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6章,解酒澆愁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6章,解酒澆愁

    “不用太擔心,慢慢調理,是能恢復的,只是鑒于老太年紀大了,恢復的可能比較慢,而且,不可能恢復到原來程度,多多少少會有些后遺癥。”醫生說道。

    蘇湛心中明了,將老太太推到病房。

    醫生檢查了一下老太太的狀態,檢測身體機能的機器,都是好的,醫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現在是暫住病房,根據家庭情況,是要普通病房還是,到住院部去辦理。”

    “當然是要好的。”蘇湛幾乎想都沒想。

    他掙錢,就是為了讓老太太享福的。

    “那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醫生說完帶著醫護人員離開。

    秦雅將老太太的大衣搭在椅背上,“我去辦理,你陪著老太太吧。”

    蘇湛沒吭聲。

    秦雅知道他和老太太感情好,這會兒應該只想安靜吧,她悄悄的退出病房去辦理住院手續。

    蘇湛其實聽見了,故意沒吭聲,現在他的腦子很亂,現在他們兩個應該都冷靜一下,想清楚再談。

    秦雅辦好住院手續,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大醫院人多,干什么都要排隊,故而浪費了許多的時間。

    在醫護人員的幫忙下,老太太被轉進病房,剛安排好老太太,蘇湛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來電顯示,是沈培川。

    他按下接聽鍵,“培川。”

    “有空嗎晚上我們一起聚一下,我已經給景灝打過電話了。”沈培川說。

    蘇湛猶豫了一下,現在老太太這樣,他根本離不開。

    沈培川不知道老太太病了,更不知道他和秦雅鬧別扭了,打趣道,“怎么,娶了媳婦兒忘了兄弟別太重色輕友。”

    不等蘇湛說話他話鋒一轉,正經道,“關于何瑞澤的事情,已經解決好了,你不是要教訓他嗎,現在你可以隨便動手了。”

    “什么地方”蘇湛問。

    “老地方。”

    他們有個經常去的地方,蘇湛又問,“幾點”

    “7點。”

    “我知道了,會準時到。”說完他掛端了電話,會頭,看見秦雅正在給老太太擦臉和手。

    他的神色緊繃,“秦雅”

    秦雅沒抬頭,“我照顧她和你無關,人都是這樣,她對你好,你也會想要對她好。”

    蘇湛抿了抿唇,“我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秦雅沒吭聲,怕他說的是他們之間的事情。

    “沈培川找我,我想請你幫我照顧一下奶奶。”蘇湛道,怕秦雅拒絕他又解釋道,“何瑞澤的事情解決了,所以找我和景灝過去,應該是說這件事情。”

    秦雅想了一下,“行。”

    找個陌生人照顧老太太她也不放心。

    蘇湛走過來看著她欲言又止。

    最后嘆了一口氣,他轉身離開。

    事務所關門了,放年假,街道上行人匆匆,濃烈的年味,籠罩整個b市。

    蘇湛在醫院幾乎忙了一天,沒吃飯,現在依舊是沒胃口,他第一個先到的地方,他叫了一瓶酒自己喝,第二個到的是沈培川,看到蘇湛一個人在灌酒,他關上包間的門,調侃道,“新郎官,這是怎么了一個人喝上酒了。”

    蘇湛沒搭腔。

    這要閣在平時,蘇湛肯定不會這么老實,沈培川收起笑臉在他身邊坐下,“解酒澆愁呢”

    蘇湛灌了一口酒,“劉菲菲回來了。”

    沈培川的眼角一抽,這么快就知道了

    他裝做不知道的模樣,“你打斷什么辦秦雅那個姑娘不錯,你別傷害人家。”

    蘇湛看他,最后又灌了一口酒,“她變了。”

    “廢話,你沒變你那個時候多大,現在多大,看看,眼角都長皺紋了。”沈培川用手指去戳他的眼袋。ybfenqi

    蘇湛一天一夜沒合眼,眼下一片青黑,臉色也難看的不行。

    蘇湛瞪他,“別碰我。”

    沈培川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悠悠的道,“你又不是金枝玉葉,當我稀得碰你呀”

    “秦雅要和我離婚。”蘇湛深深的出了一口氣,“我奶奶早上突發腦淤血,現在還在醫院。”

    沈培川神色一正,關心道,“奶奶沒事吧”

    “搶救過來了。”

    “那就好秦雅發現了劉菲菲的存在”沈培川想了一下問道。

    “嗯,鬧了點誤會,現在很堅決的要離開我。”一想到秦雅的態度,蘇湛心里就難受。

    “你怎么想的”沈培川問。

    蘇湛斜眼看他,“什么怎么想的”

    沈培川嘆了一口氣,心想,這人沒救了,“當然你是還愛劉菲菲,還是現在的秦雅啊,這么大的人了,這點事情還弄不明白嗎事情已經這樣,就看清楚自己的心意,還愛劉菲菲,就趁早和秦雅說清楚,能補償的盡量補償,當然,這樣的傷害,金錢怕是也彌補不了。”

    蘇湛倒滿酒杯,一口灌完,辣的皺眉,“我不愛她了,對她的感情早就消磨完了。”

    沈培川饒有興致,“那你什么意思喜歡秦雅唄”

    “可是他要離開我。”蘇湛很是苦惱,“我不知道怎么辦,她不信任我。”

    “信任是要你給的。”沈培川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想要她信任你,首先得你自己足夠坦白。”

    這樣的事情,誰也幫不了他。

    還得看他自己。

    吱呀,包間的門推開,蘇湛和沈培川扭頭,宗景灝逆著光走進來。

    他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一眼桌上的酒,拉開椅子坐下。

    蘇湛和沈培川同時收聲。

    “何瑞澤進去了。”因為罪不至死,所以只是在先前的判刑上,加了刑。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情緒似乎也是不高。

    沈培川語落,包間便沒了聲兒,靜悄悄的,三個三男人坐著,氣氛一度僵硬,有幾分尷尬。

    “要不,我們點吃的我還沒吃飯,你們吃了嗎”沈培川又一次開口,試圖打破這份沉默。

    沒人回應他。

    蘇湛又倒了一杯酒,灌下去。

    沈培川暗想,這是怎么了心情怎么都不好

    “我們先吃飯,邊吃邊聊。”沈培川叫來服務員,點了不少菜。

    他強行打破沉默,“景灝,你怎么看著心情也不好”

    蘇湛是為情所困,而宗景灝現在是有妻有兒女,事業又蒸蒸日上,有什么好煩惱的

    蘇湛他理解,可是宗景灝,他實在是理解不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