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3章,非禮勿視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3章,非禮勿視

    傲慢的自大狂,此時此刻,她腦海里鉆出的詞語。

    可是這樣的他,又別樣的有魅力。

    這時,到了守在電梯口的保鏢換崗的時間,竜竜窣窣的聲響,伴隨著說話聲,“外面真冷還是屋里暖和”

    那人的話說到了一半,戛然而止。

    說話的那人,不經意的一個瞟眼,看見了走廊里的宗景灝

    然后看的都忘記說話了。

    另外三個人納悶,他看什么看的眼都直了,大概是好奇,都伸頭往這邊看,然而

    林辛言似乎是感覺到了有人,她推了宗景灝一下。

    “嗯”

    林辛言小聲道,“剛剛是不是有人說話”

    宗景灝ongdongren不疑有他轉過頭。

    “”

    他們沒有料到宗景灝會忽然轉頭,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都傻愣愣的怕他生氣,想要解釋不是故意要看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開這個頭。

    林辛言的臉刷的通紅,烈火烤了一樣,她低著頭,拉著宗景灝的衣角。

    這也太丟人了。

    他低頭看見林辛言通紅的臉,他將人往懷里一攏,沉著聲道,“都轉頭去。”

    他知道林辛言臉皮薄。

    這會兒肯定不好意思看這些人。

    四個大男人,跟約好了似的,站成一排同時轉身。

    林辛言低著頭走進房間,到了放進內,她立刻推開宗景灝。

    “都怪你。”

    不分場合。

    宗景灝彎身看她,臉還紅著呢,怎么會這么害羞呢

    莫名覺得好可愛,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女,懷春般的羞澀。

    他臉上漾著笑,伸手捏她的臉蛋兒,“我讓他們轉身了,沒人看見你。”

    “都看見過了。”林辛言怨念的瞪著他。

    他雙手一攬,將人摟在懷里,“看見就看見了。”

    “起開。”林辛言推他。

    宗景灝不放,反而越抱越緊,甚至調戲道,“我就喜歡你臉紅的樣子。”

    這人怎么那么討厭呢

    “爸爸媽咪你們再干什么”在床上的兩個孩子,忽然停止嬉鬧,同時看著宗景灝和林辛言。

    林蕊曦雙手捂著眼睛,露著指縫,偷看道,“爸爸和媽咪要玩親親,羞羞臉,羞羞臉。”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林曦晨一手捂住妹妹的眼睛,一只捂住自己的,“你們繼續,你們繼續,我們絕對不偷看。”

    林辛言和宗景灝對視一眼,又不約而同的看向站在床上的兩個孩子,一時間哭笑不得。

    林曦晨在心里默默的想著,爸爸和媽咪的感情這么好了

    不過這樣也好,以后他們一家四口就可以在一起了。

    “媽咪你在給我和妹妹生個弟弟或者妹妹吧。”林曦晨的聲音從指縫中傳出。

    林辛言,“”

    宗景灝眉眼間蕩漾著笑痕,這話他滿意,相當的滿意。

    果然身上流著他的血,這么懂他的心思,不虧是他兒子。

    “你聽到了”宗景灝環住她的腰。

    林辛言臉上剛消散的紅暈hhn,又爬了上來,低聲道,“小孩子的話你也當真”

    “我為何不當真”宗景灝一本正經。

    林辛言,“”

    “別鬧了。”林辛言掙開他的手,“教壞了孩子。”

    她走到床邊,去拿林曦晨的手,嚴肅的道,“小孩子不可以亂說話。”

    “媽咪我沒亂說。”林曦晨摟著林辛言的脖子在她的耳畔小聲道,“我是想你和爸爸再有一個寶寶,那樣你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就不會分開了。”

    原來這孩子是怕他們會分開,林辛言伸手揉了揉他的頭發,“小孩子不要想太多。”

    “那媽咪,今晚你和我們一起睡覺吧。”林曦晨拉著她的手上床。

    “我還沒洗澡”

    “不要洗了我也不嫌棄你臟。”

    林辛言,“”

    “爸爸,你也和我們一起睡吧。”林蕊曦一蹦就著床墊子的彈簧跳的老高,宗景灝怕她摔了,將人接住,“慢點兒。”

    小女孩心情好,摟著他,“我不會摔跤,爸爸和我一起睡吧。”

    宗景灝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林辛言,笑著答應。

    酒店里的床很寬了,可是睡四個,還是會略顯擁擠,不過兩個孩子開心,林辛言和宗景灝都不想兩個孩子掃興,便擠著睡。

    他們兩個睡在兩邊的床沿,孩子睡在中間。

    橘色的燈,泛著暖暖的光,一室的溫馨。

    兩個孩子不知道是興奮的,還是因為心情好,睡不著,纏著林辛言給他們將故事。

    林蕊曦窩在宗景灝的懷里,“爸爸,我想聽睡美人的故事。”

    林曦晨,“”

    妹妹還是這么幼稚。

    不過今天難得一家子都在一起,氣氛還這么好,他就湊合著聽吧。

    宗景灝抿了抿唇,睡美人

    見宗景灝猶豫林蕊曦問,“爸爸,你是不是不會講”

    宗景灝窘迫,他還真不會講,他是男孩子,小時候沒有人給他將這樣的童話故事,長大了更沒有機會接觸,偶爾聽到,也會覺得幼稚。

    “那個”

    林辛言替他解圍,“小蕊,媽咪給你講好嗎”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撅著小嘴巴,“爸爸好笨哦,連睡美人都不知道。”

    tejiaygu宗景灝,“”

    他被女兒嫌棄了嗎

    林辛言無奈的揉了揉女兒的頭發。

    “媽咪還是你講吧。”小女孩回頭看了一眼宗景灝,“爸爸你聽著,下次講給我聽。”

    宗景灝點頭,很配合的說道,“好。”

    林辛言想了一下,沉吟片刻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城堡,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夜,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響徹整個城堡王后為國王產下一位公主,國王迎來了他的第一位公主,因為國王很愛他的王后,所以國王愛屋及烏也很喜愛公主。

    公主滿一歲那年,國王邀請了人類和仙子來為公主慶生,卻沒邀請一位邪惡的女巫。

    仙子為公主施展法術,第一位仙子賦予公主美貌。

    第二位仙子賦予公主智慧。

    第三位仙子賦予公主勇敢。

    就在第四位公主要為公主施展法術時,整個城堡吹起一股陰風,女巫一身黑色的頭蓬,帶著帽子,手里拿著一根拐杖。

    她緩緩走進城堡,因為國王沒有邀請頭參加公主的生日宴,懷恨在心,便給公主施了詛咒,公主會被紡織機的紡針刺破手指而死掉”

    林辛言的故事還沒講完,林蕊曦就已經睡著了。

    而且很沉,林辛言伸手去摸她的臉,她都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看著女兒可愛的樣子,不由的笑了。

    就在她要撤回手時,宗景灝的手從她的手背上覆蓋了上來,她抬眸,正好和他的視線交匯。

    “你們想要做什么就做吧,就當我不存在。”林曦晨拉好被子,蓋好自己,并且閉上眼睛,好像在告訴他們,他睡著了。

    宗景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