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0章,相信他的花言巧語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0章,相信他的花言巧語

    林辛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靂當頭一擊,又好像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全身麻木。

    莊子衿連忙拉住她的手,“言言”

    林辛言猛地甩開,站起來,連連后退了好幾步,她抖著唇,“你忘記她逼你離婚,把身懷有孕的你,送到國外去,對你不管不問,不顧你的死活了嗎現在你告訴我,你要和他復婚”

    “他以前是挺不是人的,可是,你離開這段時間,他經常來找我,而且對于當初的事情,很后悔”

    “這你也信”林辛言厲聲打斷她,她用力的撓著頭發,怎么會這樣

    “媽,你怎么能輕信他的甜言蜜語你要知道,他拋棄過你,拋棄過沈秀情,他就是個無情的人,你怎么還會相信他的花言巧語”

    莊子衿依舊不為所動,低著頭,“我已經決定了chenyaoj。”

    林辛言靠著墻,看著莊子衿,“所以今日,你是告知我”

    “算是。”莊子衿雙手握緊,眼底劃過一抹冷色,對女兒她愧疚,“對不起,讓你跟著我吃苦了”

    “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這些,我怕你再被林國安傷害”林辛言沒想到,莊子衿要給她說的竟然是這么一件事情。

    “我知道。”莊子衿走過來,想要觸碰她的手,卻又一次被甩開。

    林辛言扭著頭,不愿意看她。

    莊子衿手指卷縮,慢慢收回,“我已經決定了。”

    沒有反駁的余地,林辛言不答應,她沒有辦法,“我今天就搬走。”

    “這么著急嗎”林辛言想不通,那樣的傷害,怎么可以輕易原諒。

    “你忘記辛祁了嗎”林辛言不想提起,可是,面對莊子衿的執意,想要說通她。

    莊子衿的心,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劇烈的顫動了一下,她沒忘,這輩子也不會忘,正因為忘不到,她才要和林國安復婚。

    她的雙手握緊,兒子的死,是她心里永遠的痛,對于林辛言,她更多的是愧疚。

    “我們的結婚證已經去辦下來了。”莊子衿繼續說。

    林辛言擦了一把臉,失望的笑,“都已經決定好了”她吸了吸鼻子,“作為你女兒,我沒有資格去指責你什么,可是,我們相依為命那么多年,你是不是該征求一下我的意見”

    “對不起。”除了這句話,莊子衿不知道自己還能對她說什么。

    “你不用和我說對不起,這是你的事情,我管不著,你想怎么辦,就怎么辦。”林辛言擺了擺手,她無法在這里繼續呆下去,她怕自己會瘋掉,或者對莊子衿說出什么過分的話。

    “言言”

    “不要說了。”林辛言跌跌撞撞走出房間。

    她無法接受莊子衿的決定,可是莊子衿的態度,讓她知道,她改變不了這個決定。

    桌子上放了一杯水,她灌了下去,水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倒的了,已經涼透了。

    她打了個冷顫,心也跟著涼了。

    她理解不了莊子衿的這個決ehangsy定。

    明知道林國安就是個火坑,為什么還要再跳一次

    “為什么”林辛言雙手撐著桌子。

    肩膀上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寬大的手掌握住,她緩緩的抬頭。

    “怎么了”宗景灝給她擦眼淚。

    不知道為何,他這一擦,她的眼淚掉的更加兇了。

    一顆接著一顆的往下滾。

    她撲進他的懷里,肩膀不停的聳動著。

    宗景灝撫著她的脊背,無聲的安撫著,她這樣,他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莊子衿開門,看到客廳里的人,她低著眼眸,“她就麻煩你照顧了。”

    說完她提著包出了門。

    “你去哪里”宗景灝問。

    而且這么晚了。

    莊子衿還沒回答,林辛言就吼了一聲,“讓她走”

    莊子衿的眼睛也通紅,像是哭過了,她已經決定,就不會后悔,更加不會后退。

    “她跟著我吃了不少苦頭,小時候生活的艱辛,如果可以,我想拜托你,以后好好照顧她。”

    “我不需要”林辛言淚眼婆娑,“你還記得我們的艱辛,就不會和林國安復婚既然你要和他重修舊好,還管什么我的死活,你只要你自己開心就行了”

    林辛言很激動,渾身一直在不停的抖。

    宗景灝摟緊她,“冷靜點。”

    “我怎么冷靜林國安眼里只有利益,他愛過誰如今來巴結我媽,不過是看我嫁給你了,他想攀上這關系,可是她,就看不明白,覺得林國安洗清革面了,可能嗎”

    莊子衿看著激動的林辛言,嘆了一口氣,什么也沒解釋,扭頭走了出去。

    房門合上,林辛言哭的更大聲了,“她被豬油蒙了心嗎”

    宗景灝不覺得,他反倒覺得莊子衿這么做有她的用意。

    林辛言這么激動,恐怕他說什么,她也聽不心里去。

    只能摟著她,給她身體上的安慰。

    “我十歲,十歲,多小,他逼著我媽和他離婚,為了討好第三者,還把我和我媽送到國外,對我們不管不問,她卻因為林國安幾句話就要復婚,她以前吃的苦都忘記了嗎林國安的薄情,對她的傷害,她忘記了嗎”

    “或許她有她的想法,或者有什么難言之隱”

    “林國安他有什么能威脅她就算有,她可以和我說。”

    “你太激動了。”宗景灝拭去她的臉上的淚痕,“先好好冷靜一下。”

    說完,他將她抱上樓,讓她坐在床邊,他去浴室放了一池子的熱水,很快,浴室被裊裊的白霧籠罩,他走出來,“去洗個澡,放松一下,然后,我們再去找她,好好的談一次,你這么激動,說出不好的話,傷了感情。”

    林辛言愣愣的抬起頭,臉上還有淚痕,“我是不是說什么過分的話了”

    “沒有。”他將她凌亂的發絲撫順盤在耳后,“聽話,去洗個澡冷靜一下,好好睡一覺,你覺得她不應該和林國安復婚,我們再去和她談”

    “她趁我不在的時候,把和林國安的結婚證都辦了。”林辛言的眼睛又是一紅。

    “相信我,如果不是你媽自愿的,我有法子,讓結婚證作廢。”他柔聲道。

    林辛言的睫毛上還墜著眼淚珠子,亮晶晶的,她眨了眨眼睛,摟住他的脖子看著他,“真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