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2章,我不準你耍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2章,我不準你耍賴

    她走過來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沈培川打過來的,她臉上的笑慢慢凝固在唇角,她看了一眼兒子,“別太瘋了,剛洗的澡,出汗了會不舒服。”

    “知道了。”林曦晨抽空回了她一句。

    從外面回來,宗景灝就變得很奇怪。

    林辛言不知道他怎么了,給兩個孩子洗澡的時候,他rgchuangrui的電話響了,是關勁打過來的,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因為他接完電話就打開了電腦,坐下,就沒起來過。

    她拿著電話接起來,不等那邊說話,她就先說道,“你等下。”

    那邊沈培川回了一聲好。

    林辛言將手里的浴巾拿到到浴室放下,她走到門口回頭看了一眼,兩個孩子還在床上瘋著,宗景灝還沉浸在工作中,修長的手指,不停的敲打著鍵盤,完全沒有發現到林辛言要出去一樣。

    林辛言攥緊手機,轉身出了屋子,她關上房門。

    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宗景灝的敲著鍵盤的手,停了下來。

    扭頭看向關上的房門,深邃的眸子丟進了石子一樣,波瀾不斷。

    林辛言走到走廊盡頭,她俯瞰著這座并不輝煌的城市,霓虹燈稀稀疏疏的夜景,她不知道沈培川會帶給她什么樣的消息。

    但是她知道,她早晚都要面對。

    她微垂著眼眸,“你說吧。”

    “老太太沒事,你不要擔心,蘇湛也不是拎不清的人,這事,他不會擱心上,更不會怪你,何瑞澤也搶救過來了,死不了,你也不用擔心了。”

    林辛言呼了一口氣,還好老太太沒有事兒,何瑞澤也沒死。

    何瑞澤有罪,也不能他們私自處置。

    “我挺奇怪的。”忽然沈培川來了一句。

    “奇怪什么”林辛言問。

    “我奇怪景灝是想他死,還是不想他死他和我一起受過訓練,因為他的家庭的原因才沒留下來,他的槍法我知道,他若是想要何瑞澤死,不會偏兩厘米,若是不想他死,怎么又打他離心臟這么近的位置。”

    林辛言不知道。

    “沒事,我就掛電話了。”沈培川道。

    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

    她攥著手機站在落地窗前,在想剛剛沈培川的話,她明白沈培川的意思,如果宗景灝想何瑞澤死,那一槍是可以斃命的。

    當時他是什么心思

    她想不出所以然來,宗景灝的心思她猜不透。

    有時候覺得自己很了解他,有時候又覺得自己對他一點都不熟悉。

    忽然,她聽到有腳步聲,回頭,便看見宗景灝站在走廊深處,他身上的西裝因為坐的太久,出現了褶皺,但是并不影響他的好看,反而增添了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了,心口像是墜了石頭,沉甸甸的。

    “誰打的電話”他的表情到言語,都很淡漠,像是在問一個陌生人。

    林辛言皺了皺眉,回答道,“沈培川,他告訴我老太太沒事,何瑞澤也沒死。”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后轉身。

    “宗景灝。”

    林辛言叫住了他。

    他停下腳步,頭也沒有回,也沒問她有什么事情,只是在等她開口。

    林辛言攥緊雙手,“我聽沈培川說你的槍法很好,你有nzty能力,將他一槍斃命,為什么”

    “失誤,我是想他死的。”云淡風輕的解釋。

    確實他的槍法很好,只是,當時他看到何瑞澤掐著林辛言的時候,他慌亂了,所以偏了兩厘米。

    林辛言望著他的背影一點一點的走過來,“你是不開心嗎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氣了”

    宗景灝的眼眸微垂,長而濃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情緒,沉默半響,“沒有。”

    “那你為什么”

    “我生我自己的氣。”

    不等林辛言說完,他就截住了她的話。

    林辛言走到他的跟前,雙手環住他的腰,仰著頭,故作輕松的道,“你有自虐傾向啊,生自己的氣”

    他的睫毛顫動,盯著她清澈的眸子,自嘲的笑了一聲,“我從未這般狼狽過。”

    莫名林辛言的心臟一顫,她感覺到了宗景灝的失落。

    不由的抱緊他,將整張臉貼緊他的心口,這樣的宗景灝讓她不安和害怕,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不知道他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

    “是我讓你覺得自己狼狽了嗎”她有些慌亂,不知所措。

    宗景灝唇角緊抿。

    何瑞澤有句話他聽心里去了,林辛言是為了兩個孩子和他在一起,因為他一直知道林辛言忽然接受他,是因為外界的原因。

    他一直故意忽略,不去想。

    可是聽著別人說出來,他心里不是滋味。

    活到這個年紀,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挫敗感。

    就像現在,林辛言主動,他會想她是不是也是為了兩個孩子,在勉強自己

    林辛言極度不適應這樣的他,習慣了他的糾纏,他的親密,這樣疏離,她很害怕。

    “你怎么了,和我說,可以嗎”她勾著他的脖子,在他的瞳孔中,看到不安的自己。

    “你說,一個人會為了自己的孩子,去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嗎”

    林辛言先是微微愣住,然后很快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

    “你把他的話聽心里去了”

    他沉默不語,宛如默認。

    林辛言極認真的道,“不是。”

    “我也不愿意承認,可是,事實是,我真的對你有好感,有點喜歡你。”她這話是真的,不想騙他,她也不想欺騙自己,“如果你要問我,有多喜歡,有多愛,我不知道,至少習慣了你在我身邊,和你,像平常夫妻一樣相處生活。”

    宗景灝黯然的眸子閃過一抹光亮,“真的。”

    林辛言故意冷落他,“假的。”說完放開他就要走。

    宗景灝抓她的手腕,反手一推,將人按在走廊的墻壁上,他單手撐著墻,“不行,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不準你耍賴。”

    “你憑什么不準”林辛言仰了仰頭,小模樣傲嬌的不得了。

    “嗯”他故意拉了一個長長的尾音,莫名顯得曖昧,他輕笑,“因為你是我的妻子。”

    隨著他的話落,吻也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林辛言僵硬著不動。

    他的吻往下,略過她細膩的脖頸,最終吻在她的鎖骨,含著輕啃,并未給她弄疼,含糊道,“你不愛也沒關系,我會讓你愛上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