那個,那個,只要不拔了他身上的那些管子,皮肉上的一點傷害,要不了命。”

    “哦。”蘇湛了然,拍了拍醫生的肩膀,“謝了。”

    蘇湛轉身去了病房,醫生看著蘇湛的背影打了個冷顫,好似預料到蘇湛到病房以后會做什么一樣。

    為了不惹事上身,醫生轉身快步離開。

    進到病房內,護士正在記錄何瑞澤身體每項的指標。

    蘇湛站在一旁問,“什么時候能醒”

    “三個小時以后吧。”護士記錄完最后一項,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項,“現在患者剛做完手術,盡量不要去動他,有什么事情,可以隨時叫醫生過來。”

    “知道了。”沈培川還沒開腔,蘇湛就先把話說了。

    護士看了他一眼,拿著記錄轉身表離開。

    病房的門關上,蘇湛走到床頭,陰沉沉的盯著躺在床上的人,手指攥的咯咯響。

    沈培川一看不好,上來拉住他,“你別沖動。”

    “我沒沖動yvonxiao,醫生都說了,皮肉的傷,死不了。”蘇湛試圖掙開沈培川的手,沈培川摟住他的脖子,“我也生氣,我恨不得給他兩刀,竟然敢打奶奶巴掌,弄死他都是輕的,可是蘇湛,他現在還在昏迷,你打他,他知道疼嗎”

    蘇湛眨了眨眼睛,“昏迷沒痛覺嗎”

    沈培川一副你傻的表情,“昏迷了怎么會有痛覺”

    “可是我咽不下這口氣啊。”蘇湛氣的快速的呼吸著。

    “等他休養好些,你要割他的肉,我給你遞刀怎么樣”沈培川繼續勸說。

    蘇湛看著沈培川,忽然,他明白了沈培川的用意,勾了勾唇,“就是怕他死唄”

    沈培川,“”

    “至少現在不能死,但是以后不知道。”沈培川耐心的和他說,“你想啊,蘇湛身上本來就有案子,他這屬于越獄,罪加一等,回去,關進去了,有我在,你想干什么干不了”

    仔細想想是這么一回事兒。

    “你再想想,打巴掌多羞辱人的事情,你是不是得等他醒了,再羞辱他”沈培川繼續道。

    蘇湛瞅著昏迷不想的何瑞澤,現在罵他,打他,他都完全不知道,跟沒打一樣。

    “行,我看你的面子上,等他好了。”蘇湛泄了氣,“你松開我吧。”

    沈培川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奶奶的仇,我記這里了。”

    他拍著胸脯。

    蘇湛用肩膀碰了一下他的,“那我走了。”

    “嗯。”

    蘇湛走后,沈培川走到病床邊,冷冷的掃了一眼躺在床上不能動的人,要是這人是醒著的,不用蘇湛動手,他就得先揍他一頓

    不過想到老太太沒事了,他掏出手機給林辛言去了一通電話,順便和她說何瑞澤的事情。

    酒店。

    林辛言剛給兩個孩子洗好澡,穿上睡衣,大約是洗好澡身上舒服,林蕊曦在床上蹦蹦跳跳的,這次林曦晨也沒嫌棄她幼稚,和她一起在在床上瘋,他的魔方拼完了,心情好,也愿意和妹妹一起瘋狂一下。

    林辛言看著他們開心不由的揚起唇角。

    她正要去放浴巾的時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