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5章,死纏爛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5章,死纏爛打

    一道驚雷從秦雅的心頭劃過,這個女人是

    心里已經有了猜測,可是,她并不愿意去承認,蘇湛會被著她去見前女友。

    可是如果沒去見,那么,這個接電話是誰

    她緊緊的握著手機不說話。

    “我是劉菲菲,早上我們在家居商場的門口見過面。”劉菲菲照著鏡子,鏡子里映照出的女人,依舊貌美,要說有什么變化,也就是眼角多了一條細紋,但是不妨礙她的好看。

    “他來找我,我們一直呆在一起,我說我餓了,他就親自為我下廚,他雖然娶了你做妻子,我想他心里還是有我的吧。”劉菲菲故意把聲音放的很輕,以防萬一外面的蘇湛聽到。

    秦雅猛的收回手機,并且掛斷,她看著手中的手機,像是燙手的山芋,幾次想要扔掉。

    蘇湛竟然和劉菲菲在一起

    她忽地,捂著胸口,她竟覺得辛疼。

    不知道是因為蘇湛欺騙了她,還是因為她對他已經有了感情。

    艾倫關上店門,走出來看見秦雅還站在門口問道,“你不會都走了一會兒了嗎怎么還在這里”

    秦雅扭過頭,撇開艾倫的目光,“那個,我在等人。”

    “哦,這么冷早點回去,對了,你改天得請我吃飯,結婚了,我連喜酒都沒喝上。”艾倫并沒發現她的不適,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我走了。”

    “嗯。”

    秦雅回應了一聲。

    走了兩步的艾倫忽然停住腳步,轉頭看秦雅,“要我送你嗎”

    秦雅連忙搖頭,“不用你先走吧,他很快就來了。”

    “那行,小樣,重色輕友。”艾倫笑著調侃了她一聲,然后轉身上了車。

    等艾倫走后,秦雅走到路邊打車,坐到車內,她的腦子還是亂的。

    她不是怎么辦。

    一方面又很害怕。

    害怕蘇湛和劉菲菲舊情復燃。

    她捂住口鼻,看著車窗外,盞盞華燈在眼前劃過,她卻無心欣賞,眼淚從眼眶內悄無聲息的往下落。

    “小姐到了。”秦雅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時,司機已經把車子停在了小區門口。

    秦雅擦干凈臉,掏出錢包付錢。

    她站在風口里,吹干臉上的潮濕,拍了拍臉,讓自己看上去正常。

    就算她哭了,也不想在蘇湛面前,更不想他看見。

    她掏出鑰匙開門,早上,蘇湛送老太太回來時,老太太往她手里塞了一把鑰匙。

    并且說道,“這就是你的家,你得有鑰匙進屋。”

    她想的很周到。

    她開了房門,老太太坐在沙發上,看到她回來,連忙從沙發里站起來,走過來,“小雅下班了”

    秦雅借著掛衣服的動作,撇開老太太的目光,淡淡的嗯了一聲。

    “蘇湛沒去接你一起回來嗎”老太太又問。

    秦雅掛衣服的手微微一頓,說道,“他有事忙,可能要晚一點。”

    “有什么可忙的官司又不用他打,他那么多屬下。”老太太立刻就變了臉,“等他回來,我得好好教訓他,都是有老婆的人了,還沒是有時間觀念。”

    秦雅勉強笑笑。

    “走,我們先吃飯,等他回來,讓他喝西北風去。”老太太拉著秦雅往餐廳走。

    老太太摸著秦雅的手,“太瘦,我得好好給你補補。”

    秦雅不知道怎么回應老太太的熱情,只是默默的低著頭。

    另一邊,劉菲菲從洗手間出來,蘇湛還在廚房,她將刪掉通話記錄的手機,裝回他的衣服口袋里。

    蘇湛給劉菲菲下了清湯面,端到客廳,放到桌子上,“趁熱吃吧。”

    劉菲菲抬頭看他,“你不和我一起吃嗎”

    蘇湛撿起外套穿上,“不了,你自己吃吧,0876114照顧好自己。”

    說完,蘇湛轉身,走到門口開門時,他停了下來,“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

    “如果我想你呢”劉菲菲望著他的背影。

    蘇湛的身體緊繃,冷下了聲音,“我記得,你不是死纏爛打的人。”

    “如果,你沒結婚,你會和我復合嗎”劉菲菲問。

    這個問題,難住了蘇湛。

    如果沒有秦雅出現在他的世界里,他想可能會。

    但是現在他已經有了秦雅,他不能傷害她。

    是他執意要娶她,當時不管rgchuangrui他是什么原因,什么想法,既然娶了就應該對她好,對她負責。

    但是他很清醒,和劉菲菲,以前愛的再深,經過了十年的時間,那份感情早就淡了。

    關于當初她離開的事情,她不愿意說,他便不問。

    過去,就讓它成為歷史。

    各自安好。

    “這世上沒有如果。”說完蘇湛出了門。

    “小雅多吃點草莓,這個時候的草莓又甜又有營養。”老太太將洗好的草莓往秦雅的水果盤里放。

    秦雅無奈的嘆氣,“吃飯的時候您就一直給我夾菜,現在我很飽了。”

    老太太出于關心,她不吃,不大好,會駁了老太太的好心,吃吧,老太太又給夾的太多。

    就吃撐著了。

    “你看看你的小腹多平坦,哪有肚子”老太太往秦雅的小腹上瞟。

    心里想,這里什么時候才能給她懷上個重孫子

    蘇湛進門,正好聽到老太太的話,脫外套時說道,“我媳婦兒,腰細,你給我喂胖了,你得賠我。”

    秦雅看了他一眼,面上裝作什么都沒發生過。

    只要他肯主動解釋,她愿意給他一次機會。

    畢竟婚姻不易。

    蘇湛掛好衣服走過來,從水果盤里捏了一顆草莓丟嘴里,這個季節的草莓很甜,“你們吃過飯了嗎”

    “幾點了還不吃好飯”老太太沒好氣,“就那么忙”

    不等蘇湛說話,老太太又道,“以后這么晚回來,都沒飯吃”

    蘇湛以為老太太故意的,他看向秦雅,“你們真吃過了”

    “你還沒吃嗎”秦雅看著他的眼睛,笑說,“你這么晚回來,我想你應該和什么人在一起該吃過了。”

    她話里有話。

    蘇湛自然聽得出她話里的含沙射影,笑問,“你怎么了”

    秦雅站起來,“我能有yytsj什么事情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還有剩飯嗎我隨便吃點就行,不用你動手做。”蘇湛靠過來,這一刻他覺得自己的心是暖的,有種家的感覺。

    他拉著秦雅的手,低頭看,“手這么嫩,怎么能下廚,等下都粗糙了。”

    秦雅掙開,“那以后你做給我吃嗎”

    她想讓自己冷靜,可是總是會想起劉菲菲說的話。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老太太以為他們在打情罵俏在一旁笑,喊了一聲傭人,讓她把剩飯熱了。

    蘇湛心里咯噔一下子,剛想說話,秦雅就先他一步開了口,“我累了,先回房。”

    說完她轉身進了房間。

    她并沒有睡覺,而是坐在床邊等著蘇湛。

    過了大概30分鐘,蘇湛吃好飯,推開門進來,看到她在床上坐著,也沒洗澡問道,“怎么不去洗澡”

    說話時他附身下來去親她的嘴唇。

    秦雅撇開他的親吻,“今天,怎么沒來接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