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3章,我已經結婚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3章,我已經結婚了

    女人

    蘇湛并沒有多想,更不會往劉菲菲身上去想,畢竟之前剛見過,她應該不會來這里找他。

    再說,身為一位知名律師,找他的人也不少。

    “給我沖杯咖啡送進來。”

    “好的。”助理去了茶水間,蘇湛走到會客室,推開房門,劉菲菲坐在沙發上,在看時間,似乎是有些等的著急,聽到門響,她抬起頭。

    蘇湛看到是她的那一刻,轉頭就走。

    劉菲菲追上來,“蘇湛”

    蘇湛轉身,“以后不要來找我,我已經結婚了。”

    劉菲菲不顧蘇湛的排斥,上來抓住他的手臂,“我回來就去你家找你了,但是沒找到。”

    “所以,你找我是想干什么呢”他的眼神微冷,凝著她抓著自己的手,一字一頓的道,“難不成,是想和我再續前緣”

    他的聲音陡然一冷,“劉菲菲,我們已經分手了”

    找他干什么

    “既然要玩消失,就徹底消失,這一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話落,蘇湛甩開她的手。

    “我不是故意的”

    蘇湛并未聽她的解釋,助理端著咖啡過來,蘇湛冷喝了一聲,“以后,這個女人來,不準放她進來”

    助理很少看到蘇湛發這么大的火,連連說是。

    劉菲菲忍著眼淚,“好,我以后都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

    說完她跑了出去,助理端著咖啡,她明明看見了,故意往這邊撞過來,嘩啦一聲,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一杯滾燙的咖啡潑在了她的身上。

    助理連忙給她擦,“沒燙到你吧這剛沖ddgyf的咖啡。”

    蘇湛垂在身側的雙手,握成了拳頭,似乎在隱忍什么。

    劉菲菲站在不動,看著他,“若是以前,你一定會過來看我,關心我是不是被燙到了,會很心疼我,只是因為我走了,你就恨我是嗎”

    蘇湛不語。

    助理將地上的咖啡杯殘片撿起來,悄悄退下去,這女人和蘇湛有感情糾葛,他還是不要在這里做電燈泡了。

    “蘇湛,我愛你,從來都沒變過,隨便你信不信,既然你不愿意見我到,那我以后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說完她轉身走了出去。

    這次她走的毫不猶豫。

    因為她篤定蘇湛一定會追上來。

    以前他那么愛她。

    蘇湛的腦子嗡嗡作響,耳邊有個聲音一直在對他說,追上去,問清楚當年她為什么要走,可是又有一個聲音在對他說,不可以過去,你已經結婚了,不可以再和前女友牽扯不清。

    最后,他還是追了出去,不是因為還愛她,只是想要個答案。

    劉菲菲走出事務所以后走的就慢了,故意91xianfeng在等蘇湛追出去。

    “告訴我,當年你為什么要走”蘇湛站在門口,凌冽的寒風,吹亂了他的頭發。

    他望著那抹,曾經他眷戀的身影。

    劉菲菲聽見了,但是裝作沒聽見,她加快了腳步。

    這時,路上有疾馳而來的車輛。

    劉菲菲的眼神一暗,蘇湛猶豫了那么久才出來,證明對她的感情淡了,而且現在他已經結婚,想要留住他,只憑以前的情分,估計,不足以讓他再回到她的身邊,她心一橫,沖到馬路上。

    “菲菲”蘇湛奔過來。

    “吱”

    刺耳的剎車聲,仿佛能夠刺破人的耳膜

    可是車已經剎不住,嘭的一聲,劉菲in168菲的身體被撞了出去。

    開車的司機嚇得忘記了反應。

    蘇湛跑過來,抱著劉菲菲的腦袋,她額頭上有血,昏迷了過去。

    他拍她的臉,“菲菲,菲菲。”

    完全沒反應。

    這時開車的司機戰戰兢兢的走過來,嚇得結結巴巴,“不,不會死了吧”

    蘇湛一個冷眼射過來,“你怎么開車的”

    “是她跑過來的,不是我要撞她,不是我的責任”

    “廢話少說,快點送人去醫院。”蘇湛將人抱起來,看著撞人的司機還在哪里沒動,怒吼一聲,“還不快點去開車,看到你身后是什么了嗎信不信,不是你的責任,我也能讓它變成你的責任”

    開車的司機回頭,看到身后的律師事務所,心想這人是律師啊

    他快速跑去開車門。

    律師這種職業亦正亦邪。

    有能力的律師,能巧言善變,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

    如果是幫助一個好人,那當然是好的,若是幫壞人,只會讓壞人逍遙法外。

    這種人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很快肇事司機驅車到了醫院,劉菲菲被送進檢查室,蘇湛在外面等著,司機還是怕劉菲菲會有事情,他要負責任,解釋道,“我是正常行駛,她忽然沖出來,我真沒責任。”

    蘇湛冷冷的看他一眼,“人沒事,你沒事,人有事,你別想獨善其身。”

    “你,你是什么意思”肇事司機指著蘇湛,“欺負人是不是”

    蘇湛冷笑了一聲,把他伸出的手指,握了回去,“你這么沖動,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知道嗎”

    肇事司機猛地縮回手,嚇得,站在一旁不吭聲。

    又過了一會兒,檢查室的門打開,劉菲菲被推出來,蘇湛快步走過來,她頭上的傷被清理過了,現在人還在昏迷中。

    醫生走出來,“人沒大礙,輕微的腦震蕩,擦傷也已經清理過了,我給她開了一點藥,去藥房拿一下,人在休息室,等到人醒了就可以走了。”

    “好的,謝謝。”蘇湛說道。

    一旁的肇事司機,拍著胸口,“感謝老天爺,還好沒事,還好沒事。”

    肇事司機怕劉菲菲出事情,他要花錢。

    蘇湛看了他一眼,將醫生開的單子扔進他的懷里,“去拿藥,送上來。”

    “這錢”肇事司機,看著蘇湛,“當時你應該也看到了,是她走的快,和我沒關系的,我不應該出這個錢。”

    蘇湛掏出皮夾,從皮夾里掏出現金給他,當時的確是劉菲菲的錯,她好像要躲開他,走的快,她當時應該很生氣,所以,沒看到疾馳而來的車輛,“以后看著點路。”

    “是,是。”肇事司機接過錢,連連應是,只要不是自己出錢,說什么都好。

    到下午,劉菲菲才悠悠轉醒。

    肇事司機已經走了,蘇湛已經讓他走的。

    這事他沒責任,而且,劉菲菲也沒大礙。

    他留下來守著,不管他們之間的糾葛,現在她受傷了,他不能丟下人不管。

    “唔,好痛。”劉菲菲皺著眉,伸手想要去摸頭。

    蘇湛阻止了她的手,“別動,頭上有傷。”

    劉菲菲看著他,“蘇湛你在關心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