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1章,陰差陽錯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1章,陰差陽錯

    蘇湛眼睛一瞇,語氣跟冬日里的西北風一樣,颼颼的冷,“陪你一夜”

    把他當什么了

    況且,現在這個如瘋子一般的劉菲菲,實在是,讓他感覺不到從前的單純和善良。

    “我不會背叛我的妻子。”他語氣堅定。

    劉菲菲愣了一下,雙手遽然攥緊,壓著聲兒,“我不是讓你和我睡,在這里陪我。”

    “也不行。”蘇湛依舊拒絕。

    “你當真無情”劉菲菲受到了巨大打擊一樣,癡癡的笑,“今天你離開,我保證你再見到我的時候就是一句尸體,我說到做到,不信,你盡管走。”

    劉菲菲從地上爬起來,坐到沙發上。

    “你逼我”蘇湛眸光一暗。

    劉菲菲知道,如果她繼續演大度,根本無法挽回他,現在她只是歇盡全力把他留住,讓秦雅誤會。

    只有他們離婚,她才有機會

    她抬眸看著蘇湛,“是你逼我,當初是我先走的沒錯,可是我從未背叛我們之間的愛情,是你,絲毫不念及我們的舊情,對我如此殘忍,既然你不仁,又怎么能怪我不義”

    蘇湛在原地站著,過了許久,他看著劉菲菲,“你當真,只要我今天陪你,你以后就不再打擾我的生活嗎”

    劉菲菲點頭,“是的,就當我們之間有個正式的了斷,我成全你。”

    蘇湛猶豫再三,點頭答應,畢竟劉菲菲當年走的時候他們沒正式見面,如今他娶了秦雅,劉菲菲說出當年的真相,不是因為背叛他們的感情,理應,有個明確的了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他辜負了這段感情。

    只是陪伴她,好像也不是很無理的要求。

    “我打個電話。”蘇湛想好之后,決定先給秦雅打個電話告訴她一聲,讓她不要等了,回去之后他會解釋給她聽。

    電話撥出去,可是卻接不通。

    因為秦雅在,蘇湛的助理一職沒下班,就在里面守著,別的律師早已經下班了。

    “您還要繼續等蘇律師嗎”助理問。

    因為蘇湛和秦雅結婚并未在b市,知道的人不多,加上蘇湛還沒來得及宣布。

    本來他是想找個好日子,把事務所里的人叫到一塊,一起吃個飯,然后把秦雅介紹給大家。

    只是,現在臨近年關,要處理年底的事情,有些忙,就沒來得及和大家說。

    秦雅掏出手機想要看看幾點了,當她掏出手機才發現,手機沒電了已經自動關機。

    她抬頭看向助理,“現jktjc在幾點了”

    助理看了一眼時間回答道,“快,12點了。”

    她的眼底劃過一絲落寞和茫然,終究,他食言了。

    她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好,可是胸腔里的那顆心,已經碎了。

    她的聲音有些抖,“你幫我你一份離婚協議行嗎”

    律師助理,干這種事情手到擒來,“行,您等我一會兒。”

    助理把秦雅當成了,是來找蘇湛打官司的人了,這一聽還是婚姻官司。

    助理多嘴問了一句,“什么離婚,是丈夫出軌”

    現在大多離婚的都是這個原因,尤其是女當事人來他們事務所,十有八九,都是因為丈夫出軌離婚。

    秦雅苦笑,“是吧。”

    助理自己也是個男的,聽到這話也要打抱不平一聲,“現在的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心想,這女人看起來那么年輕漂亮,還要出軌

    難道是,真的家花再美,也沒有野花香

    助理動作很快,他邊抱著電腦起草文案,邊問秦雅情況,“你們有孩子嗎有財產糾葛嗎你想要達到什么樣的目的,你丈夫出軌那就是過錯方,我們可以為你爭取最大的利益。”

    秦雅覺得苦,嘴里都是苦味,她搖頭,“沒有孩子,沒有財產糾葛,連結婚證也沒來得及辦,只是在雙方親人的情況下,見證了我們的關系,如果我想要結束,要怎么辦”

    助理懵了片刻,這沒領證,就是不受法律保護的。

    很多農村有這樣的例子,沒到結婚年齡就結婚了,但是年齡不夠,就先不辦結婚證,只在兩家人的見證下,辦了婚禮。

    其實這樣是不算真正意義上的結合,不受法律保護。

    “這樣的話,只能你們雙方協商,當然,如果對方你愿意,或者對你提出無理要求,你是可以提起訴訟,走法律程序,但是這不是簡單的離婚官司了,只能算是糾紛,法律上你們不是婚姻關系,所以,不能按照婚姻官司來進行。”

    秦雅大概聽明白,也就是說,如果她想要和蘇湛結束關系,就得他們兩個協商。

    “你等等,我問問我們老大。”助理處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很拿手,他需要詢問蘇湛的意見。

    他撥通蘇湛的電話。

    此刻蘇湛坐在沙發上,劉菲菲也沒纏著他,在一旁睡覺。

    聽到電話響,他以為是秦雅,立刻掏出手機,一看是助理他的臉色慢慢沉下來,他按下接聽鍵,“什么事情”

    “來了個當事人,想要詢問一些法律上的事情,我不大懂”

    “找王律師,他對婚姻這塊的官司拿手。”現在蘇湛無心處理這樣的事情。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助理看著手機好半響,平時蘇湛不這樣啊,對于工作上的事情,他很嚴謹,也很認真,這是怎么了

    秦雅問,“你再給蘇湛打電話嗎”

    他只是猜測,剛剛她好像聽著像是蘇湛的聲音。

    助理點頭,嘟囔道,“是蘇律師,不知道再忙什么,平時遇到這樣的事情,他一定會耐心教我,這次,很出乎意料。”

    秦雅笑笑,現在正在和老情人會面,怎么會有心情理會工作上的事情

    恐怕把她在等她的事情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她還有什么好期待的

    她站了起來,助理放下電腦跟著站起來,“我們這里的王律師,對這塊的官司很拿手,要不我幫您聯系王律師”

    秦雅道,“有需要我會再來。”

    說完她轉身走出事務所,她在路邊站了一會兒,這還是那個天,可是,心卻不是那顆心了。

    或許一開始就是錯。

    現在該結束了。

    她打車會住處。

    老太太沒在,家里靜悄悄的,她回到房間從柜子里找出行李箱,把衣物和生活用品都裝起來,本來東西也不多,只因為冬天的衣服比較占空,不過,一個箱子也就裝完了。

    她坐在床邊,腳下的位置,是蘇湛昨晚打地鋪的地方。

    忽地,她笑了起來。

    起初,她以為蘇湛是照顧她的感受,才沒上床,沒碰她。

    現在仔細想想,何嘗不是因為他愛的女人回來了,連碰她也不愿意碰了

    她在他心里算什么

    一個,生理上發泄的工具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