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7章,好像因為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7章,好像因為你

    沈培川讓服務員拿了干凈的杯子過來,親自給他倒,“要不說來聽聽”

    宗景灝斜眼瞧他,“你什么時候也這么八卦了”

    沈培川哎了一聲,“本來我想,這要過年了,尋思我們三個一起聚聚,順便和你們說一下,關于何瑞澤的事情,誰知我一來,就看到蘇湛一個人在喝悶酒,遇到不少的煩心事,我想著你來,或許就好了,誰知,看你情緒也不高。”

    宗景灝端起沈培川倒的那杯酒,一口飲盡,松開頸口,酒杯重重放下,今天,林辛言和帶著兩個孩子去那邊了。

    他能夠清楚的察覺到,林辛言和毓秀的關系不錯。

    明面上她們沒見過幾次面,可是,看著卻很親近。

    這一點另他不舒服。

    能這么親近,表明,暗地里她們有往來。

    可是林辛言從不主動提起,說關于她和毓秀的事情。

    “培川,你說我要怎么才能挽回秦雅”蘇湛喝的有點多,晃晃蕩蕩的站起來,手臂搭在沈培川側脖子上,“她要走的態度很堅決,我真沒招了。”

    沈培川皺眉,嫌棄的道,“一身酒氣,離我遠一點。”

    他越說,蘇湛把他樓的更加緊了,“我樓你是給你面子,這么大歲數了,連個女人也沒有,比我悲哀。”

    沈培川,“”

    “要是我,我也離開你。”沈培川往他傷口上撒鹽。

    蘇湛難受,沒懟他。

    閣平時一定不依不饒。

    沈培川嘆了一口氣,“瞧瞧你醉醺醺的樣子,想要挽回,拿出自己的誠意,關于,劉菲菲的事情,最好說清楚,劃清界限,你要給她安全感。”

    “安全感是個什么東西”蘇湛站著,拍了拍胸口,“我都和她解釋了,我和劉菲菲就是初戀關系,現在已經分開了,感情早就沒了,可她就是不信,我說我和劉菲菲什么事情都沒有,她就是不相信我。”

    “你是不是你和劉菲菲見面她看見了”沈培川問。

    他覺得秦雅不會無緣無故態度這么堅決的。

    蘇湛吸了吸鼻子,“劉菲菲當初離開我,說是因為不能生育,不想連累我,才離開,現在回來是因為還忘不掉我,纏著我讓我陪她一夜”

    “什么”沈培川激動的一拍桌子,“蘇湛你有沒有腦子你接婚了,陪,陪前女友一夜你腦子進水了”

    “我們什么都沒干,就是單純的在她家呆了一夜,我想著她當初離開,也不算是她的錯,我就妥協了。”蘇湛越說聲音越小,覺得這事,是他做的不好,應該和秦雅打聲招呼的,應該要讓她知道的。

    “現在我要怎么挽回”蘇湛問。

    沈培川聳了聳肩膀,“我無能為力,不過我想,還是要你用真心”

    嗡嗡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眸光深了幾分,他按下接聽鍵,放于耳邊。

    “是我。”

    宗景灝低沉的嗯。

    “明兒中午帶著他們過來一趟。”

    宗景灝又輕嗯了一聲。

    那邊掛了電話,他也放下手機。

    沈培川看他,“你舅舅”

    宗景灝沒搭腔,神色凝重沒說話,沈培川沉默片刻,抬手給他斟酒,笑著說道,“雖然你不愛沾染文家權勢,更不愿意,用文家名聲尋求方便,可是,他依舊對你不錯,不明白你擔心什么。”

    “林辛言和毓秀走的近”

    這時包間的門推開。

    宗景灝聲音一收,抬眼掃過去,不動聲色往后仰,避開了燈光,整張臉陷入黑暗之中。

    服務員統一著裝,排成一排,一道一道將菜擺上桌。

    最后服務員說,“有什么需要再傳喚我。”

    沈培川擺手,“知道了,都出去。”

    服務員附了一xiashen,帶著人離開,關上包間的門。

    沈培川斟酌了一下說道,“因為你母親的事情,那邊和你家老爺子這么多年也不對付,你是怕林辛言和毓秀走的近,那邊知道不高興”

    宗景灝灌了一口酒,“我也不喜歡她們走的太近。”

    他總覺得是因為毓秀文嫻才會

    如果之前宗啟封和毓秀沒瓜葛,怎么會在文嫻去世不到一個月就迎娶她過門,就那么迫不及待嗎

    毓秀但凡有點心,也不會同意吧。

    對于這件事情,他一直無法釋懷。

    這頓飯沈培川吃的如同嚼蠟,都懷了心思,搞得就他像孤家寡人,沒有什么好牽掛,也沒什么煩心事。

    散場后沈培川送蘇湛回去,他喝的有點多,讓人送,估計回不去。

    坐在車上蘇湛不老實,不是哼哼唧唧就是翻來覆去,沈培川看他一眼,嘆了一口氣,“這人酒品怎么這么差喝了幾杯就成這樣了”

    蘇湛聽見也跟沒聽見一樣,叫嚷著,“我難受。”

    “忍著。”沈培川本來想要帶他回家的,想著他說秦雅在照顧老太太,心想,他喝成這樣,得讓秦雅知道,這都是因為她。

    他到前面的十字路口調轉了車頭,朝著醫院的方向開去。

    醫院,老太太還沒醒,秦雅陪在一旁,也不敢離開,怕她醒來身邊沒人照顧。

    病房的門推開,沈培川架著蘇湛走進來,秦雅從椅子上站起來,看著沈培川問,“他怎么了”

    “喝多了。”沈培川屋里瞅了一圈,沒沒地方能讓他睡,唯一的地方就是不張不寬闊的雙人沙發,可是面前讓他躺下。

    病房已經很任性化了,什么都gzgchuau有,和家里基本沒太大的區別,就是,地方小點兒,還沒陪床。

    “護士說屋里可以加床的,我讓人加一張床吧。”沙發小,蘇湛卷在里面肯定難受。

    沈培川心想,秦雅還是很關心他的,點了點頭,“行。”

    秦雅到護士站,讓他們加床,因為是病房,服務也好,很快就有人將床推進來,安放在靠墻的位置。

    沈培川將人放上去,“看著瘦,還挺重。”

    秦雅給他倒水,遞給他,“怎么喝這么多”

    沈培川接過水喝了兩口,緩了一下說道,“心情不好。”他看著秦雅,“好像因為你。”

    秦雅轉身,低著頭。

    沈培川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蘇湛和劉菲菲見面的事情,的確是他做的欠考慮,他和我哭訴,可后悔了,要不,你再給他一個機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