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9章,決定復婚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9章,決定復婚

    “快點把飯吃了,等下涼了。”林辛言又催促了一聲。

    宗景灝站起來,走到桌前,他抬起頭看她,“你不和我一起吃嗎”

    “我只盛了一碗飯,我到外面去吃。”

    “在這里陪我。”宗景灝坐下,將她拉坐在自己的腿上,林辛言抬頭望他,強調了一遍,“就一碗米飯。”

    “我們一起吃。”宗景灝完全不覺得這是事,他夾菜遞到她嘴邊。

    林辛言,“”

    “嗯”

    宗景灝又往前遞了一點,翠綠的秋葵,沾在她的唇上,“不是餓了嗎”

    林辛言心里犯嘀咕,她又不是小孩子,要人喂。

    “不想我喂你”宗景灝只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她低著頭,小聲道,“我是成年人,你把當孩子。”

    宗景灝把她沒吃的菜塞進嘴里,將碗放下,“你喂我。”

    林辛言,“”

    “你可以把我當孩子養。”他仰著頭,給她使眼色,“喂我。”

    林辛言的眼角抽抽的跳,可是很明顯,如果她不做,恐怕這男人會沒完沒了的纏著她。

    為了盡快擺脫他,林辛言拿起筷子端起碗,夾了一筷子的蝦仁送到他的嘴邊。

    宗景灝張口咬住,連筷子也咬住,林辛言動了兩下,沒拿出來,眉頭皺了起來,剛想發作,宗景灝就松開了。

    “好吃。”他淺笑。

    林辛言瞪他,“于媽做的一直都好吃。”

    “是你喂的好吃。”他攬著她的腰,仰著頭,將林辛言喂給他的蝦仁給她,“不信你嘗嘗。”

    林辛言,“”

    她沒吃,宗景灝眉梢微挑,“怎么,嫌棄我”

    林辛言錯過他的目光,“沒有。”

    “那你吃了。”

    林辛言,“”

    “你能不能別鬧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堵住唇,那塊蝦仁被渡入她的口中。

    林辛言瞪大了眼睛。

    他悶笑,“是不是甜的”

    林辛言沒想要吐掉,宗景灝發現她的動作,提起她的下顎,蝦仁順著她的食管滑了下去,濃烈的鮮味,在口腔中蔓延。

    “休想耍賴。”他笑意更濃,林辛言不看他,扒了一口米飯,宗景灝沒在逗弄她,等下真惹生氣了,他還得哄。

    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哄好bangai。

    因為就一碗米飯,他們兩個把菜吃光了,林辛言將晚盤端出去,宗景灝去了浴室。

    于媽收拾行李呢,莊子衿去給林曦晨洗澡了。

    林辛言將餐廳的里的碗筷收拾放到廚房的水池,帶上手套,擠出洗潔精,刷碗。

    于媽收拾好走過來,看見林辛言在洗碗連忙進來,“坐了一天的車該累了吧,放這兒我來洗,你去洗洗澡,好好睡上一覺,解解乏。”

    林辛言笑著說,“不累。”

    “不累,也用不著你洗。”于媽將她拉開,將她的手套脫下來,“我看少爺好像不開心,你多去陪陪他。”

    林辛言才不想進屋,等會又得被他纏住,她索性站在一旁,拿了一個洗好的蘋果,裝作無意間的詢問,“他的母親”

    于媽抬起頭看著她,似乎有些詫異,她忽然提起這事兒,“你是說夫人”

    林辛言點了點頭,“你能和我說說她的事情嗎”

    于媽先是微微愣了一下,而后笑瞇瞇的說,“好啊。”

    她主動問關于少爺的事情,是不是,她和少爺在外面這段日子,感情上有了很大的進展

    “我是跟著夫人到宗家的,以前我是文家的傭人,后來夫人嫁到宗家,文家人怕這邊沒有得利的人照顧,便讓我跟著過來的,夫人和宗老爺子是聯姻,雖然一開始沒什么感情,但是也算相敬如賓,后來,有了少爺,他們的感情就好了很多,再后來,夫人就生病沒了,夫人去世還沒有一個月,宗老爺就娶了后來的這位。”

    林辛言啃了一口蘋果,在嘴里慢慢的嚼,腦子里卻在想這件事,覺得還有很多地方都解釋不通。

    文嫻死了,可是程毓秀是說,她懷過孕的,那現在那孩子呢

    當初和她好的那個男人呢

    好像都隨著文嫻死,一切都消失了。

    而且于媽知道的事情就更少了,連宗景灝不是文嫻生的都不知道。

    “你覺得毓秀怎么樣”林辛言又問。

    于媽想了想,中肯的道,“她雖然嫁給宗老爺的時間不對,不過,她人也不壞,好像看著身體也不是很好,對少爺也沒有苛責,或者是陷害,而且很安分,最主要的是,她沒有生孩子,這一點,我對她挺佩服的,畢竟那個時候她還很年輕,一個女人,一輩子沒有自己的孩子,說來也悲哀。”

    林辛言垂下眼眸,嘴里的蘋果也失去了味道,今天,程毓秀給她打那通電話,就是想讓她放棄將香云紗再次面世。

    當初,礙于文家壓力,被文傾用程家祖業作為交換,換取和宗啟封的婚姻,只為能陪伴自己的孩子身邊。

    哪怕,她的孩子并不知道她。

    她知道了,就不能裝作不知道,當初對錯,她沒資格評判,但是文家仗勢欺人就過分了。

    她的雙手不由的攥緊,她已經決定就不會后悔。

    林辛言還想問于媽關于文傾的事情。

    她在文家呆過,肯定知道文傾這號人物,就在她想要張口問時,聽見了莊子衿的聲音。

    “言言。”

    莊子衿給林曦晨洗好澡,可能是坐車累了,這會兒上了床就睡著了。

    莊子衿有話想要和女兒說,看到她在廚房,就叫了她一聲。

    林辛言想到她說有事情要和自己說,她放下手里的蘋果,走了出來,“媽。”

    “跟我進來。”莊子衿轉身進了屋。

    林辛言跟著進來,走到屋內,莊子衿道,“關上門。”

    林辛言把門關上,坐到床邊,問,“你想和我說什么”

    莊子衿雙手不斷的握緊,她不知道怎么開口,或者開口了,林辛言肯定會反對她。

    “你這段時間在外面,和他還好嗎”莊子衿決定先緩和一下氣氛再開口。

    林辛言知道莊子衿口中的他是誰。

    剛好她也想將自己的決定告訴莊子衿,“我和他挺好的,我決定和他在一起了。”

    “也好。”這也是莊子衿所想的,“畢竟他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或許你們的緣分,一開始就注定了,兜兜轉轉,還是會回到原點上。”

    從小訂有婚約,陰差陽錯生了他的孩子。

    或許一切在冥冥之中都已經注定。

    “言言”莊子衿欲言又止。

    “媽,你想說什么就說,我也不是外人,我是你女兒。”林辛言握住她的手。

    莊子衿看著女兒,鼓起勇氣,“我決定和林國安復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