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1章,帶你去見一個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1章,帶你去見一個人

    蘇湛走到住院部外的綠化區,才停下來,劉菲菲站在他的身后,“想和我說什么”

    “和你說清楚。”蘇湛轉身,他望著這個曾經熟悉,現在依舊是那張臉的這個女人,他只覺的陌生。

    以前覺得很熟悉,現在發現自己對她一點也不了解。

    總覺得看不透她,心里像是藏了事情。

    “你應該明白,在你選擇走的時候,我們之間就玩完了,不管你當初是什么理由,你離開,就說明你放棄了那段感情,但是你,現在這么糾纏,只會讓我看輕你,我覺得,還是彼此留點美好比較好,醫院你以后就不用來了,我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諾言,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劉菲菲沒想到,蘇湛會這么決絕。

    內心是失落的,曾經愛她的那個男人變了,變得不再愛她,不會再因為她的不開心而小心翼翼,現在只是一心的想要甩開她。

    她的雙手攥成拳頭,她輕笑一聲,“你當真這么絕情,絲毫不念曾經的舊情”

    “你也說是舊情,過去對我來說已經成為歷史。”蘇湛淡然。

    是真的對過去放下了。

    他以為自己沒放下,可是真的見到她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放下了。

    沒有怨恨,沒有抱怨。

    劉菲菲咬著唇,她以為這次回來,能夠輕易的挽回他,可是沒想到憑空出個秦雅,打亂了她的計劃。

    她后半生幸福,都寄托在蘇湛身上,她不年輕了,沒有時間再浪費,她很明白,她雖然沒結過婚,但是,身子早已經沒有了年輕時的緊致,根本不能夠再去找個好家庭,又有錢的男人。

    更何況她不能生育,就這一點,就很多男人接受不了,而且她還想找個有顏又有錢的。

    “是我不該回來。”說完劉菲菲轉身離開,走了兩步她停了下來,“我祝你幸福,以后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劉菲菲很清楚,想要挽回蘇湛,只能秦雅主動離開,她才有機會,現在很明顯,蘇湛是不會離開秦雅的。

    不如先給蘇湛留個好印象,然后從長計議。

    她這么多年的情人不是白做的,有的是手段。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

    她這般干脆,蘇湛還有幾分不適應。

    不過這樣最好。

    劉菲菲走后,蘇湛沒有回病房而是朝著大門外走去,醫院外有很多早餐店,他想,秦雅醒了肯定會餓的,還有奶奶也需要吃東西,他去買點早餐再回去。

    他買好早餐回去的時候,秦雅還在睡覺,老太太卻醒了,半睜著眼睛,像有意識,蘇湛加快了腳步走進來,“奶奶你醒了”

    老太太想要說話,卻只能發出嗬嗬的聲音,話說不清楚了,老太太一急,聲音更加的嘶啞難聽了。

    蘇湛放下手里的東西,握住她的手安撫道,“奶奶別急,沒事的,醫生說了,會慢慢恢復的,你只管安心靜養著。”

    “嗬嗬”老iua123太太想說話,可是一張口就是嗬嗬聲,完全沒有音節,讓人聽不清楚她說了什么

    蘇湛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他洞察到老太太的心思,問,“你是不是想問秦雅”

    老太太點了點頭。

    蘇湛讓她看沙發,老太太抬頭,就看見躺在沙發上還在睡覺的秦雅,還好沒走,老太太松了一口氣,不過立馬又緊張起來。

    怕蘇湛因為劉菲菲而失去秦雅。

    “嗬嗬”她想告訴蘇湛劉菲菲,可能并不像表面那般單純,讓他一定不能上了她的當。

    可是此刻她有說不出來,臉色憋得通紅。

    “您別激動啊。”蘇湛給她順氣,“您放心,我不會讓秦雅離開的,你現在不能激動。”

    老太太緊緊的抓著蘇湛的手,希望他說到坐到別在干混蛋事情。

    早上醫生過來查房,老太太現在這情況就是要慢慢治療,現在只能慢慢來,手術過后,現在的各項指標都在正常范圍內。

    讓蘇湛好好照顧著。

    醫生走后,蘇湛將買過來的早餐端出來,“該餓了吧”

    老太太點了點頭。

    蘇湛將床頭升高,給老太太身后掂了墊子,讓她靠著舒服,然后端起碗,一勺一勺的將粥喂給她喝。

    吃完早餐,老太太有些乏了,剛手術過,體力不支,蘇湛扶著她躺下,“我就在這守著,你安心的睡。”

    老太太沉沉的閉上眼睛,連個點頭的動作沒有,沒過多大會兒就睡著了。

    秦雅也沒醒來的跡象。

    蘇湛讓護士看著屋內的情況,他想要回去換一身衣服再過來。

    他的身上還有沒散去的酒味,衣服皺皺巴巴,他自己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也覺得難聞。

    看秦雅的樣子一時間也醒不來,他快去快回,耽擱不了多久的時間。

    另一邊,早上宗景灝沒吃飯,昨晚吃的餃子折騰了他一夜。

    林辛言見他穿著整齊,靠在門邊看他,“今天要出去嗎”

    公司都放假了,也不用公司,林辛言以為他會穿著休閑裝在家休息。

    難的清閑下來。

    宗景灝站在穿衣鏡前,精致的五官深邃而沉謐,他扣扣子的手停住,緩緩地抬起眼眸,從鏡子中看著站在門旁的林辛言,“等下,我帶你去見個人。”

    林辛言站直了身體,“見誰”

    她心里隱隱有了猜測。

    那邊是宗景灝的外戚,雖然文嫻去世多年,宗啟封再婚,可是現在過年了,肯定會有所走動。

    “去了你就知道。”宗景灝笑著轉身,看她,“怎么看你緊張”

    林辛言故作輕松,“我哪里緊張了”

    宗景灝走來,目光在她的臉上停留了一分鐘,黑眸深沉,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指腹摩挲,“昨晚我很傷心,知道嗎”

    林辛言一愣,繼而很快明白過來他指的是什么,她因為給程毓秀出氣給他盛了那一大碗的餃子。

    為了不讓兩個孩子失望,他硬是吃完了。

    林辛言咬唇,“你若肯讓步,我也不會”

    “以后我們的事情,你不要管。”宗景灝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口,“再有下次”

    他笑的很輕,“我就懲罰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