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8章,我舍不得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8章,我舍不得你

    秦雅低著頭,“他還是沒明白我在乎的是什么。”

    她要的是,蘇湛能夠和她袒露心扉,不管是劉菲菲的事情,還是他父母的事情,都能夠,告訴她。

    她覺得不管是夫妻,還是戀人,坦誠最重要。

    他一直再強調他和劉菲菲什么事情都沒發生,可是,當時為什么不先告訴她

    他明明有機會,就算忘記打電話,在事務所遇見的時候,也該告訴她,可是他卻什么也不說。

    “他給不了我安全感,與其湊合,不如早日分開。”

    沈培川看這秦雅的背影,沒想到她會這么決絕,而且很有主見。

    要想她原諒,接受蘇湛,還得蘇湛自己努力啊。

    他能幫忙的實在有限。

    “那他就交給你了,我還有事情,你要是忙不過來,我幫你叫個人過來幫忙”沈培川其實沒事兒,就是覺得還是要給他們兩個一些相處的空間。

    “不用了,我照顧的過來,不行,我就叫個臨時護工。”秦雅也不想麻煩沈培川。

    “那行,有事給我打電話。”沈培川道。

    秦雅點頭。

    沈培川走秦雅送他到門口,看著他走,秦雅關上病房的門。

    蘇湛身上的大衣也沒脫,就那樣躺著。

    酒喝多了會難受,蘇湛斷斷續續的呢喃著,“難受,我難受。”

    秦雅走過來,站在床邊問他,“你哪里難受”

    蘇湛不知道是真不醒人事,還是裝不醒人事,他翻了一個身,“我難受,那都難受,心里難受。”

    秦雅做了好一會兒心里斗爭,“看在我們好過的份上,我才伺候你這一次。”

    她彎身將他身上的大衣脫掉,可是蘇沈不配合,躺著不動,秦雅沒辦法脫掉另一ynstb只袖子。

    眉頭不由的皺起,“蘇湛。”

    蘇湛迷迷糊糊的,“嗯”

    “穿著衣服睡不舒服,你動動,我把衣服給你脫了。”

    蘇湛睜開眼睛,模糊中好像看到了秦雅,他咧著嘴,“是秦雅啊。”

    秦雅,“”

    這真是喝的不少,渾身都是酒氣。

    他拉住秦雅的衣擺,“你別走好不好我舍不得你。”

    秦雅抿著唇。

    “你要走,我很傷心,不小心喝多了,你沒生氣吧”蘇湛拽著秦雅的衣擺往臉上蹭,“秦雅”

    秦雅扯開,“你醉了。”

    “我沒醉。”蘇湛跟發酒瘋似的,低吼了一聲,有似乎很苦惱,又很無奈,“你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秦雅低著眼眸,“我很想相信你,可是你,從來不給我相信你的理由。”

    忽然,蘇湛翻身,睜眼看著他,他的瞳孔猩紅,明顯是喝了不少的酒,沙啞著聲,“我以后都聽你,這樣行嗎”

    秦雅一愣,他,他這是沒醉嗎

    一時間竟不知道怎么開口了。

    “你沒醉嗎”秦雅問。

    沒人回她,蘇湛閉上眼睛跟睡著了一樣。

    秦雅叫他,“蘇湛。”

    依舊沒聲音回應。

    不一會兒,秦雅聽到了他均勻的呼吸聲。

    蘇湛是真的喝多了,這會兒睡著了。

    秦雅,“”

    她感到無語的同時也松了一口氣,如果蘇湛沒醉,她還不知道怎么和他說。

    不過蘇湛剛剛翻了身,她可以把他的大衣脫了。

    她將大衣搭在床頭,又給他把鞋子也脫掉,放好在床上,拉被子蓋到他的身上。

    她去浴室接了一盆溫水,給他擦臉和手。

    老太太依舊沒醒,晚間醫生已經來查過房了,說都正常,她收拾好蘇湛,坐在了沙發上休息。

    一夜不曾睡覺的她,這會兒感覺到累了,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著時,聽到蘇湛的聲音。

    “渴,我渴。”他閉著眼睛,覺得胃里和喉管像是被火燒了一樣,干疼。

    秦雅起來給他倒水。

    “渴。”他不停的呢喃。

    秦雅嘆了一口氣,將水端過來,扶起他,將水遞到他的唇邊,傾斜杯口。

    感覺到濕潤,蘇湛大口喝起來。

    一杯水喝完,他才緩解一點喉嚨干疼。

    “還要嗎”秦雅問。

    蘇湛沒回答,似乎又睡了,秦雅將他放好,蓋好被子,看他睡的熟,邊去把杯子放下。

    另一邊,宗景灝結束了和他們的飯局,便回到宗家,林辛言和兩個孩子都在,即使他不想看見毓秀,他還是過來了。

    別墅里亮著燈,隔著門他聽到了里面的歡笑聲,不知道他們在干什么,他推開門,宗啟封在客廳里看新聞,餐廳里,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在包餃子,應該是覺得好玩,兩個孩子很高興。

    馮叔走過來,低聲道,“少爺。”

    宗景灝將大衣丟給他走進來。

    “爸爸。”林蕊曦手里剛剛包了一個餃子,邁著小短腿往這邊跑,到他的跟前炫耀,“爸爸,你快看,這是我包的餃子,好看嗎”

    宗景灝彎身將女兒抱起來,笑著嗯了一聲。

    “爸爸你和我們一起吧,媽咪弄了很多口味的,有三鮮的,還有韭菜雞蛋的,還要牛肉的,你喜歡那種”

    宗景灝捏了一下女兒的小鼻子,“爸爸喜歡你包的。”

    “爸爸是不是覺得我包的好看”小女孩捧著手里的餃子,遞到宗景灝的眼前。

    宗景灝看著,女兒手里的面團,睫毛扇動,如果林蕊曦不說是餃子,他肯定認不出來。

    明明就是一團面團,根本看不出餃子的影子。

    “誰教你的”

    “媽咪呀。”小女孩很驕傲的道。

    宗景灝走過來,桌子上擺著兩種,一種很精致,一種慘不忍睹,宗景灝輕笑,“你沒得到你媽咪的真傳。”

    小女孩也不懂眨了眨眼睛。

    林辛言抬頭,看著他,“你覺得我包的難看”

    宗景灝搖頭,“不難看。”

    明明這么漂亮。

    林曦晨將林辛言包的遞到宗景灝的面前,“這種,是媽咪包的,好看嗎”

    湊合像個餃子樣。

    宗景灝看兒子,“這個不是你包的嗎”

    “這個,媽咪包的。”林曦晨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宗景灝抬頭,看林辛言似乎是在詢問,真的是這樣嗎

    “我以前沒包過餃子。”這是第一次,還是程毓秀教她的。

    那些精致的都是程毓秀包的。

    “這些好看的,都是奶奶包的,是不是很漂亮”林曦晨仰著腦袋,看著宗景灝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