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9章,裝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9章,裝醉

    “蘇湛”秦雅喊他,可是此時的車子已經呼嘯而去,留下的只是一陣難聞的尾氣。

    她掏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蘇湛正在開車,他的手機連接著車里的藍牙,一有來電,車內的顯示屏自動連接,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秦雅。

    他按下接聽鍵,“喂,你在辦公室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來。”

    “你要去哪里”秦雅緊緊的攥著手機,“你現在就回來行嗎”

    “我有事”

    “你有什么事工作上的,還是私事”秦雅焦急的問。

    內心,她是害怕的,害怕他去見的是劉菲菲。

    蘇湛抿了抿唇,撒謊道,“工作上的。”

    “好,我在辦公室等你,你不回來,我不走。”說完秦雅掛斷了電話。

    蘇湛將車子停在了路邊,撥通了剛剛打到他手機上的那個號碼。

    酒吧,劉菲菲坐在吧臺,看著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眼神微瞇,又灌了一口酒。

    調酒師又遞過來一杯酒,“你接嗎”

    劉菲菲笑了笑,“我接了,魚就釣不來了。”

    “釣魚”很快他就明白,“就是剛剛你讓我打電話,說你醉了的那個男人”

    劉菲菲撇他一眼,拍了三百塊錢在桌子上,“等會人來了,你別給我露餡了。”

    調酒師將錢抓過來裝進口袋,笑著說,“放心,下次還有需要我的地方,盡管來找我,只要價格合適,陪夜也是可以的。”

    “少貧。”劉菲菲斜了一眼調酒師。

    蘇湛接到一個電話,說是劉菲菲在酒吧喝的不省人事,從她的手機上找到他的聯系方式,才給他打的電話。

    酒吧魚龍混雜,一個女人在酒吧喝醉,很容易出事,所以他才急急忙忙的出來,可是剛剛秦雅的樣子看起來不好。

    他想出錢讓給他打電話的人,把劉菲菲送回去,可是現在電話沒人接。

    一時間他不知道怎么抉擇,一方面擔心劉菲菲在酒吧出事,另一方面擔心秦雅。

    他左右為難。

    思想斗爭了片刻,他還是啟動車子繼續朝酒吧,劉菲菲在酒吧不安全,秦雅在他辦公室不會遇到危險。

    而且,等他回來,他就給她坦白劉菲菲峰事情。

    其實他知道,從昨晚,秦雅的情緒就很不對,大部分是因為劉菲菲的出現。

    現在他結婚了,他想維持這段婚姻,他想和秦雅過下去。

    他和秦雅再一起覺得很暖,總有種家的感覺。

    車子開到酒吧門口,他推開車門下了車,快步走進去。

    昏暗的視線,寥寥幾人,可是是因為時間的關系,現在酒吧很冷清,很快他發現了劉菲菲的身影,她趴在吧臺,蘇湛快步走過去。

    她手里還抓著酒杯,看樣子醉的很嚴重。

    “你是來接這位小姐的”調酒師晃動著調酒壺看著蘇湛。

    蘇湛看他一眼,“是你打的電話”

    調酒師梗了一下,隨即說道,“是啊,我看這位小姐喝醉了,便拿了她放在吧臺的手機,上面顯示的就是我撥通的號碼,她從在這里喝酒,就一直在看這個號碼,我想這應該是她認識的人,所以”

    “謝謝。”蘇湛叫了一聲劉菲菲,完全沒反應,蘇湛問,“付錢了嗎”

    “沒有。”調酒師搖頭,“她都醉成這樣了,我怎么問她要錢,也不能瘦身不是。”

    蘇湛掏出錢包問,“多少錢”

    調酒師看了劉菲菲一眼笑道,“兩百。”

    劉菲菲的睫毛閃動,心里咒罵這個貪財的家伙,她明明已經付錢了,去掉給他電話的錢,付的酒錢都有多,這個家伙竟然又問蘇湛要錢。

    奈何她現在已經醉了而且不能得罪他,怕他在蘇湛面前戳穿她裝醉的事情,只能忍下。

    蘇湛掏了兩百放在桌子上,裝起錢包后,他將劉菲菲抱了起來,放到車里。

    他上車,將劉菲菲送到她的住處。

    很快車子停在了她住的地方,他下車,將人抱起來,到她住的房間門口,這他才發現,他沒鑰匙打不開房門,只能去叫劉菲菲,“菲菲,鑰匙在哪里”

    劉菲菲在他懷里嚶嚀了一聲,咕噥道,“什么鑰匙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撲面而來的酒氣,讓蘇湛皺了皺眉,“你喝了多少,喝成這樣”

    “我沒喝,我沒醉。”劉菲菲借著醉了狀態抓著蘇湛的手腕,臉往他的脖子里鉆,嘴里無意識的說著醉話,“你是誰呀”

    蘇湛僵硬的扯開身子,“你家房門的鑰匙呢”

    “家我哪里有家,我愛的人都結婚不要我了。”說著她哭了出來,很是委屈,“他不等我,結婚了”

    蘇湛的心情有幾分復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而是因為曾經的那份感情。

    他沒想過,在自己放下后,劉菲菲會再次出現在他的世界里,現在他抱著她,看著她哭,他也沒有了曾經的悸動與心疼。

    只是覺得曾經相愛一場,不能對她不管不顧。

    “你醉了。”蘇湛去掏她的口袋,在羽絨服的兜里,他找到鑰匙,順利的開了房門。

    蘇湛將她放到沙發上,去廚房找到蜂蜜給她泡了一杯蜂蜜水,過來,遞給她,“喝點蜂蜜水解解酒。”

    “我不喝”劉菲菲一揮手,打掉了蘇湛手里的杯子,蜂蜜水落了撒了一地,啪杯子墜地,摔的四分五裂。

    蘇湛褲子上被潑濕了一片,他眉頭深皺,蹲下將地上的玻璃碎片撿起來丟進垃圾桶,去洗手間拿來拖把,把地上的水嘖拖干凈。

    他洗了手,重新反回客廳,看著趴在沙發上的女人,“你醉了,睡一覺就好了。”

    說完蘇湛轉身準備離開。

    秦雅還在等他。

    “不要走。”

    忽然,劉菲菲從沙發上站起來,從后面撲過來抱著蘇湛,“求求你別走,別不要我,我一個人好害怕。”

    蘇湛掰她的手。劉菲菲抓的更加緊,“蘇湛,我愛你。”

    “你醉了。”蘇湛聽著我愛你三個字,內心絲毫波瀾不起,他心里很清楚,是因為不愛了,所以才會這般平靜。

    “我沒醉,我沒醉,我只是太想你了,想到你結婚了,我心里就難受的要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