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6章,看到你哭我心慌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6章,看到你哭我心慌

    蘇湛的動作一頓,慢慢撤回身子,不知道為什么,他竟然不敢和秦雅坦白他見了劉菲菲。

    幾乎是本能的說了謊話,“我見了一個客戶,所以忘記了。”

    秦雅在等他的坦白,然而等來的卻是他的謊言。

    她的心沉入湖底,她很亂,也很慌,這段關系她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她站起來,走到柜子前找衣服,蘇湛從后面擁過來,“你怎么了我看你的情緒好像不對勁。”

    秦雅掙開他,“我去客房睡。”

    蘇湛拉住她,“你干什么”

    這剛結婚就分床睡,老太太知道了,又要操心了。

    “我今天很累。”秦雅的聲音,不由得帶出幾分哽咽。

    她心里委屈。

    蘇湛的心一緊,伸手捧住她的臉,她不想哭,可是沒忍住,在蘇湛觸碰到她的那一刻,她內心的壓抑和委屈到了頂點,她忍不住。

    看到她哭,蘇湛慌了,伸手去給她擦眼淚,“你怎么了和我說,是不是在店里受委屈了被客人刁難看”

    秦雅越哭越兇。

    “別哭了,看到你哭我心慌,受委屈了我們就不干了,我養你。”蘇湛一下一下的給她擦著眼淚。

    秦雅低眸,“不用你養我,我自己養的活我自己,我只是想到一些難過的事情,才會不由自主的”

    蘇湛將她摟到懷里,“別想了。”

    “你會騙我嗎”秦雅問。

    蘇湛的身體一繃,很快就恢復自然,說道,“不會。”

    秦雅吸了吸鼻子,“我給我自己兩次機會。”

    也是給蘇湛兩次機會,如果再有一次,他們就離婚。

    就當是對這段婚姻的尊重。

    “你為什么給你自己兩次機會”蘇湛聽得有些云里霧里。

    “沒什么。”她掙開蘇湛的懷抱。

    “我想一個呆著,我去客房睡。”

    蘇湛拉住她,“你這樣去客房,讓老太太看見了,肯定得擔心我們,覺得我們感情上出了問題,這樣,今天你心情不好我不碰你,你別走行嗎”

    秦雅不松口,她不想看蘇湛,一看見他,就能想到劉菲菲。

    “要不這樣,我在地上睡,不和你一床,你別走行嗎”蘇湛低聲道。

    “你看老太太年紀這么大了,我不想她為我擔心。”說道后面蘇湛的語氣都低聲下氣起來。

    秦雅轉頭看著蘇湛,口口聲聲都是怕老太太傷心,難道不會不想她別離開嗎

    她苦澀一笑,“好。”

    既然決定再給他一個機會,那么,就要忍下這次的酸楚。

    是她自己心太軟,當初答應他結婚,現在,釀成的苦果她自己吃。

    她拿著衣服去了浴室。

    蘇湛察覺到出了問題,可是他有想不出來哪里出問題,忽然他靈光一現,掏出手機,翻查通信記錄,她并未給他打過電話,也就是說,她不可能發現今天他和劉菲菲見面了。

    可是秦雅的情緒明顯不對,難道是因為白天見到劉菲菲的事情

    到現在她還在耿耿于懷

    秦雅這樣,蘇湛心慌的厲害,他掏出手機給林辛言去電話。

    想要問問今天秦雅在店里是不是也這樣。

    今天林辛言確實去了店里,她出去了那么久,回來總要看看店里的情況,有些冷清。

    她不在的這段時間里,艾倫就接過幾次單子,有沖著她名聲來的,可是因為她沒在,沒hdbo留住客人。

    林辛言在店里一天,一方面是為了莊子衿的事情讓自己冷靜一下,第二是,想要想個法子,讓店里的生意好起來,這樣艾倫和秦雅,還有店員們的收入才能上來。

    而且,店門日常開銷,這些都需要錢。

    宗景灝是有,可是她并不想依賴男人。

    她決定在年后做一場服裝秀,來吸引客戶,另一方面,也是讓人看他們店里的設計師的實力。

    她冷靜了一天,晚上才決定和宗景灝一起去林家。

    下車時她的手機響了,上面顯示著蘇湛的名字。

    蘇湛找她干什么

    她抬頭看宗景灝。

    宗景灝關上車門往這邊走來,“誰打電話”

    “蘇湛。”林辛言回答道。

    “他干什么”宗景灝看了一眼她的手機屏幕。

    林辛言搖頭,“不知道。”

    說完她按下接聽鍵,“喂。”

    “嫂子是我。”

    林心言嗯了一聲。

    “今天秦雅在店里,心情是不是不好”蘇湛問。

    林辛言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吃中午飯的時候見到秦雅,看著心情挺好的。

    “沒有。”可是蘇湛問這個問題,明顯是秦雅不高興,“你們鬧別扭了”

    蘇湛連忙否認,“沒有,我看她心情不是很好,我就尋思著是不是在店里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情。”

    “沒有。”林辛言道。

    “哦,那沒事,我先掛電話了。”

    林辛言嗯了一聲掛斷電話。

    離的近宗景灝聽見了她和蘇湛的對話,便什么都沒問,而是摟著她,“一切交給我。”

    林辛言點了點頭。

    她還是覺得莊子衿不該和林國安復婚。

    莊子衿會忽然愿意和林國安復婚,肯定是林國安威脅或者什么,總之,不是莊子衿情愿的。

    今天她來,就是要問個清楚。

    “走吧。”宗景灝攬著林辛言,穿szsk過石板路,到別墅前。

    之前這棟別墅賣了,后來林國安又買了回來。

    現在,依舊是林家的別墅。

    叮咚。

    門鈴按響。

    家里有傭人,是傭人開的門,因為新來的,并不認識林辛言和宗景灝,便問道,“你們找誰”

    林辛言往屋里看,莊子衿和林國安正在客廳里看電視,桌子上放著水果,其樂融融,還真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誰啊”林國安往門口看,看見是林辛言和宗景灝,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笑著,“是言言回來了。”

    他訓斥傭人,“怎么回事言言回來了怎么不讓人進來。”

    傭人低頭退到一旁。

    林國安諂媚的笑,“宗總不好意思,這新來的,不認識人。”

    林家以前的傭人,在林家那次遇到困難的時候都遣散了。

    宗景灝并沒做回應,若不是林辛言,他不會來。

    更不會和林國安這樣的人打交道。

    林國安也不尷尬,笑著說,“快進來。”

    林辛言走進來。

    莊子衿的心一緊,跟著站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