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4章,臉跟狗腚一樣粗糙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4章,臉跟狗腚一樣粗糙

    因為老太太和何瑞澤都沒有事,他們決定第二天就回b市。

    這次返程很順利,沒有發生意外的事情絆住他們的行程。

    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因為快要過年了。

    沈培川要看守何瑞澤,他的車走在最后,蘇湛和秦雅帶著老太太坐一輛車,宗景灝他們一家四口坐房車。

    沿路的風景有些蕭條,沒有春天的生機,夏天的翠綠,秋天的果實,只剩下很冷的風。

    這一路很安靜,才半天他們就走了一半的路程,比來的時候快很多。

    中午他們在服務區休息,下來吃飯。

    因為臨近年關,服務區人很多,停車場停滿了車子,到處站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

    林蕊曦要上洗手間,林辛言帶她去,宗景灝帶著林曦晨去餐廳,蘇湛和秦雅扶著老太太一起進來。

    何瑞澤醒了,身邊離不開人,不是為了照顧他,是為了防止他想自殺或者逃走。

    沈培川安排好看著他的人,去了一趟洗手間,才到餐廳找他們,老太太紅光滿面,休養的不錯,主要是心情好,蘇湛的婚事是她的心事。

    如今蘇湛結婚,她沒了心事,心情自然好。

    “奶奶年輕了。”沈培川坐下道。

    “就會哄我老婆子開心。”老太太嘴上生氣,臉上開心。

    “我說的是事實嘛。”沈培川把老太太哄的開懷大笑。

    服務區飯菜不是很好吃,沈培川往嘴里塞了一口菜說,“這一頓先湊合,回到b市,再好好吃上一頓。”

    蘇湛站起來,“我去買點東西,秦雅你照顧一下奶奶。”

    秦雅點頭。

    “蘇湛叔叔,我看有賣菠蘿蜜的,你進來時候買一盒。”林曦晨說道。

    蘇湛回頭看他,“你喜歡吃”

    林曦晨搖搖頭,“我妹妹喜歡吃,不過她沒有挑食的,好吃的都吃。”

    蘇湛說了一聲好,轉身走出餐廳,隔著玻璃門看了一眼沈培川,他在和林曦晨說話,看唇形好像在說;小曦還挺疼妹妹的。

    沈培川沒注意他,他松了一口氣,將羽絨服上的帽子套頭上,朝著裝何瑞澤的車子走過去。

    走到車旁,左右看了一眼,并沒有人注意他,他才伸手拉開車門,里面是沈培川安排的兩個看守何瑞澤的人。

    看見是蘇湛坐在邊上的那個保鏢打招呼,“蘇律師。”

    蘇湛瞅了一眼放在下面的何瑞澤,笑了一聲,“你們去吃飯,這里我看著。”

    “沈隊不是說他等會來替換我們嗎”

    “他叫我來的,怎么,你們連我都信不過”蘇湛眉毛一挑,很不高興的道。

    保鏢連連擺手,“沒有,沒有”

    蘇湛猛地大聲打斷他,“那還不快點下車”

    兩個保鏢從車上走下來,蘇湛上車,順便交代了他們一聲,“吃快點。”

    “好嘞。”

    看著兩個保鏢走后,蘇湛關上了車門,坐下來,看著被和固定住的何瑞澤,笑的很邪惡,他活動活動手腕,“我們又見面了。”

    何瑞澤瞪著他,想要動,可是又動不了,手腳都被固定住,一方面是怕他跑,另一方面怕他自殺,就連嘴里都給他放了撐子,讓他連咬舌自盡的機會都沒有,沈培川說了,想要死也得等回到b市判了刑,才能讓他死。

    到時候他不想死,沈培川還得讓他不好過。

    “怎么動不了”蘇湛故意笑著問。

    何瑞澤知道自己現在連死的能力都沒有,就是砧板上的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他索性閉上眼睛,不看蘇湛。

    “呵。”蘇湛冷笑了一聲,他掏出手機,故意按到拍照,“你說,我要是給你拍兩張裸照,做成大橫幅,拉在何家公司和何家別墅門口,會不會很有趣”

    何瑞澤猛地睜開眼睛,死死的瞪著他,如果現在他能動的話,一定會和蘇湛拼命,他死就死了,連累了家族是他的罪過。

    “哈哈。”蘇湛彎xiashen子俯視他,“怎么你也會害怕嗎威脅我的時候,怎么沒想想自己也會有這么一天嗯”

    何瑞澤的雙手攥成拳頭,眼角直抽抽,可見此刻他也是憤怒的。

    蘇湛捏他的臉,拍了拍,啪啪的響,嘖嘖了兩聲,“這臉怎么跟狗腚一樣粗糙”

    何瑞澤五官都扭曲了在一起,很是猙獰。

    看到他憤怒,蘇湛就開心,他的身子俯的更加低了,“打我奶奶嗯”

    “啪”

    啪的一聲,陣的車窗玻璃抖了抖,何瑞澤的臉瞬間腫了起來,嘴角滲著血絲。

    蘇湛甩了甩手,震的手腕都麻了,“媽的,用手打你都虧,你這樣的人不配要臉”

    何瑞澤的身體因為太過惱怒,不斷的抽搐了數下。

    “任人宰割的滋味舒服嗎”蘇湛故意掐他紅腫的臉。

    何瑞澤疼的嘴里發出嘶嘶的聲音。

    咚咚

    忽然車窗玻璃被敲響。

    他轉頭,因為車窗玻璃貼著黑膜,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

    他伸手按下車窗,只見沈培川半靠著車身,“該教訓的也教訓了,去吃點飯”

    在蘇湛說要出來買東西的時候,沈培川就知道他借口出來是要干什么,不阻止他,是因為了解他。

    要是不讓他出一點氣,他會一直惦記著。

    蘇湛推開車門下來,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你吃完了”

    沈培川努努嘴,“吃完了,我是怕你把人打死了,我不好回去交代。”

    他能出來這么久,就是借口追蹤逃犯何瑞澤的,如果他回去不帶人回去,是要受到處罰的。

    蘇湛冷哼了一聲,“死不了。”說完快步離開,進入餐廳時,從水果店買了一個菠蘿蜜。

    走進餐廳的時候,林曦晨都傻了,不是說讓他買一盒嗎怎買了一個

    還這么大,怎么剝

    蘇湛笑笑,“整個的新鮮。”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問,“你剝皮嗎”

    這個雖然好吃,但是肉少,中間還有一個大籽,最麻煩的難剝皮。

    蘇湛在何瑞澤身上出了氣,這會兒心情好。

    “我剝就我剝,咦,你爸爸呢”蘇湛將一大個菠蘿蜜放到地上,拉開椅子坐下。

    “找我媽咪去了。”

    林辛言帶林蕊曦去洗手間,這會兒還沒來,宗景灝去看看。

    年關嘛,服務區人本來就很多,去洗手間都要排隊。

    宗景灝從下了車眉心就皺著,他很不習慣這樣擁擠的環境,他隔著一條路等著,林辛言帶著女兒從洗手間出來。

    林蕊曦看見宗景灝,放開了林辛言的手,喊道,“爸爸”

    她跑的太快,撞到了站在路邊吃泡面的女人,大約是女人手里的泡面沒拿穩,林蕊曦一個小孩子,撞了她一下,整碗泡面都撒了,好巧不巧的都撒到了女人身上。

    女人穿著白色的短羊毛大衣,這一潑,一大片紅油黏在了衣服上,女人臉色頓時大變,咒罵道,“你走路不長眼睛嗎”

    林辛言快步跑過來正要道歉。

    林蕊曦也覺得自己可能有錯,道歉道,“阿姨對不起”

    “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