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7章,他女兒很善良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7章,他女兒很善良

    不然一沖動,自己就把自己給坑了。

    這女人不就是因為太高調了,穿一件一千多的衣服,就覺得很了不起了么。

    這不就把自己給坑慘了嗎

    宗景灝不曾松口。

    女人太害怕了,沒有手,這輩子就不完蛋了嗎

    不,不,不她不能沒有手。

    可是這些人看著好恐怖。

    可能是太過害怕,激發了女人骨子里的力量,她沖開保鏢的禁錮,她的動作太快,保鏢一時沒留神。

    女人掙開保鏢朝著林辛言撲來。

    宗景灝以為女人是要傷害林辛言,箭步跨過,一腳踹開她的靠近,女人的身體飛出去撞在綠化池里的樹干上,震的樹枝晃動。

    宗景灝雙眸赤紅,怒訓保鏢,“你們干什么吃的,一個女人抓不住”

    女人捂著胸口狂咳kcbc幾聲,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音節,“我怎么敢有想法,更不敢傷害她。”

    她抬起頭看著林辛言。“我覺得你也是女人,我想求你為我求求情。”

    林辛言的表情也十分冷漠,不是她心腸硬,而是,這個女人觸碰了她的底線。

    身為母親她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孩子,她自責,對于傷害了自己孩子的人,也做不到既往不咎。

    她沒那么偉大,她就是個凡人,就是一位普通母親。

    “我女兒只有五歲,長這么大,別說巴掌,我連重話都沒說過,你憑什么”林辛言雙目泛紅,“你雖有罪,但是不至于砍手,但是教訓肯定要有。”

    女人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林辛言抱著林蕊曦,并不想她看到暴力的場面,她輕聲道,“我先上車。”

    宗景灝點頭。

    “等等。”

    林辛言剛跨出去一步,趴在她懷里的小女孩,抬起了頭,看著林辛言,“媽咪,你不是教我要寬容對人嗎”

    林辛言微微頷首,是的,這話是她給女兒說過。

    不能得理不饒人,要寬容待人。

    可是此刻她自己卻沒做到。

    她,是一位母親,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打臉,內心是自責的,是憤怒的。

    林蕊曦轉頭看向狼狽不堪坐在地上的女人,沙啞著聲,“你知道錯了嗎”

    女人眸子黯然,自嘲的笑了笑,“犯一次錯,才能看清身邊的人。”

    她的老公平時甜言蜜語uhanjs,這一次,看到對方有勢力,立刻慫了,不但把她丟下,還嫌棄她丟人。

    林蕊曦嘆了一口氣,覺得這女人挺可憐的,“媽咪。”轉頭又看宗景灝,“爸爸,放了她吧,我的臉已經不疼了。”

    宗景灝將女兒抱過來,她的皮膚嫩,這會兒還很紅,依稀可見五個手指印,他伸出手,本想觸碰她的臉頰,可是又怕她會疼,指腹劃過她的額頭,他的女兒很善良。

    可是,這個世界是有丑惡一面的。

    “你確定嗎”他溫聲問女兒。

    林蕊曦點了點頭,“我確定,媽咪還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寬恕別人快樂自己。”

    宗景灝眉梢一挑,“你媽咪還教你什么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雙倍奉還”林曦晨插話道。

    林蕊曦看著哥哥,“這話是媽咪對你說的,沒對我說過。”

    對于兩個孩子,林辛言的教育理念不一樣,女孩兒她盡力呵護,將來長大希望她是一個能夠自我調控,有內涵,有寬闊胸懷的知性女孩。

    兒子不一樣,男孩子要有殺伐果斷的魄力,不懼艱難,不畏將來,成長為一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所以她對兩個孩子說的話也不一樣。

    “以牙還牙是什么意思”林蕊曦眨了眨眼睛。

    林曦晨不假思索的道,“就是你打我,我還手也要打你。”

    “可是我打你,你也沒打我啊。”小女孩天真的道。

    林曦晨真想翻白眼,這個妹妹是不是個傻子

    “你是我妹妹,我當然不會把以牙還牙的話用在你身上,媽咪說了,我們一母同胞,身上流著同樣血液的手足,不管什么時候,我都不會打你,因為你是我妹妹,因為你和我都是媽咪生的。”

    林蕊曦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好像明白了道理,“是不是她打了我一巴掌,我再打她一巴掌,這樣就扯平了”

    林曦晨雙手環胸,托著下巴,“嗯,應該是兩把掌,因為她先動的手,就要受到懲罰,這樣她才能長記性。”

    “那就兩巴掌吧。”林蕊曦看著宗景灝,“你讓蘇叔叔打她兩巴掌,我們就扯平了,你要是真砍了她的手,她就不能拿筷子吃飯了,會很慘的。”

    宗景灝望著女兒天真清澈的眸子,竟然不知道怎么開口拒絕她。

    不見他說話,林蕊曦以為她他不同意,摟著他的脖子撒嬌,“爸爸,你就放過她吧。”

    最終,宗景灝在女兒的求情中松了口,不是他不生氣了,只是不想拒絕女兒。

    但是宗景灝并沒有讓蘇湛上手,而是讓兩個保鏢動的手,蘇湛的手勁兒小,沒訓練過的保鏢有手勁。

    “走吧。”宗景灝抱著女兒,林辛言抱著牽著兒子,蘇湛走在前面開路。

    兩個保鏢一個逮住人不讓女人動,另外一個扇巴掌。

    他們走了幾步聽見啪的一聲。

    光聽這清脆的聲音,就知道這一巴掌下手不輕。

    林蕊曦抬頭想要去看,宗景灝將她抬起的頭摁在懷里,不讓她看。

    小女孩從他懷里探出腦袋,眨了眨大眼睛,“爸爸。”

    “嗯”宗景灝低眸。

    小女孩笑嘻嘻的,“你生氣,是因為我挨打了嗎”

    宗景灝挑眉,“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你生氣,就證明你在乎我,你在乎我,我當然高興。”小女孩好像忘記了,那一巴掌帶來的恐懼。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又強調了一遍,“我很高興。”

    因為爸爸愛她,媽咪和哥哥愛她,她覺得自己好幸福。

    這點兒的傷害,她不會覺得天塌下來了。

    因為她喜歡的人都喜歡她。

    宗景灝啞著嗓子,“傻瓜,你是爸爸的孩子,不愛你,愛誰”

    小女孩笑了,眉眼彎彎和林辛言笑起來的樣子如出一轍。

    宗景灝覺得好看,可是觸及到臉上的痕跡,那點笑意,又沉了下去。

    他抱著女兒上車,坐在最里面,誰也不愿意看,也不說話,就抱著女兒不松手。

    林曦晨將蘇湛買的菠蘿蜜滾過來,“小蕊,你要不要吃”

    小女孩破天荒的搖了搖頭,“不吃。”

    林曦晨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吃貨妹妹今天竟然不愿意吃了。

    真是稀奇,稀奇。

    林蕊曦趴在宗景灝的懷里不動,像是感覺到了宗景灝情緒,所以想要陪著他。

    林辛言知道,宗景灝還在為林蕊曦被打的事情的耿耿于懷,她同樣自責。

    車子緩緩開出服務區,上了高速。

    林辛言坐在前面,裝在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