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4章,你這么狠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4章,你這么狠心

    傭人已經起來,只是看到他們有爭執,她作為一個下人不好出來說話。

    聽到門鈴被按響,bauart她走過去開門,嘴里還嘀咕道,“大清早的,是誰來”

    傭人打開門,劉菲菲站在門口。

    傭人并不認識劉菲菲,問道,“你找誰”

    “我找蘇湛。”劉菲菲笑笑。

    傭人轉身看向蘇湛,“有位小姐找你。”

    老太太反應的快,松開秦雅的手就走了過來,看到是劉菲菲,她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厲聲道,“你來干什么”

    這時劉菲菲看到站在門口的蘇湛和秦雅,以及掩在蘇湛身后的行李箱,在心里暗想,秦雅要離開了嗎

    她笑著,像是沒看到老太太難看的臉色,“奶奶我來找蘇湛的。”

    “誰是你奶奶”老太太對劉菲菲一點都不客氣,以前,蘇湛沒有發達的時候,和她談戀愛,家里沒有這么好的房子。

    蘇湛帶她回來,她有點嫌棄。

    后來又拋棄蘇湛,害他一蹶不振,老太太對她沒有好感,總覺得她是嫌貧愛富的女人,當初離開,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呢。

    她來就是要故意火上澆油的,只有秦雅離開,她才能入駐,她故意將聲音放的大,“我是來還蘇湛東西的,昨晚,他把手表忘我那兒了。”

    說著,她將手表拿了出來。

    老太太一看,果不其然,真的是蘇湛的。

    “你,你說什么蘇湛忘你那兒了”老太太如被雷劈了似的,不敢置信,“昨晚他在你那兒”

    “是的”她看著秦雅,“你別誤會,雖然我和他在一起,但是什么事情都沒有。”

    秦雅側過身子,并不想看她,淡淡的道,“我沒誤會,用不劉小姐來解釋。”

    蘇湛跨步走過來,沉聲道,“誰讓你來的,不是說以后都不會出現在我”

    “我來給你送手表的。”劉菲菲急忙打斷他的話。

    昨天和他發生爭執時,她故意從他手腕上脫下來的,當時他正在氣頭上,所以并沒注意手表掉了。

    蘇湛抓過來,“你走吧。”

    劉菲菲看著他,“真不用和替你和她解釋嗎”

    “用不著。”蘇湛氣呼呼的,不是她,秦雅怎么會誤會,現在又過來,只會讓秦雅的誤會更深。

    她解釋,只會越描越黑。

    劉菲菲看了一眼秦雅,心里冷笑一聲,心想,這樣,看你走不走。

    “如果有需要我解釋的,你經管找我”

    “你趕緊走吧,以后不要來我們家”老太太氣急,討厭透了這個女人,不是她,蘇湛怎么會和秦雅鬧誤會。

    等等,昨晚蘇湛和她在一起

    她的心臟顫了顫,怪不得秦雅這么生氣,這事,閣在她身上,她也生氣。

    老太太奪過蘇湛手里的手表,朝外就扔,“丟了東西,要還干什么”

    老太太目光一轉看著劉菲菲,“還有你當初是你拋棄蘇湛,你現在還來糾纏他干什么羞恥心有沒有”

    “奶奶我”

    “我不是你奶奶,請你離開。”老太太氣的渾身顫抖。

    劉菲菲看了一眼蘇湛,又看了一眼秦雅,不著痕跡的勾了勾唇,面上卻表現的極為難受,“那我走了,希望你們好好的,不要因為我,鬧的不愉快。”

    說完轉身離開。

    秦雅拉著行李箱走過來,“奶奶您保重。”

    “小雅。”老太太拉著她,說不出挽留的話,他瞪著蘇湛,恨鐵不成鋼。

    “秦雅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沒有,請你相信我”

    蘇湛拉住她,“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沒顧忌到你的感受,別走好嗎”

    秦雅回頭看著他,“不是你的錯,錯的一直都是我自己,我不該答應你試試,你心里一開始就有人,你不該瞞著我,應該告訴我,是我蠢,輕易的就答應,這是該走的彎路,我該吃的苦頭,躲不掉。”

    “小雅。”老太太急的不行,這一走,還能回來嗎

    她不能讓秦雅離開。

    老太太身體晃動,眼睛一翻,昏迷了過去。

    “奶奶。”幸虧蘇湛離的近,接住了她老人家。

    “怎么了這是。”秦雅也嚇了一跳,怎么昏迷了

    蘇湛二話不說就去掐老人家的人中,老太太故意裝昏了,就是想要留住秦雅,誰知道蘇湛下手那么重,她疼的皺眉。

    裝作虛弱的樣子睜開眼睛,“蘇湛,我是不是不行了”

    看見老太太醒來,蘇湛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不會,不會的,你會長命百歲的。”

    “我都要被你氣死了,那來的長命百歲”

    老太太拉住秦雅的手,“小雅,你要是走了,我怕是活不成了。”

    “奶奶你胡說什么”

    忽然老太太掐住蘇湛的大腿,這人怎么沒眼色呢

    蘇湛的話卡在喉嚨里,看著老太太紅潤的臉色,也不像有病,難道剛剛是裝暈

    為了挽留秦雅

    秦雅看向蘇湛,“還是送去醫院看看吧,奶奶年紀大了,這樣忽然昏倒,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

    “我不去檢查。”老太太非常排斥,抓著秦雅的手,“你陪著我就好了。”

    秦雅抿著唇,不曾松口,“讓蘇湛陪著您吧。”

    她掰開老太太的手。

    “秦雅。”蘇湛抓住她的手腕,“你這么狠心嗎”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蘇湛,你應該比我清楚,我不比你,有顆七竅玲瓏心。”秦雅拉過行李箱,朝著門外走去。

    老太太用力捶蘇湛,讓他想辦法留住秦雅。

    秦雅要走的心太堅決了,只靠嘴上的挽留,根本說服不了她。

    忽地,蘇湛抱著老太太的頭,“奶奶,你怎么又昏了,快醒醒啊。”

    老太太一下沒反應過來,梗了一下,蘇湛的頭俯下來,直給他使眼色,讓她再繼續裝昏迷。

    聽到老太太又一次昏倒,秦雅果然停住了腳步,剛想反身回來發現了不對勁,如果老太太真有事,蘇湛不可能只抱著她,不送她去醫院。

    “蘇湛,玩這么幼稚的把戲有意思嗎”她的語氣極為寡淡。

    “奶奶她怎么昏迷了。”蘇湛僵硬的道。

    在心里默默想,難道她發現了

    “昏迷了,你不應該送她去醫院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