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9章,我是心冷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9章,我是心冷

    宗景灝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剩下一副冰冷的面孔。

    程毓秀端著已經煮好的餃子出來,剛好看到剛剛發生在餐廳里的一幕,宗景灝的笑,從有到無。

    她內心酸楚的厲害,可是面上不敢表現出來,她裝作沒有看見的樣子,笑著說,“餃子好了,要不先吃一點”

    宗景灝瞟了一眼,里面全是好看的,也就是說都是毓秀包的,他像是沒聽見,拉開椅子抱著女兒坐下。

    程毓秀站在哪兒,不知道是進還是退好了。

    兩個孩子都沉浸在包餃子的樂趣中,反而吃,卻沒那么著急了。

    林辛言剛想開口說我吃,這個時候宗啟封走過來,拉開椅子坐在主位上,說道,“給我。”

    程毓秀垂下眼眸將餃子端了過去。

    “吃餃子要沾醋,我去給你倒。”林曦晨滑下椅子,“我去給爺爺倒。”

    宗啟封一臉慈祥,笑起來時眼里藏著欣慰,自從他和程毓秀結婚,和宗景灝的關系就不是很好,沒想到,孫子這般體貼。

    林曦晨笑嘻嘻的,“那過年爺爺要給我包個大紅包。”

    以往過年都是林辛言和莊子給他包,不是稀罕里面有多少錢,而是會有收到紅包的喜悅。

    過年嘛,就圖個樂呵。

    宗啟封開懷笑,“好,包個大的。”

    哥哥都要收到大紅包了,林蕊曦也不干示弱,嚷著,“我也要大紅包。”

    “好,有,都有,怎么能少了小蕊的呢”宗啟封伸手揉揉她的腦袋,“過來,爺爺喂你吃餃子,我們常常味道如何。”

    小家伙本來就是個小吃貨,這會兒聽說吃有了興趣,伸手讓宗啟封抱,宗啟封將孫女抱過來,放坐到大腿上,將餃子夾進餐盤里,“我們吹一吹,涼些才能吃,不然燙嘴。”

    小女孩在他懷里笑著點了點頭。

    林曦晨在廚房忙碌的傭人的幫助下,倒了一小碗的醋,還有傭人準備好的蒜末,香菜末,都端上來。

    宗景灝一個人坐著,反而像是個局外人,這一室的溫馨和他沒瓜葛。

    或許他自己也覺得無趣,站起來,準備離開。

    這正是一家人培養感情的好時候,林辛言叫住他,“你幫我包。”

    “我不會。”他道。

    林辛言笑著,“我教你。”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她包的餃子上,嫌棄的皺眉,自己都包的那么難看,還意思教他

    林辛言似乎看到他嫌棄的目光,故意說道,“媽包的好看,要不讓媽教你”

    站在一旁的程毓秀,內心一陣緊繃,既期待,有害怕被宗景灝拒絕。

    大多還是期待會有奇跡,萬一他答應了呢

    她低著頭,滿心歡喜的憧憬著。

    “我沒興趣。”輕描淡寫的拒絕。

    程毓秀的心瞬間跌入谷底,他依舊是不愿意接受她。

    宗啟封沒抬頭,像是對兩個孩子說,又像是說給宗景灝聽的,“你們喜歡奶奶嗎”

    “喜歡呀。”兩個孩子笑瞇瞇說。

    宗啟封摸摸林蕊曦的頭發,意味深長,“是啊,等到失去了,后悔都來及。”

    小女孩也聽不懂,這話是什么意思,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上次和奶奶見面,有個爺爺還送了我和哥哥禮物呢。”

    宗景灝的眼睛一抬,上次見面什么時候

    他的眼睛微瞇,果然,林辛言和毓秀私下有來往。

    林辛言看了一眼女兒,終究什么也沒說,她不如林曦晨成熟,說也就說了,依照宗景灝的敏銳,應該早就有了察覺。

    程毓秀卻有sdetu些慌,擔心宗景灝會因為這事和林辛言鬧不愉快,她故意碰了一下林辛言的手,“這也包的差不多了,不用你再包了,休息一下,等下吃飯。”

    林辛言明白程毓秀的用意,她看著宗景灝,說道,“包完吧。”

    程毓秀嘆息,好像有因為她把大家弄的不高興了。

    小女孩完全沒有察覺自己惹禍了津津有味的吃著餃子,“我還要蘸醋吃。”

    “小饞貓。”宗啟封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寵溺的笑,夾著餃子蘸醋,“來給小蕊的餃子沾沾醋。”

    小女孩開心的笑著。

    吃著餃子。

    宗景灝悄然退出來,獨自回了房間。

    程毓秀拿掉林辛言手里正在包的餃子,“你去看看他。”

    林辛言抿唇,“他是心病。”

    沒有心藥不可能醫好。

    憑心而論,其實她理解宗景灝的感受,如果是她,不知道這里面的內幕,母親在死后不到一個月,就有新的女人嫁給她的父親,她也不會接受。

    “我去看看吧。”她去洗了手,解掉身上的圍裙,上樓。

    知道他們回來,程毓秀把樓上的房間都打掃出來給他們住,他和宗啟封住樓下。

    他負手立佇在窗前,窗戶開著,颼颼的冷諷,林辛言關上門走過來,關上窗戶。

    “不嫌冷”

    “我是心冷。”宗景灝沒動,他的枕邊人和他不ydiandiantea一條心,他的心能不冷嗎

    林辛言沉默了一下,“你在生我的氣”

    “我為何生氣”他反問。

    “因我和她的關系,你心里不舒服了,生氣了,從我要挾你來,你就開始不高興了對嗎”林辛言毫不避諱的道。

    宗景灝靜靜的看著她,難道她不知道毓秀和他的關系嗎

    為什么要這么做

    林辛言主動摟住他,伏在他的懷里,“我知道你有心結,可是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放下好嗎”

    宗景灝沒動,沒去樓她,過去的事情真的可以輕松放下嗎

    不,不能。

    文嫻的腿不好,據說是因為他剛出生沒多久,出了車禍,文嫻為了救他,留下的,五歲那年,他吃飯不小心碰灑了熱湯,是文嫻為了護他,燙到了手,手背上的燙傷一直有痕跡,用最好的祛疤藥,也沒祛干凈。

    他一直記在心里。

    如果他接受毓秀,九泉下的文嫻,心中是何滋味

    “我做不到。”他直白到決絕的道。

    林辛言蹙緊眉心,“你不放下,難道要記一輩子,一直和這邊的關系僵著”

    “那又怎么樣”

    讓他接受程毓秀不可能。

    林辛言還是想說服他,可是忽然門被敲響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