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5章,你我何曾有過舊情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5章,你我何曾有過舊情

    蘇湛心里愣怔,這是裝的怎么送去醫院,送醫院不就露餡了嗎

    況且現在秦雅就是懷疑的態度。

    蘇湛左右為難。

    老太太突然頭痛劇烈,身體抽搐起來。

    蘇湛以為她在裝病,心里并未擔心,繼續想法子挽留秦雅,“我送奶奶去醫院你就相信了是嗎”

    秦雅,“”

    她徹底無語。

    老太太抽搐的越來越嚴重,甚至不能言語,呼吸愈發的急促,口角出現歪斜的狀況,說話漏風,“蘇,蘇湛”

    秦雅看出端hongjijt倪,“快送奶奶去醫院,我看她很不對勁。”

    這時蘇湛才察覺到她不短抽搐的身體,神經一繃,抱起老太太就往外走。

    “沒穿衣服。”老太太身上單薄的睡衣,外面冷,情急之下,她放下手里的行李箱,跑到屋內把老太太的貂絨大衣拿出來,跟著蘇湛往外走。

    蘇湛把老太太放到后車座,秦雅把衣服蓋到老太太身上,“你去開車,我來看著老太太。”

    蘇湛看著秦雅,內心情緒涌動,“秦雅我”

    “先去開車。”秦雅低聲呵,她感覺到老太太的狀態很不好,竟出現口吐白沫。

    蘇湛也有些慌,這明顯不是裝,他快速的啟動車子朝著醫院開去。

    秦雅在后面抱著老太太,意識已經模糊,秦雅叫她都沒有了反應。

    蘇湛著急,一連闖了幾個紅路燈,幾次差點出車禍。

    原本到醫院需要20分鐘的路程,蘇湛硬是10鐘就開到地方。

    蘇湛抱著老太太下車,秦雅跟在后面,醫院大廳人很多,他抱著老太太直奔搶救室。

    很快老太太被接待,“我奶奶這是怎么了”

    醫生讓醫護人員把老太太推進手術室,抽空回了蘇湛一句,“初步判斷,應該是突發腦淤血,你先在門外候著。”說完關上了手術室的門。

    蘇湛愣了好半天沒回神,腦淤血

    這是急病,嚴重了會要命。

    他一開始還以為是老太太裝的,不知道有沒有耽擱救治的時間,蘇湛惱怒一拳打在墻上,哐的一聲悶響。

    秦雅在一旁聽的驚心動魄。

    這時有護士走過來,“請問誰是家屬”

    秦雅見蘇湛正在自責和擔心中,她走過來,“我是。”

    護士遞過來一章單子,“你繳費吧。”

    秦雅接過來,“我這就去。”

    她也怕耽擱治療,手里還拿著老太太的大衣,她沒來的及放下,就朝樓下跑去。

    繳費處在一樓。

    她拿出自己的卡,把費繳了。

    回到手術室,只見蘇湛做在排椅上,耷拉著腦袋,手背上有血,應該是剛剛那一拳砸墻上,受的傷。

    秦雅走過來,看著他的手,傷的有些嚴重,特別是關節處,破了皮,血滲的嚴重。

    “去處理一下吧,奶奶出來看見會擔心。”

    蘇湛抬頭看著她,他的眼圈有些紅,“我是她養大的,她是我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如果她有事”

    “不會,奶奶不會有事。”秦雅打斷他,且語氣肯定。

    蘇湛問,“她真的不會有事嗎”

    他內心空虛,只想找個人,給他一個答案。

    秦雅安撫道,“真的。”

    蘇湛站起來,抱住她,聲音梗澀,“謝謝你。”

    秦雅身體僵硬了一下,終究是沒推開他,“認識一場,而且奶奶對我也很好,不用說謝謝,況且,我什么也沒做。”

    蘇湛沒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她,只有抱著她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活著的,內心是熱的。

    多久,他沒有過這種感受了

    他已經不記得了。

    太久了。

    他的聲音很低,“劉菲菲是我的初戀,大二的時候認識的,畢業前夕,她離開了我,曾經有段時間,因為她,我一蹶不振,頹廢到靠沈培川和景灝接濟過日子,我承認,以前我很愛她,可是,她離開了十年,那段情,早就擱淺了。”

    秦雅僵著身子,內心有些許動人,可是很快這點動人,又被她壓下去。

    她不能因為蘇湛的坦白就放低自己的限度,他徹夜未歸是事實,劉菲菲是他的初戀愛人,也是事實。

    世人都說,初戀最難忘,因為所有的青澀與美好,都是在初戀給予對方的。

    什么都是第一次難忘,這一點她相信。

    過再久,心里總是會有痕跡。

    他說是劉菲菲纏著他,那他為什么不能先和她說

    為什么不告訴她

    非要等到事情發生過后再來解釋

    “蘇湛,你不用和我說這些,我已經決定了,你給不了我想要安定,你無法給予我想要的安全感,我們真的不合適,現在發現還不晚,你我依舊年輕,或許,會遇到更合適的。”

    蘇湛猛的睜大眼睛,他扣住秦雅的肩膀看著她,“你當真這么決絕絲毫不念舊情”

    秦雅笑,“你我何曾有過舊情”

    蘇湛一愣,“你什么意思”

    “你和我認識多久”秦雅看著他,“你我認識不過三兩個月,有過情嗎”她自嘲的一笑,“你是指一ye情嗎”

    “要說舊情,應該是你和劉小姐,其實,我離開,也是給你機會,你應該感謝我。ycgdjt”

    蘇湛一時間竟說不出一個字,過了好一會兒才找回聲音,“我們認識的時間是短,可是感情是用時間衡量的嗎”

    “那用什么”秦雅反問。

    然而這時,手術的門滑開,兩人中斷了談論,蘇湛和秦雅快步走到門口,醫生身上還穿著藍色手術服,他摘掉口罩,“病患屬于突發急性腦淤血,好在送來的還算及時,占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可能要在醫院調養一段日子。”

    “謝謝醫生。”老太太沒有生命危險,對蘇湛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消息。

    “等會患者會被推出來,現在病著年紀大了,可能需要陪護。”醫生又道。

    “我知7eb道了。”蘇湛已經在心里盤算,老太太這生病的日子,他要親自照顧。

    現在他已經有錢,不需要再為錢奔波,而且現在事務所發展的不錯,就算他不去,也照樣運轉,他照樣有進賬。

    很快老太太被退出來,雖然人已經救過來,不過嘴巴還是有些歪斜。

    老太太平時很在乎自己的臉,這樣一歪,老太太醒了肯定會接受不了。

    “醫生,我奶奶的嘴巴,還能好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