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2章,明年我必定抱上重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2章,明年我必定抱上重孫

    屋外響起開門聲,緊接是傭人和老太太的聲音,兩人在說著什么,聽得出來老太太心情很好,語氣里都是笑意。

    這事兒是她和蘇湛之間的事情,她并不想讓老太太知道,她年紀大了,應該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不是因為蘇湛,只是因為這個老太太對她的好。

    她拉開房門,傭人正在給老公公掛衣服。

    “你在家”老太太看到秦雅,先是驚訝了一下,而后笑瞇瞇的,“快來,坐,我有好事和你說。”

    秦雅聽話的坐到沙發上,老太太興致勃勃的拉著她的手。

    “什么好事讓奶奶這么高興”秦雅把自己的情緒隱藏的很好,不曾在老太太面前露出半分。

    雖然和這個老太太相處不久,但是她的和藹可親,早已經打動她。

    不管她和蘇湛如何,她都不愿意傷害這個老太太。

    “我今天遇到一個看相的,他說我面色紅潤,福星高照,有好事發生。”老太太對于看面相這樣的事情還是很相信的。

    大多數老人都相信看相。

    畢竟是以前的人比較迷信。

    秦雅哭笑不得,“這您就信了”

    老太太眼睛一睜,“你不知道,我根本沒和他說我有孫子,但是他就看出來了,說我有個孫子結婚了,還說,明年我必定抱上重孫,我能不相信嗎”

    一旁傭人插話,“當時可把老太太高興壞了,給人家包了一個大紅包呢。”

    秦雅臉上的笑容慢慢有些掛不住。

    老太太拉著秦雅的手緊了一下,湊過來,“小雅,這抱孫子的事情,可就看你的了。”

    說著她的目光往秦雅的小腹上瞟,“說不定我的重孫子已經住在里面了。”

    秦雅笑不出來,也說不出哄老人開心的話。

    等蘇湛回來,他們就好聚好散,為了報答老太太的好,她站起來,“我來做飯吧。”

    親手給老太太做一次飯。

    “你用你,你用你,你歇著。”老太太拉著她,說什么都不讓她干活,“這都快過年了,蘇湛呢還沒處理完所里的事情嗎”

    秦雅淡淡的道,“可能吧。”

    “這個臭小子,就是欠揍,一點時間和家庭觀念都沒有,等他回來,看我不打他。”老太太其實心里想,他不回來,她什么時候才能抱上重孫子

    這懷孩子的事情,也不是秦雅一個人的事情。

    天色漸漸暗下來,到了晚上,蘇湛沒回來。

    秦雅不顧老太太勸阻,堅決要為老太太親手做上一餐。

    她的手藝不是很好,不過是個心意。

    在傭人的指導下,她做了幾道老太太平時比較喜歡的菜色。

    排骨xtyiaotian燉白蘿卜冬日里吃了好,還有一道脆皮豆腐,蒜黃炒蝦仁,白灼山藥,都是偏清淡的。

    炒好端上桌,秦雅洗手,盛飯,叫老太太吃飯。

    老太太還在高興白天的事情,說她能抱上重孫子,心里肯定開心。

    所以也沒刻意注意秦雅,沒發現她有什么不對勁。

    她這么好,為她親自下廚做飯,她高興來不及。

    怎么都覺得蘇湛這婚結對了。

    蘇湛沒在,傭人不上桌,桌上就秦雅和老太太兩個人,秦雅并沒胃口,只是不想老太太看出端倪,勉強吃兩口,“我聽說您喜歡吃這些,我做的不是很好”

    “很好,已經很好了,我覺得好吃。”老太太夾了一筷子的脆皮豆腐,老太太年紀大了,不過牙口還不錯,只要不是很硬的東西,她都吃的了。

    “你也吃。”老太太給秦雅盛湯,“冬天就是要吃白蘿卜,冬吃蘿卜夏吃姜,這話是有道理的。”

    秦雅笑著說好。

    喝完了老太太盛給她的湯。

    吃過飯,她幫著傭人收拾了廚房,陪老太太在客廳看電視。

    過了十點,老太太困了。

    秦雅扶著她進屋,“您先坐,我給您接盆熱水泡泡腳,這樣睡覺會香。”

    過了今天,她可能就離開了,就當這是她的孝心吧。

    畢竟叫過奶奶的老人。

    在浴室里接了水,她用手試了一下水溫,感覺不會燙,才拿著毛巾端出來,她將水盆放到老太太腳邊,把她的腳拿進水盆里,“會熱嗎”

    “不會,剛好,太涼了泡著也不舒服。”老太太低著頭看秦雅,伸手摸摸她的頭,“你是個好孩子,蘇湛娶到你,是他的福分。”

    秦雅低著頭,眼淚落了下來,啪嗒一聲掉進水盆里。

    “遇到奶奶是我的幸運,不管以后怎么樣,見到您,我依舊把您當奶奶。”

    老太太也沒聽太清楚,笑著說,“盡說傻話,你嫁給了蘇湛,我可不就是你奶奶,想賴都賴不掉。”

    水涼了,秦雅將老太太腳拿出來擦干,扶著她躺下,“時間不早了,您早點睡覺。”

    泡了腳是舒服,老太太嗯了一聲。“你也早點睡,蘇湛還沒回來,你yanggang打個電話催一下他,讓他早點回來。”

    秦雅給老太太蓋被子的手一頓,隨即點了點頭,“我會的,您安心睡覺吧。”

    老太太滿足的閉上眼睛,秦雅將水盆端進浴室倒了,將毛巾放好,走出來,老太太困了,這會兒已經睡著了,秦雅放輕腳步走出來,關上房門。

    這會兒,傭人也休息了,整個客廳空蕩蕩的,很安靜。

    她似乎能夠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她回到房間,行李箱還放在床邊,她沒有洗澡上床睡覺,而是走到窗前,輕輕的撩開簾子,夜色漸深,而她沒有絲毫的睡意。

    她望著黑沉沉的天,沒有一顆星星,就如她現在的心境,有沒光亮,沉在了湖底。

    她終于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價。

    她以為,她可以和蘇湛試試。

    她以為,也許他會愛上她。

    她以為,她愛他。

    事實證明,只有最后一個她以為對了。

    她對他動心了,而他給了她重重的一擊。

    把她潰不成軍,只能躲在黑暗的夜里,獨自神傷。

    而他,正在和他心里的女人,秉燭夜談

    不,怕是,正在再續前緣,彼此訴說衷腸吧。

    秦雅在窗口站了一夜,天麻麻亮的時候蘇湛回來了。

    他推開房門,他也一夜未睡,臉色不是很好,看到秦雅站在窗前,他剛想問她,怎么起那么早,觸及到床邊的行李箱,他心里咯噔一下子。

    “秦雅。”他的聲音有些低,有些惶恐,“你沒事,拿行李箱干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