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6章,善有善報惡有惡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6章,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都是在指責女人的。

    不管什么原因,大人對孩子動手就是錯。

    女人的臉紅到脖子,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太丟人了,她轉身就想走。

    卻被蘇湛攔住。

    他面色嚴肅,“打完人了想走”

    “我都說不用賠了,還要我怎么樣”女人低吼,被人圍著嘲笑她很惱火。

    “弄臟了你的衣服,我們自然要賠,你打了人的賬也要算”蘇湛仰了仰下巴。

    女人的心臟突突的跳,心慌的厲害,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完全沒有預料到,不得已她只能給自己的丈夫打電話,讓他過來解決。

    “我,我打個電話。”女人連忙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給丈夫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她還沒來得及張口,那邊就傳過來一道不耐煩的男音,“你吃個飯是掉坑里了嗎怎么還不回來”

    “我,我在洗手間門口的那條路上。”女人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端的男人更加的不耐煩,“那你還不回來”

    女gzyt人瑟瑟縮縮,“我被人攔住了,不讓我走。”

    “什么”電話那端的男人一聽火了,還以為有人調戲自己的老婆,氣沖沖的推開車門下車,來到洗手間門口的那條路上,“誰,是誰攔我老婆的去路”

    “老公。”女人被嚇得不輕,看到自己的老公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男人朝著這邊走來,梗著脖子,“是誰調戲我老婆”

    “你老婆長成這樣,誰會調戲。”人群眾不知道是誰說了這么一嘴。

    男人一下就冒火了,被批評老婆長得丑,他臉上沒面子。

    “剛剛那句話誰說的有種給我站出來”男人急赤白臉的指著人群中的人。

    “這位先生,先別急著動怒,這人說的不是你老婆的皮相丑,意思是你老婆的心丑。”

    站在前面的一個看熱鬧的女人說道。

    這不解釋好還,這一解釋,好像更加難聽了,要知道臉丑只是皮相,心丑,就是形容這個人沒道德的,沒素質,或者心黑,總之不是好話。

    男人立馬跳腳,指著說話的女人,“你給我再說一遍”

    剛剛說話的女人訕訕的道,“本來就是你老婆沒素質。”

    男人抬手就要揍那個說話的女人,他老婆及時拉住,小聲道,“別惹事了。”

    男人剛想去呵斥老婆,這才發現她的衣服臟了,臉色又是一變,“你這衣服花了一千多,怎么給弄成這樣”

    “我女兒弄得。”宗景灝神色冷漠,不輕不重,凌冽壓迫的目光射過來。

    男人被他震懾的目光驚住,半天沒回過神來。

    “是他女兒弄我一身,當時我氣極了,就打了那孩子一巴掌。”

    他老婆在旁邊說話的話,男人一句沒聽見,腦子嗡嗡的響半天。

    等回過神來高傲的道,“你女兒把我老婆的衣服弄臟了,你得賠。”

    “錢這兒呢。”蘇湛踢了踢地上的袋子,里面紅彤彤的人民幣,從袋子里露出來,男人低頭看了一眼,立刻傻眼,這么多呢

    這時他才感覺到不對勁。

    可是錢,沒人不喜歡。

    他推了一下老婆,“你還想要多少,人家不都賠你錢了嗎還不快去拿來”

    女人那里敢拿。

    “我女兒弄臟了你妻子的衣服,這些錢是賠你們的,但是,你妻子打了我女兒,這個賬,要怎么算”宗景灝眉間戾氣極重。

    男人一時看老婆,一zhitd時看地上的錢,再看看周圍看熱鬧的人群,整個人都傻了。

    女人拉著他,“老公,怎么辦”

    男人看著女人,朝臉就是一把掌,女人被打的猝不及防,腳下踩到泡面摔了下去,她捂著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丈夫。

    “你打我”

    男人齜牙咧嘴,“你眼睛瞎嗎你看人家的穿著打扮,也知道人家是有錢人,這事我管不了,你自己丟人現眼,還把我叫來。”

    周圍的人都看的一愣一愣的,這男人也是夠奇葩的。

    自己的老婆,不維護,雖說有錯吧,現在竟然只想到自己因為她丟了人。

    蘇湛在一旁咂嘴,“應驗了那句老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男人沒男人的樣子,沒骨氣,女人嘛,明顯愛慕虛榮,還黑心腸。

    不然不會對孩子動手。

    “這事”女人拉著男人的褲腳,還是想老公能為自己把這件事情解決了。

    “你自己惹的事情,自己解決。”男人毫不留情的踢開女人,穿過人群離開,還罵罵咧咧的,“看什么都看什么看”

    男人是女人唯一的靠山,此刻女人惶恐極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做人還是要善良一點。”有人指著女人說。

    女人深知靠丈夫已經沒用了,再看看周圍,別說丟人,連臉都沒有了,男人靠不住,這話一點也不假。

    女人擦了一把臉,為了快速解決,她道歉道,“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打您女兒。”

    宗景灝沒看她,明顯是不滿意。

    他的女兒,他疼都疼不過來,今天,卻被這個女人給打了,他不愿意理智,更不愿意就這么算了,不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這事兒沒完

    “您想怎么樣”此刻女人狼狽極了,妝花了,身上沾著泡面,坐在地上,跟只沒人要的流浪狗一樣。

    “哪只手打的,剁了”這一秒的兇狠,連站在一旁的林辛言都給震住了。

    女人瞳孔猛縮,渾身顫抖,整個人都嚇傻了,什么也顧不得,爬過來拽著宗景灝的褲管,“我錯了,我錯了,請您高抬貴手,放了我吧。”

    女人的觸碰,讓他厭惡皺眉。

    “還不動手”他橫向站在一旁的保鏢。

    保鏢的反應也極快,兩人利落的將女的手反按住,使她動彈不得。

    女人涂了睫毛膏,不防水的,這一哭,流了一眼的黑水,混著粉底,糊了一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女人此刻哪里還顧得上形象啊,連連求饒道,“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求求您饒了我吧。”

    蘇湛在一旁涼涼的道,“做人,還是要低調點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